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婉彤坐在沙发上,请教秦慕深一些设计问题,秦慕深看了几眼,心思明显没在这上面。
    邱婉彤扭头看看那小丫头,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打扰,合上电脑:“下回再做,你走吧。”
    苏念茶看看秦慕深,他没意见的话他真走了。
    男人头也不回,压根不理。
    吸口气,小丫头跑去换鞋拿了自己的包,咬了咬牙,径直出门。
    “等一下。”
    男人平淡的音调从后响起。
    邱婉彤没起身,秦慕深拿了一个什么东西送到了门口,眯眼淡淡看她,递过去:“东西忘了拿。”
    小丫头怔了怔,低头看到是那一管写着外文的药膏,一下懵了,半晌嗫嚅道:“我……”
    “拿着。”
    她只好接过来。
    “一天一次,别留什么后遗症,不够的话再找我。”
    她哪里有脸再找他。
    “谢谢秦经理。”她鞠了一躬。
    秦慕深看着她的发顶,说出了之前上一次就想说出的话,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在公司看到她再次被宋昭阳纠缠没说出来罢了,也可能因为今天发烧脑子不清楚,可现在,他已经完全彻底的清醒过来了。
    “我跟你到此为止,别再有下次了,你说呢?”
    男人衬衫西装,单手撑在门上,温柔又淡然地跟她说这话,苏念茶听了抬头,不禁揉了揉酸胀刺痛的眼睛,只好忙不迭的点头。
    “出公寓楼右转出小区,那就不送了。”他又说。
    小丫头放下揉眼睛的手,嗓音艰涩:“那钱……”
    “等你攒够再说。一直攒不够,你不还,我也不会记得。”
    这么……好啊……
    “好的。”
    门,在她说完这两个字后,在她面前缓缓关上了。
    ……
    邱婉彤从洗手间出来:“走了?我就说她在不方便,你跟她说什么?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
    “没什么。她把卧室东西弄坏了。”
    宋昭阳突然被他妈喊回去的原因很简单,有人将蓝楚心和他在一起的照片寄给了邱婉彤她小姨。小姨一看本来挺欢喜,还以为是他正经交的女朋友,再往后看,还有几张两个人啪的时候的不雅照。
    小姨当场就差点厥过去。
    宋昭阳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不怕这照片被曝光,可万一,这女孩儿跟他原本没公开关系,或者是恶劣一点的关系,爆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再过分一点,女孩儿突然跟他掰了,拿着照片和证据去报警,说他强奸,他可是要吃牢饭的!!
    宋昭阳气呼呼拿照片问蓝楚心。
    蓝楚心直接吓哭了。
    质问他凭什么拍照,是不是想威胁她?!
    宋昭阳懵了。
    仔细想想,只可能是苏念茶了。
    买了新手机将卡放进去,没来得及设置就回去睡得天昏地暗,出去吃个饭回来,却见桃桃正站在出租屋中间,面对一室的狼藉,正气得直哭。
    苏念茶脑子一下懵了,走进去,努力冷静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桃桃吓哭了,说:“我不知道啊,突然有几个人闯进来砸我的东西,说让我把什么照片底片和视频交出来,否则就威胁我人身安全,怎么回事啊!我压根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什么照片视频,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啊?!!”
    小丫头更懵了,打开手机一看,宋昭阳在手机上轰炸了自己。
    仔细看看他发给自己质问自己的那几张照片,角度根本不是自己能拍到的样子。
    更何况她只撞见一次。
    照片上是各种地点,各种场合,各个时间,都有。
    苏念茶心里的小火在冒。
    “不是我。”
    “你骚扰我朋友这样好吗?这是她租的房子我只是借住,她什么也不知道。”
    宋昭阳回的很快。
    “你再不将底片和视频母片交出来,我下回找人强了她。当然也有别的解决方式,你跟我和我兄弟啪一次,让我拍下照片和视频来,作为交换,否则免谈。”
    这就很不要脸了。
    这叫什么处理方式?
    照片和视频这么容易拷贝的方式,给他底片他信?还不如直接威胁她来的比较正人君子。
    小丫头愧疚得无以复加。
    吸口气,踩着碎片到了桃桃面前,凉凉的小手抓住了她,说:“真的对不起,我在你公司附近再给你租个房子,帮你搬家,这些人是冲我来的,我不想连累你。你不是一直想跟男朋友一起住吗?我帮你付定金和找房子,桃桃,这样好不好?”
    桃桃更吓得不轻:“你招惹的这什么人?不让你男朋友去处理一下吗?报警也行。”
    小丫头:“……”
    深吸一口气,“我先帮你搬家吧。”
    苏念茶连夜去了租赁中心,次日请了假看好了房子,当天下午就请了搬家公司一趟一趟替正在上班的桃桃搬家。
    烈日之下,小丫头一身卫衣短裤都湿透了,起身,想了想,发个消息给秦慕深:
    “秦经理对不起,钱我晚一点还你,行吗?”
    他没回。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苏念茶感慨完,继续一趟趟将箱子办下来,指挥着工人将箱子搬上车去了。
    再一次见面是两个星期后。
    俞烈在工作群里通知了一下去魔都培训的事,要了苏念茶的身份证号订票。
    时间紧,他们打算坐夜里的高铁,次日凌晨到了魔都之后,紧急入住,早上9点直接开始培训。
    周五下午。
    苏念茶再次给桃桃发信息确认了她新住处足够安全,到处都是摄像头,这才从心里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而她?
    她最近,东西放桃桃那儿,连续住了两个星期小旅馆,确保自己也人身安全没问题后,申请了公司的宿舍。
    不信宋昭阳敢在公司宿舍对她做什么。
    下了班,去桃桃那里收拾了几件衣服出来,到公司大巴上之后才看到,宋昭阳和蓝楚心都在。
    他们是销售部的人,理所当然也要去。
    推推脸上的眼镜框,小丫头说了几声“让一让”,过去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宋昭阳的旁边。
    宋昭阳:“?”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秦慕深。
    他这些天瘦了一点,腕上的表有一点点的松,坐在了最前面。
    宋昭阳故意将声音放大了一些,枕着双手,调笑看着苏念茶:“怎么着?茶茶想我了?”
    公司好些人知道他们恋爱又分手,而且分手后宋昭没在公司少说她的坏话,说她特别好上手,但是特别脏,不知道被多少人弄过了,分手是因为她出轨被他抓包。
    还说,苏念茶进公司都是靠身上位,否则她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怎么可能突破重围,闯入这个最低学位都是研究生的公司里来。
    这种做法俗称——“社死”。
    这个社会对女生的荡妇羞辱从未停止,苏念茶本来低调的从不冒泡的一个小女生,这段时间被人背后把脊梁骨都快戳碎了。
    秦慕深自然也听过,没管。
    公司人事部也找他谈过,人事部总监说,苏念茶这样影响不好,只是宋昭阳只是口头说说没有证据,才没直接辞退了这女生。
    宋昭阳也不怕苏念茶闹事,闹了她自己也是个被劝退的下场,他知道她为了进公司付出了多大努力,所以一丁点也不怕。
    最后哪怕他泼的脏水,她解释清楚了,大家眼中的固有印象也改不了了。
    车子启动。
    宋昭阳调笑了一句她没回应,觉得没劲,又说了一句:“哟,新衣服啊,最近从哪个男人床上起来的,就给你买这么寒酸的破衣服啊?”
    前面。
    一只手放在额头上的秦慕深冷然睁开了眼睛。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