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见秦慕深眼中闪过一丝少有的阴沉,仍不惧怕,还要上前呛声。
    小丫头立刻有些发憷了,抓住了秦慕深的袖子,眼神湿漉漉地看着他。
    身后,老爷子凝神看着这一幕,不知在想什么,冷沉开口:“秦孟,走了。”
    那个叫秦孟的许久没说话,半晌后冷冷指了指苏念茶的鼻子,跟在老爷子背后走了。
    秦慕深也许久没说话,反而一下下搂紧了女孩子的腰。
    苏念茶一时有些犹豫,半晌后问:“我是不是给你闯祸了?”
    秦慕深垂眸看她一眼,揉了揉她的头,没说话,走了。
    一直到吃完饭都没看见秦慕深的身影,熟料,他们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泪眼婆娑的女孩子。
    是那个开玛莎拉蒂的女孩儿,妆容精致却满脸泪痕,看到苏念茶之后猛然一顿,上前就抓了她过来。
    苏念茶正在和聂兰讨论白天培训内容,一下被拉到一边,女孩儿哭着看向她,问:“我哥哥呢?帮我找他一下,我明天就被送去英国了,那些人马上就来抓我了,只有他能救我,我不去我不去,你快帮我找到他!!”
    苏念茶懵了。
    哥哥?гΘúsんúщú八.ℂΘм(roushuwu8.com)
    这人是秦慕深的妹妹。
    苏念茶不知怎么脑子里拂过去一些不干不净的内容,咳了一声,“秦经理不在这儿,你打他电话。”
    “打不通,他去了A市就再没给过我号码,原来的通讯方式都没有了,你是他女朋友你肯定有。”
    “我不是……你等等我帮你联系。”
    女孩子擦擦眼泪看着她拿出手机。
    苏念茶郑重其事掏出了“钉钉”。
    秦楚楚傻了,看了看她,“你有病吗?”
    苏念茶很尴尬,顿了顿,“对不起秦小姐,我真的只有钉钉。”
    秦楚楚炸了:“你特么真是女朋友吗?我堂哥跟我说不是这样的!”
    苏念茶也觉得尴尬,硬着头皮打字:“秦经理,你妹妹找你,她明天就被送去英国,她不想去。”
    秦楚楚绝望了。
    她正要走,觉得秦孟给的什么狗屁消息,求她不如去求邱婉彤,结果“叮”得一声回复,“明天?”
    “她是这么说的。”
    “让她站在原地别动。”
    “好。”
    苏念茶放下手机:“你哥哥让你站在这儿别动,他马上过来。”
    秦楚楚:“……”
    秦楚楚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贼一样躲在苏念茶身后,这女孩儿比自己大几岁,怎么身板还没她高大呢?靠谱吗?
    等一下爸爸派的人过来了,神仙来了都没用了。
    半小时过去,秦慕深突然推开了玻璃门,来到了大堂里。
    秦楚楚一下炸了,跑过去泪奔道:“哥哥!!”
    秦慕深揽住她,任凭她哇得一声哭的肝肠寸断的,一时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什么,看了看苏念茶,说:“谢谢。没事了,你先走吧。”
    小丫头抓抓脑袋:“不需要我帮忙吗?她爸要找她,她没地方躲,入住酒店应该不安全的。”
    这点秦慕深也想到了。
    苏念茶突然眼睛一亮:“我有宿舍我有宿舍,来吗?”
    秦楚楚慢慢不哭了。
    秦楚楚跟着苏念茶来到了他们公司在魔都的训练基地里,一推开门,一股木头的气味袭来,跟酒店的香水味的确不一样,秦楚楚皱了皱眉,看苏念茶东西都摊开放在地上,她一进来就忙来忙去,问:“我哥不给你升级个酒店什么的吗?就住这破地方,你不怕过敏?”
    苏念茶抬眸看了她一眼,举起袋子:“毛巾牙刷拖鞋,给你放浴室,你自己拿可以吗?”
    秦楚楚皱着眉点点头。
    秦大小姐洗完澡已经是两个半小时的事情了,苏念茶培训笔记都看完了,还去请教过俞烈,回来她还没出来。
    秦楚楚裹着一条浴巾,抓着身上,“我总感觉有虫子咬我,你没觉得吗?”
    小姑娘整个人缩在一张椅子上,眼睛湿漉漉看着她,顿了顿没说话,秦楚楚又看一眼床,道:“这么小的床怎么睡,一米五,床上还不知道有没有螨虫,真是的,酒店就没这种事了。”
    小姑娘无话可说。
    “我找兰姐凑合一晚,你住这里吧,有什么事你微信找我。”
    秦楚楚没听见,还在挑叁拣四。
    小姑娘将充电器也给她留下,叮嘱了几次怎么反锁,出去了。
    不曾想时间太晚,聂兰早睡下了。
    这特么尴尬了。
    秦慕深和魔都的负责人聊到很晚,应付了一个邱婉彤的电话,走回基地发现小姑娘坐在地上打着蚊子还在看电脑。
    电脑上满屏的新软件界面,全英文版,她操作有些吃力。
    一双脚走到自己面前。
    苏念茶抬起头,捧着电脑站起来:“楚楚睡了,别打扰她。”
    秦慕深看着她:“你怎么不进去?”
    小姑娘:“……”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
    秦慕深顿了顿,合上她电脑,牵着她的手往楼上走,问:“你问负责人拷的软件?”
    “嗯。看着挺简单的,不连接设备我就想不起来怎么弄了。”
    “我教你。”
    小丫头低呼一声看着他:“大家不都一起培训的吗?你都记住了?”
    秦慕深看看她,带她进来。
    小丫头还在感慨,特么果然天才的脑子跟别人长得都不一样。
    秦慕深果然教她了。
    不过,是在床上。
    时间太晚,苏念茶简单冲洗了一下就出来了,睡裙上全是汗她也不想穿,闻着秦慕深换下来的衬衫没有汗味儿,直接套上了。
    等秦慕深出来,她才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有些怯怯看着他:“我……没带换洗的衣服过来……我可以穿一下下吗?”
    秦慕深眼神深邃起来,想起今天她在秦孟面前那莫名其妙的维护,包里藏着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报剪纸,心思大起大落地浮动着。
    “不是要我教你吗?过来。”他双手撑床,嗓音微微沙哑,盯着她说。
    女孩子趴在床上,大衬衫的下摆原本堪堪遮住屁股,此刻被撩起来,一根滚烫的东西紧压着贴着她,一台超薄笔记本放在面前,秦慕深解开衬衫的几颗纽扣,拉下她一边的肩膀来,一边啃咬,一边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深深嵌进去。
    他褪下小姑娘的内裤,摸了几下摸出潮热的液体,亲了亲被自己咬红的齿痕,眼眸深邃地抬起来,另一只手打开电脑上的软件,嗓音沙哑地道:“来,哪里不会,哥哥教你……”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