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是没想到秦慕深也会来培训,但想想也是,他一个总经理不光统筹规划,公司里占了半壁江山的业务都是他亲自谈下来的,如果一丁点技术都不懂,那谈的时候多少是会露怯的,哪怕随身带着个高级工程师也弥补不了这点缺憾。
    苏念茶看了看前面,想,反正他也说了以后不会再发生什么,那她也就不用怕在他面前丢人了。
    小丫头舒了口气。
    宋昭阳攻击她攻击的很爽,见她不反击,还要调笑着凑过去说什么。
    小丫头的嘴清晰打开了,一字一顿软软糯糯又清楚落入了每个人的耳朵:“总比你只送了我一个2000块的手机,分手还给要回去了好得多。”
    宋昭阳:“……”
    “噗……”
    后排不知道谁听见了这句,直接喝着奶茶笑喷出来了。
    两个女生捂着嘴偷摸笑着低下头去议论。
    苏念茶竟然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
    宋昭阳气急:“那手机是你自己还给我的!”
    “我用的好好的干什么还给你?”
    “……你……”
    “手机都还了,还被你占那么多便宜,分手了还被你四处叨叨叨,仔细想想是我出轨别人不对,还是你太垃圾?你损失什么了?”
    “……………………”
    宋昭阳想辩解都没办法,男人分手也是要面子的,他要说他从没碰过苏念茶,是会被人嘲笑的!!
    “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没有错了?”
    “我用谁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说说?”小丫头也不怕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扭头看着宋昭阳,一双眼睛清透动人。
    宋昭阳:“……”
    小丫头继续逼问:“说呀,是谁,姓什么叫什么,在哪里,你说我就敢把对方当场叫出来和你对峙。”
    宋昭阳编造瞎话不要紧,只要能说出个具体的人,那对方只要是个男的就不会放过他,宋昭阳也会惹祸上身。
    他对女人可以荡妇羞辱,对男人呢?
    打架他打得过谁?
    宋昭阳也反应过来这点了,恼火:“那人我不认识!!!”
    小丫头点点头:“那你说,时间地点,场景,什么情况下我出轨了。”
    宋昭阳怒极攻心:“我生日那天!销售部聚餐!!你都吃了药了最后什么事都没有的第二天还能来上班,没人给你解??”
    “什么药?我跟你过生日怎么中药了?我自己吃的吗?”
    “………………”
    车内一片静寂。
    死寂。
    只剩下司机打转方向盘的声音,后视镜里却看到司机大叔也八卦地往后偷偷瞧着,想听清楚。
    劲爆啊。
    哪个女生敢跟自己的男朋友当众吵这些事?
    看上去,是这个男的分手以后乱说话,把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姑娘逼急了,这才鱼死网破。
    前排一个财务大姐挺传统的,跟宋昭阳妈妈也是亲戚,朝后瞪苏念茶一眼:“谁家好好的姑娘公众场合吵这种事?要不要脸了?害不害臊?”
    小丫头看她一眼,点点头,说:“希望您女儿下次碰到这种事也要忍气吞声,千万不要出来丢脸反击。”
    财务大姐被怼了一下,脸涨得通红,片刻后说:“我女儿才不会像你这样不检点!!”
    “是吗?可是我怎么听说……”
    “大家都累了在休息,吵什么吵啊!!”财务大姐拔高嗓音打断了她,脸爆红,对宋昭阳说,“小宋啊你也算了,分手了你叨叨人家女孩子干什么,人家跟你一场难道难能你吃亏?”
    宋昭阳很生气。
    “你真不心虚?不心虚你上来坐我旁边干什么?”
    小丫头看傻子似的眼神看他一眼。
    抱着自己的包,不说话了。
    后半段路大家都睡得昏昏沉沉的,没人再说话了。
    宋昭阳吃了瘪睡不着,心里还惦记着那些照片的事,看苏念茶愈发不顺眼了。
    下车的时候人事部经理看着苏念茶几次欲言又止,擦身过她身边,看她一眼,道:“吃点亏就吃点亏,别闹太大。”
    再闹大了留不住她。
    苏念茶心里清楚的很,如果她不闹的话,任由谣言愈传愈烈,以后稍微出点什么事,人事部找个由头就能将她开了。
    小小闹一下证明她是个刺头,人事部看着也会忌惮一点,谣言如果消下去了,她反而能慢慢降低存在感。
    秦慕深下了车。
    看到另一边,小丫头一身纤细,耳侧的头发被风吹得很乱,眼睛却猫一样的清明透亮,软软地点点头,说:“好。谢谢经理指点,我会好好工作的。”
    人事部经理心里大概清楚了是这小丫头吃亏多一些,见她态度又好,拍拍她的肩,进站检票去了。
    明明是个毕业还没两年的小姑娘,处理事情老成的却好似历经万年磨炼一样。
    秦慕深突然觉得自己好似一丁点都不了解她。
    从头到尾都是
    魔都给他们安排的住处是在一处工业园,双层的宿舍楼,条件很是不错,卫浴都是单独的。
    一行人收拾妥当就睡下了,秦慕深白天喝了一杯咖啡有点睡不着,下来抽烟。
    突然看到楼下花园里一个手机灯光明明灭灭。
    “怎么就又要钱?军队是每个月都发钱的,本身又不会出去花什么,他应该可以给家里钱才对,怎么还能问我要。”
    苏念茶洗完澡头发还没干,站在那儿铿锵有力地跟电话里的人说话。
    不知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小丫头皱眉,眼眶微微有点红:“我也要租房子生活呀,8k一个月除开租房生活能剩下多少?剩下的都给你啦。”
    “8万你抢钱啊。”
    “没有。”
    “我借了不用还吗?你能一年不问我要钱让我攒下来的钱还别人吗?”
    “打零工?你怎么不劝劝他少花点,不是更容易?”
    本来下去打电话就为了私密,突然闻到一股烟味儿,小丫头一个激灵看过去,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儿,为了不吓到似的,秦慕深往前走了走,看到他脸的瞬间,小丫头心一沉,将电话立刻挂了。
    一秒。
    十秒。
    一分钟……
    两个人相顾无言。
    半晌,苏念茶开口打破了沉默:“哥哥你……发烧好了吗?”
    秦慕深深邃的眸看着她,点点头。
    “你家卫生情况也还好吗?我突然觉得上次……我说做你家政什么的好像不错哈哈哈……哥哥你觉得我打扫的怎么样,做一段时间可以抵消欠你的钱吗?”
    秦慕深没忍住笑了笑:“缺钱?”
    小丫头一拍大腿:“你瞧你说的,你不缺钱吗?不缺钱跑什么生意啊,李嘉诚都缺钱,更何况我呢!!!”
    秦慕深倚靠在花架上,看着她,“还挺有道理的。”
    小丫头背着手嘿嘿嘿没良心似的笑。
    狭长的深眸看着她,指间烟蒂掉了一些,看着她脚腕上还戴着那串小锦鲤脚链,抬起眸,道:“有些钱赚的更容易的,你知道,陪我一次,价钱你定,你觉得怎么样?”
    说出这话也不是真的要她赚这种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那张脸,压抑着脑海里出现的那些场景,自然而然就说出口了。
    果然。
    小丫头那张笑的无比灿烂的脸一点点慢慢沉了下去。
    背着手想了想,苏念茶道:“哥哥这个恐怕是不行的。”
    秦慕深看她一会儿,掸了掸烟灰,又抽了一会儿,冷淡道:“是么。”
    小丫头点头点头。
    “为什么?不出卖身体?”
    “不不不……”
    见他误会了,苏念茶忙说,“哥哥你这个真的搞错了,不是我不能拿这个赚钱,而是我……我特么怎么能赚你钱呢……”睡他,她不给钱就已经是白嫖了。
    小丫头胸脯子拍的砰砰响,“哥哥你什么时候想,我就来,我免费,上门,全套服务。收你一毛钱咱俩都不算有交情!!”
    “……”
    开玩笑。
    她倾慕大佬的心情怎么能用钱这么肮脏的东西来衡量!!
    免广告app下载: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