夜色朦胧。
    魔都的初夏有些凉,蓝楚心站外面,很快胳膊上起了一层湿漉漉的水汽,寒意往骨头里钻。
    秦慕深搂着怀里的人儿,半晌,问:“你也是TA的人?”
    TA是公司的英文简称,蓝楚心听了,一时半会都没回过神来,他……他问自己是不是TA的人……
    蓝楚心那张脸要红不红,要紫不紫的,憋出一句:“秦……经理,上次叁亚我们是一起去的啊!”
    那次她全程跟着宋昭阳,的确没什么存在感。
    可她被传成女神那张照片是从那次庆功宴上开始的,秦慕深忘了?
    秦慕深捋了一圈记忆中的人,没这个。
    但他想起来了。
    好像是宋昭阳手底下的一个不清不楚的女销售。
    秦慕深垂眸又抬起:“让一让。”
    这种小宿舍空间很小,蓝楚心一个人挡得严严实实,两个人过不去。蓝楚心整个都懵了,不甘心地又开口:“你们是在一起了吗?”
    她不信。
    “跟你有什么关系……”小丫头拧眉上前。
    秦慕深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手背贴了贴她额头,的确不烧,半晌道:“回去了。”
    这种事的确没必要和蓝楚心说,一个字都无需浪费。
    蓝楚心被撞开来,一直到那两个人快走到门口了还没回神,苏念茶到底是不放心,从秦慕深怀里掉个头看她,解释了一句:“没在一起。这种程度就算在一起吗?那你和宋副经理岂不是都百年好合了。”
    剩下的话没说出来,被男人带进去了
    蓝楚心很不甘心。
    抖着手,想发给宋昭阳,想想不能入了苏念茶的套,让宋昭阳知道了,不得形成二虎相争的局面吗?她一个小乡镇来的破丫头凭什么?
    又凭什么,她文凭高,颜值好,不粘人,工作也努力,却只能捞上宋昭阳那个海王?
    她凭什么当时不试试这个表面高冷的秦慕深?
    被嫉恨冲昏头脑的蓝楚心,直接翻到了一个微信,她加了许久没敢说一句话,发朋友圈都小心翼翼,一直是励志状态和岁月静好的人设。
    “邱小姐,TA技术部的苏念茶您认识吗?我看到她和秦经理这么晚在一起,秦经理不是您男朋友吗?”
    话,点到为止。
    惹上了疯子,就承受后果
    秦慕深洗澡去了。
    苏念茶越想越不对劲。
    突然他屏幕亮了一下,苏念茶给他充电时候看到的,一个名字是“某某银行”的人给他发了个一个软件服务端口密码。
    秦慕深出来时候就看到小丫头神采奕奕看着他。
    他垂眸,打开手机下载了app,拿管理员的账号密码登陆上去,开启了一番操作。
    “把你弟弟账号发给我,我给你查记录。”
    小丫头忙给了,看到苏沐卿账户的钱一瞬间就提完了,一大半转账,一部分微信提现,她记录下了那个被转账的女生名字,查了给苏沐卿打钱的账户。
    “归属地怎么是邑川?农村信用社?”小丫头嘀咕。
    “可能是以前的欠账,或者ZF的一些补贴,你父亲我听说是事故去世,不是吗?”
    小丫头点点头。
    时间久了,她都忘了当时好像是不是赔偿款全部到了账,可能是觉得自己拿不出钱,苏沐卿才觉得是高利贷的。
    一下子,心里松快了不少。
    病势却又汹汹来袭了。
    秦慕深等她洗完澡已经冲好了药给她,半小时后又送一杯热水逼她喝下去。
    窗户关得很紧,其实看得出秦慕深有点热的,可苏念茶一阵阵发冷,他就没开窗也没开空调。
    夜。гΘúsんúщú八.ℂΘм(roushuwu8.com)
    柔软的女体陷入床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动了动,“哥哥,要不我回去睡,怕你热……”
    秦慕深搂住了她:“闭眼睡觉。否则,肏死你……”
    本来只是说说而已的。
    底下被她磨蹭了几下,真的大了。
    又大又硬。
    小丫头迷迷糊糊了一阵,药效过去后又清醒了一些,察觉到东西抵着肚子,伸手去推,一下被按在了那个东西上。
    他咬着自己的耳朵,舔了舔,隐忍道:“别动了。”
    苏念茶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她歪头蹭了蹭男人微微没剃干净的胡渣,舔了舔他,小手有规律地在上面磨蹭起来,待他呼吸粗重起来之后,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下面。
    男人的力量大女人很多,他要是不顺从,她其实很难扑倒他的。
    这一次不管苏念茶怎么挑逗,秦慕深不为所动,只是缠缠绵绵地亲她。
    后半夜的确有点热了,小丫头下去打开了风扇,老旧的风扇吱扭扭的发出声响,突然就有了种天荒地老的感觉,秦慕深裤子被自己脱掉了大腿根去,那根东西又粗又硬了挺立了半夜却都没插进去,他自己也睡着了,苏念茶张开腿将他夹住,眼巴巴地摸了半天,脑袋一栽又昏沉沉睡过去了。追更:γцsんцωц.δN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