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微风拂过,带来阵阵清香。
    花架上攀爬的不知道是什么花,但旁边是颗桂花树,带来的花草香气一时有些蛊惑人心。
    秦慕深站在那里许久,久到烟燃尽,微微刺痛到手指。
    将烟头碾熄,凝眸看着眼前通透的小丫头,半晌才缓缓开口:“……是这个意思?”
    原来。
    他一直误解了。
    小丫头有点蒙,“那不然呢?”
    她还能不愿意吗?
    还能奢求别的什么东西吗?
    还能破坏他原本的感情生活吗?
    那不能。
    秦慕深想了很久,半晌没忍住浅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她道:“那是我误会了。”
    他误会的很深。
    以为这种事,还受道德限制,做了还必须负责和给予对方什么东西,比如,说法,再比如,名分。
    秦慕深一直不明白这小家伙脑子里总是在想什么,却原来,她是这么想的。
    从没遇到过一个人,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小丫头感慨了一句:“哪里有为什么??还能有为什么?你是秦慕深啊!!!”
    他记得有一次进酒店之前,小东西揪紧了他的衣领,难受之间还在问他,“你是秦慕深吗?”
    人类或许总有这种劣根性,哪怕后天有社会和道德的约束了,却还是难以自制的,对免费的、不需要负责、任君采撷的东西,有强烈的占有和破坏欲。
    秦慕深凝眸看了她许久,眼底的火焰散去,道:“太晚了,穿的少在这里打电话有些凉,楼上隔音好,可以回房间打。”
    苏念茶点了点头,要跟着上去,半晌反应过来,突然问道:“哥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秦慕深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小丫头站住了脚步,眼睛透亮地看着他,思考了一下,说:“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说出去的,你对你女朋友怎么样也不在我考虑范围,但是你想怎么样的话,我都会满足你,哥哥你不要有任何的思想负担,撒浪嘿哟。”
    小家伙双手比出心,笑吟吟的道。
    秦慕深直接失笑了。
    站住脚步,回身看着她,这小丫头,怎么,老成的时候这么老成,单纯的时候却又像个智障。
    “茶茶。”
    第一次,他叫她的名字,舌头压着牙齿,嗓音醇厚低沉,一把将她后领子捞过来,到自己近前,一双深邃的眸星空似的凝视着她,再没有那些冰寒的冷意,浅笑以对,轻柔地问道:“以你的人生经验,换做你是我,你会相信我吗?”
    小丫头一下被迷惑了。
    不是没跟他亲密过,但是没有这样亲近地说过话。
    小丫头恍神许久,点点头说:“相信。”
    “……”
    “你可以随便骗我,我都信,你可是秦慕深啊。”
    “……”
    ……操。
    夜间本身微凉,魔都这个季节的温差极大,说入夏却还偶尔有一波冷气回潮,可此刻秦慕深浑身被燥热笼罩,那团火似乎是从心底冒出来,逐渐焚烧了他整个人。
    人类被道德束缚了太久,被各种因素影响着各种行为,不得自由。
    这一刻有一种诱惑诱惑着你,告诉你不需要克制。
    谁能挡得住?
    不清楚到底是谁吻上谁的,也不是真的完全相信了她,秦慕深只记得他缠绵流连过她的嘴角,小丫头就伸出舌头把他缠住了,秦慕深嘬着那主动送上来的软嫰小舌像在轻轻巧巧地吃她,吞咽下她来不及吞下去的口水,软软的唇瓣像羽毛一样柔软,他轻咬几下,抱着她站上了自己的脚背。
    小丫头主动缠绕上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全部。
    这底下随时都能有人看到,秦慕深不至于一丝理智都没有,带着她往花丛走,有一处背光的地方整个被花架挡住,零星的灯光从外面透进来,两个人跌落进花丛里去,四周都是微微潮湿的草木清香。
    秦慕深用衣服铺在她身下,剥掉她的上衣,大掌在她背上划过。
    凉凉的天气,他的大掌划过去却是熨帖般的温度。
    苏念茶抖了一下,要抱他。
    “你老家是哪里的?”
    “……邑川……边上的一个小镇。”
    “……从那里考来A大?”
    “对啊。”
    “那里的分数线是全国最高,你那个成绩,放在别处可以上最高的学府。”
    “我喜欢A大。”
    “你的老师应该诱惑过你报考别的地方。”
    “拿钱诱惑过我家里人来着,很多呀,十万块,但是后来我找人把东西偷出来篡改了。”
    “…………”
    秦慕深朝着那嫣红的乳尖顶端吹了一口热气,晶莹剔透的乳头颤了一下,花蕊挺立的更加坚硬。
    他眸色渐深,低低地道:“想法挺正的。”
    小丫头迷迷糊糊,他问什么答什么,一双青葱小手埋入他的头发里,模模糊糊地“嗯嗯啊啊”着,任凭他在自己的胸前和腿间放火,他覆上去啃了阵,接着有一搭无一搭地舔着她往下,直到分开她一双并拢很紧的腿。
    “冷吗?”分开她的腿,摸了一下里面湿漉漉的花穴,他低哑问道。
    “嗯。”
    “打开一点,哥哥会让你热起来。”
    “好。”
    两条细弱的腿不由分说分开来,无比信任地将最脆弱的地方打开给他看。
    秦慕深觉得不够,仍旧用手强硬分开到了最大,眸色深邃下来,俯首亲上去。
    一点点舔开那条花缝,将整条舌头都钻进去,搅乱一池春水。
    小丫头咬唇才压住了那声尖叫,秦慕深没有再执着地猛地刺激她的阴蒂,给她狂烈的快感,而是一点点搅乱着她体内的热情,舒服的就像泡在一池热水里面,每个毛孔都被烫得舒舒服服,快感也是越积累越多,一下下将她推向高峰。
    小丫头嗯嗯啊啊的声音停下来,好半天双腿夹住他的头,哭出来一下,哆哆嗦嗦地上了高潮。
    她觉得有点不对劲。
    哭着揉了揉眼睛,哑声说:“哥哥,我是说,我要让你舒服,我以为你是要……”
    “闭嘴。”
    秦慕深将她翻转了过来,幸好底下铺了衣服没有那么扎,反而舒坦的像是躺在草垛上一样,秦慕深从背后压上来,咬了一下她的下巴,说:“每一次不湿透就不可能全进去,你当我真舒服么?趴好了,这个姿势给哥哥爽一下。”
    小丫头被这几句话刺激的一下子感觉又到了一个小高潮,昂着脖子,喘息着说:“好……啊……哥哥快进去……肏死我……我好想要啊……我一定努力把哥哥全部吞下去……全都给茶茶……啊!!”
    秦慕深也被她的浪言浪语刺激得找不着北,本想这个姿势后入艰难,想温柔一点的,结果抬起她的下屁股一下捅进去了,结果还是卡在那里,小丫头里面紧涩的还是厉害。
    秦慕深亲着她的脖子,一手摸着她的奶子,一边微微退出去再顶进来,另一只手轻柔按压着她的花核,没过一分钟,小丫头底下就湿透得一塌糊涂。
    “啪……啪啪……啪!啪!啪!”他能全部肏进去了。
    双膝分开她的双腿,压低她很有弹性的小蛮腰,用很小的力气肏干了一阵。
    毕竟是公共区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再小的声音都被被人发现的。
    秦慕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大刀阔斧的干她,只是九浅一深地插进去再缓缓拔出来,就这也刺激的底下的小丫头一阵阵咿咿呀呀,时不时就夹着他泄出来。
    秦慕深学会了。
    跪起来,控制住她妄动的小屁股,一下,一下,一下,深深地顶进去,拔出来,慢慢用力,因为缓慢而每一次都顶到宫颈,虽然缓慢但是快感一下下冒出来的十足。
    苏念茶咬着手背才抵得住那狂烈不息的快感,想着自己别那么早倒下去。
    哥哥还一次没射出来呢。
    秦慕深也觉得爽的厉害,感觉没一下占有她都扎扎实实的,模模糊糊之间想起自己说再也不跟她做之类的话,从没觉得啪啪打脸这么快,遇到她之后,他破戒过太多回了。
    不知肏干了多久。
    小丫头双腿明显支撑不住了,总是腰和腿一起往下塌。
    秦慕深努力捞住她,撑着她的身体,吸口气闭上眼,维持着那狂烈的从尾椎往上窜的快感,加快速度,速度快到那肉打肉的声音几乎要引起人注意了。
    近几百下过去。
    秦慕深的大肉棒深深撬开了一点点那细微的宫颈口,小丫头被那股尖酸击中,压抑着哭叫声要疯狂躲开。
    被一双大手死死制住,秦慕深仰起的俊脸上都是汗,死死抵住那小小的宫颈口,射了躲不开的她满满一小肚子。
    秦慕深将怀里的人儿正面抱进来,挑起她一条腿,继续埋进去。
    刚高潮过的花穴敏感的要命,小丫头嗅到了他胸膛上汗液的味道,被操得愈发舒服,舔了他一下。
    那具胸膛一个激灵。
    躺在地上的男人睁开了一双深沉的眼睛。
    低头看她。
    却只看到她的发旋。
    挑起她的下巴,低头亲得难舍难分,底下,又一下重重的开始进出。
    刺激的小丫头一抖一抖的。
    秦慕深发了狠,捧住她的后脑,亲得她无法喘息,两个人的唾液和气息全部交融在一起,舌尖纠缠着舌尖都爆发出无尽的快感,交缠之处一塌糊涂,他的肉棒一下下进出她的身体,一下下将她顶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突然,一道手电的光扫过来,一个保安从远及近:“什么声音?”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