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培训苏念茶听得浑浑噩噩,有点分心,给苏沐卿发信息,打电话,他都不回了。
    拿钱就跑,跟狗似的。
    可这钱不是她给的,苏沐卿拿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可她心里发慌。
    这又能去问谁?
    突然,上面的秦慕深看了一眼投影屏,问道:“谁能解答一下这个公式为什么不是所有情况都适用?”
    他眼睛扫了一圈,看了几个蠢蠢欲动的人,最后落在苏念茶身上:“苏念茶你回答一下。”
    苏念茶懵了。
    她集中注意力站起来,四周人都在看她,她却一个字没说出来。
    秦慕深垂眸,看着屏幕道:“坐下。好好听。”
    这真是很不顺的一天。
    钱的来源还不确定,只感觉自己又欠了一笔巨债,还被自己喜欢的人给批评了。
    苏念茶一向心里没这么脆弱的,这一刻也只是感觉眼睛微微酸,调整了一下,专心培训了。
    中午,俞烈跟她说了一声,公司宿舍申请下来了。
    这算是好事。
    小丫头却眼睛茫茫的,没反应过来似的,拿了外卖就到自己位置上去了。
    魔都的外卖真的很实在,四菜一汤,两盒子肉,以她的食量简直能吃两顿。
    她本来还想着留一下的,可四周的人呼噜呼噜都吃完了,苏念茶没好意思留,只好也吃到了撑。
    秦慕深不知中午去了哪儿,下午才回来,见前面坐满了人,索性到她旁边位置坐下来了。
    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一种清冽的草木香,丝毫不女气,不知道什么味道。
    苏念茶有些心猿意马。
    半晌,男人修长的指尖敲了敲她的电脑,提醒:“翻页了。”
    苏念茶忙集中注意力,跟着敲笔记,等到培训结束的时候,她头晕脑胀地看了一眼秦慕深,片刻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双眼整个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秦慕深跟国外的工程师交流着,眼神不时落在她身上。
    等人走了,他俯身下去,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下面还疼?见你一整天状态都不怎么好。”
    这种事要怎么开口问?
    苏念茶觉得脑袋愈发有些痛了,支支吾吾随口说了两句,还是没问到重点上去,秦慕深却眼神清冽见底,毫无秘密似的,苏念茶愈发纠结了。
    夜。
    秦楚楚在宿舍呆了一天实在憋得慌,她需要考虑一下跟老爷子谈判的条件,还有自己去了英国以后要选的学校和专业,这些都需要跟秦慕深商量一下,她约了秦慕深出去吃饭,不信老爷子敢在她和秦慕深在一起的时候过来逮她,想了想,秦楚楚加了一句:
    “叫上苏念茶。”
    秦慕深于是下来后将手机放在了苏念茶面前,道:“跟楚楚一起吃个饭,她可能再打扰两天,之后就回家去了。”
    苏念茶想想合理,点头,一笑:“好呀。”
    秦楚楚选了一家常去的餐厅,是她朋友开的,全套的海鲜宴,都是空运过来的非常新鲜,秦楚楚上来就点了一个生龙虾。
    那龙虾的肉已经被切成了片,撒上了柠檬,可是龙虾的眼睛和须脚都还在动。
    苏念茶坐在位置上,看着那一直还冲她吐泡泡的龙虾,心里像是一下被洒了一把柠檬汁似的,没有说出话来。
    秦楚楚吃了一口,赞了一下,又看苏念茶不吃,好奇道:“怎么不吃?你不会跟我哥哥一样,是人道主义者吧?拜托,人类本身就是食物链顶层,那野兽界本身就是互相撕咬生吃对方的,怎么到了人吃海鲜这一块就不敢了,你这样不行,在职场和社会都闯不出什么名堂的,这点狠劲儿都没有。”
    说完,夹了几片龙虾肉在她盘子里。
    眼睛晶亮地看着她:“吃。可好吃了。等一下还有醉虾,我也喜欢。”
    苏念茶:“……”
    她还在犹豫,其实也不是不想吃,是中午吃的有点饱,而且对生的她向来兴趣不是很大。
    一只手就在这个时候伸过来,秦慕深端走了她面前的碟子,将自己新的碟子换给了她。
    秦楚楚一边啃蟹腿一边看到了。
    吃吃的笑。
    秦慕深中途去洗手间。
    桌上一下变得很安静。
    秦楚楚舔了舔唇,确定秦慕深短时间内回不来,看了一眼苏念茶,说:“小姐姐,我看得出来你是很实在的一个人,心眼也好,我从来是不会拿有色眼镜去看待所有人的,可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跟我哥哥在一起,要保护好你自己,首先不要让自己委屈或者有所损失,其次不要丢心,否则伤害的也只能是你自己。”
    “当然,好话说完了,我当然也有坏话要跟你说。”
    秦楚楚夹了一个最大的钳子给她,眼眸清亮地看着她说:“人,的确要占自己能占到的便宜,但是却不能太贪心,我说句实话吧,邱婉彤那样的,我都看不上,更何况是你。你跟我哥哥在一起短期内快乐,长期你真的开心吗?所以,为了你自己好,见好就收吧,或者你喜欢这样有一段经历也可以,但是其他的就不要肖想太多。”
    苏念茶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聂兰和全公司的人,提起秦慕深的背景都有些讳莫如深的。
    邱婉彤那样的天之骄女,面对秦慕深却好像都客气的厉害。
    哥哥原来,深不可测啊。
    秦慕深洗着手,看了看镜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旁边的手机响了。
    ——“您是我姐夫吗?”
    秦慕深淡漠看了一眼,擦完手,拿起来,看到是一个南京的号码。
    他约莫记得跟刘助理说的时候,那个打过去的卡号归属地像是南京的。
    他不愿回应,往回走,那人又发来了一条——
    “其实八万不够,我姐姐糟心事挺多的我就不烦她了,以后有事可以找你吗姐夫?嘿嘿。”
    秦慕深脚步停在了那里。
    突然想起了曾经有个断交的好友跟自己说过的话,他说,要跟自己水平相当的人来往,否则,是会被那些低贱的人一步步拉入泥潭之中的。
    有些话,难听,实践起来却就知道有道理。
    不过。
    那是对别人来说。
    秦慕深伸手去暖风底下吹了吹,眼眸淡然,发了一行字给对面的小男生——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