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部开会没一个半个小时出不来,宋昭阳也不可能在那儿等,含着微怒看了眼手机,顿了顿,一边走出去一边看苏念茶说的留给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跟他解释昨天晚上事情的内容,可能他还会选择性地看看。
    一边按电梯,一边开机,开机主题都变成了手机自带的。
    宋昭阳不耐皱眉。
    电梯打开了。
    他翻看了一下哪里都没内容,备忘录干干净净,点开照片,里面只有一段模糊的视频。
    宋昭阳走进去,没抬头也就没看见里面有谁,直接点开看。
    秦慕深一早觉得没精神,想下去买咖啡,刘助理一大早就去海关取东西去了,邱婉彤早就说总经理这边该多配个助理或者秘书,秦慕深拒绝了,他工作不需要太多干杂事的。
    买咖啡这种事,自己去,还能透透气。
    正冷淡整理着袖扣,突然电梯里发出声音。
    “啊……啊啊……嗯……啊~~~啊!昭阳……慢点儿……”
    秦慕深倏然冷漠抬头。
    前面那人正看手机。
    声音涌出来的瞬间宋昭阳直接愣了,手颤抖起来,手忙脚乱点了暂停键,本想直接关了手机,突然看到那画面有些熟悉,将手机声音关到最小,再细看——
    蓝楚心那个地方被无限放大,然后镜头缩小缩小缩小,直至能看见他们的交媾处和他清晰的、沉浸在情欲中的侧脸。
    此时此刻。
    与“后面站着一个人听到了他放小黄片”相比,他和蓝楚心做爱被苏念茶拍到这件事,更加震撼地在宋昭阳脑中“嗡”得一声炸开了。
    秦慕深淡淡看了一眼,那粉色的小手机,有点眼熟。
    曾经。
    那小丫头捧着手机追他进电梯,要加他微信。
    现如今,两个人联系方式只有钉钉。
    彼此手机号都没有。
    联想到昨晚跟她水乳交融的粘腻场景,秦慕深别开了冷淡至极的眼,单手放在裤袋,不愿再去想。
    宋昭阳出电梯才看到秦慕深。
    震撼劲儿还没过。гΘúsんúщú八.cΘм(roushuwu8.com)
    一下气都险些没喘上来。
    秦慕深倒是淡定,朝他点点头,问,“白先生今早发信息说到了,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你昨晚陪得挺好?”
    宋昭阳懵了。
    点头。
    再点头。
    秦慕深朝外面星巴克走去。
    宋昭阳有那么一瞬间回了神,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跑上去,拍了一下秦慕深的肩,说:“慕深,昨晚小茶她……”
    秦慕深回头,脚步顿了顿。
    一瞬间,宋昭阳不知怎么了,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气从他周身猛地散发出来。
    秦慕深垂眸,寒声缓缓地说:“醉的有些厉害,喊她朋友来接了。”
    ……哦。
    宋昭阳站在原地愣了特别久,直到看见秦慕深拿了一杯美式走出来,这才回神,死死咬牙,攥紧了手中那宛若烫手山芋似的手机,逃也似的走开了。
    苏念茶知道了他和蓝楚心的事。
    怪不得对他这么冷淡。
    昨天他借着生日的由头对她下药,她估计对自己更恨更防备了。
    小丫头心思挺深,一句话不说,不哭不闹,视频直接给他看。
    宋昭阳一上午在座位上工作不进去,给苏念茶号码发消息,她也不回,他丢了手机,决定下午下班直接去堵她。
    分手不要紧。
    宋昭阳觉得她手里一定有备份,得让她交出来。
    小丫头一整天都极没精神,中午一向睡不着的,结果今天趴桌上睡到被人拍醒。
    俞烈拿着手里的文件看向她,像是洞察了什么似的,丢下文件给她,淡淡嘱咐:“年轻人,私人生活处理好,别影响工作。”
    “好。”
    小丫头忙点头,去冲了一大杯速溶咖啡,看文件。
    一个大的供应商那边有新产品线要铺过来了,厚厚的英文资料上全是产品内容,这还不够,日常表上显示他们一周后要去魔都培训。
    一边看,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聂兰从茶水间出来,看她一眼,“茶茶你还没买新手机?打电话你关机。”
    小丫头抬头看她:“下班去买。”
    聂兰想了想今天宋昭阳那吃瘪的样儿,虽然不知俩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发展让她挺爽的,喝了口水,说:“分得好。别伤心,改天来我家吃饭。”
    “好啊。”
    兰姐儿子很可爱的,上次去已经会叫“阿姨”了。
    一直挨到下班。
    苏念茶收拾了一下东西,浑身不适地要走,抬眼一看宋昭阳又一脸不耐地边看表边守在门口。
    这人还想干什么?
    ……
    聂兰和俞烈早就走了,周围都是几个新来的实习生,苏念茶心里一咯噔,要往旁边走,宋昭阳浑身气焰冷然,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细弱的胳膊。
    白皙,滑腻,随便一掐都是红痕,再次触碰到她身体,宋昭阳心猿意马,再一次为谈了一次恋爱却没搞到这丫头感到极度可惜。
    “我有点事跟你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给我一次机会,茶茶,好不好?”宋昭阳故作温柔地俯首,皱着眉一脸愧疚的样子,轻言细语地跟她说。
    “咿~~~~”实习生脸红地笑着跑过,“小茶运气真好,生气了宋副经理还亲自等你下班哄你。”
    “别气了别气了,你看宋副经理这么憔悴的样子,都是因为你啊。”
    狗屁。
    小丫头感慨这两个小姑娘看不穿,哪个人道歉用这么大力气抓人?
    在那两个人看不到的地方,宋昭阳眉宇间满是处理麻烦的事情才有的冷酷和不耐烦。
    小丫头看了看自己被掐红的嫩肉,抿抿唇。
    来硬的没用。
    一双柔澈的眼看了看他,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故意压低了声音委屈道:“你还有事要跟我说呀,不去找蓝小姐说吗?”
    她还从没在他面前,摆出过这幅勾人的表情。
    宋昭阳恍神一下。
    心脏一下柔软下来,直接松开她搂住了她的腰,说:“我是憋不住才去找她的,她自己贴上来想留在公司,我没把持住,我不早就和你说了,我想和你啪,但是你一直说你没准备好,你想想这事儿能怪我一个人吗?”
    呕。
    小丫头还想说什么,宋昭阳急不可耐了,搂着她朝电梯走去:“别急,今晚就给你,以后都全给你一个人,好不好?我当你为什么给我看那个,原来是吃醋了,小东西,吃醋不会用嘴说吗?你可吓死我了。”
    说完亲一口她额头。
    她压根来不及拒绝,这个男人猴急地进电梯,到了负一层。
    苏念茶心里很急,想着电梯人多,到了负一层再摆脱他也可以。
    谁知。
    宋昭阳这次聪明了,一直死死抓着她手腕,一把用力将她抱怀里,眼神里带着“这次我看你怎么跑”的狠意,搂紧了她,将她往自己车的方向带。
    上了车。
    一切就都不由她了。
    小贱人。
    以为自己逃得了?
    秦慕深这种段位的就他表姐配得上,会尝她这种小青菜?她也就配给他宋昭阳肏,哦,肏完了再的大家一起共乐乐才爽。
    宋昭阳脑子里已经开始浮现小丫头神志不清地躺在床上,被好几根大鸡巴同时干的淫荡样儿了。
    另一边。
    邱婉彤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还不停回头看着在等人。
    半晌,秦慕深从电梯口走出来了。
    她笑着上去挽住他手臂,往车边走去。
    这边。
    小丫头觉得宋昭阳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等坐到了他车里,宋昭阳急吼吼关门时,小丫头皱眉,说:“安全带卡住了,你看下。”
    宋昭阳不耐到极致,也只能俯身查看。
    突然一股喷雾刺激地喷进了眼睛!
    下身遭遇袭击,被一只雪白的运动鞋踢得差点炸开,宋昭阳捂着眼睛和裤裆跪在了地上。
    “操……苏念茶……你……”
    苏念茶趁乱跑出去,负一层太大了她却不知道出口方向,看到有人,立刻跑过去。
    跑近才看到是秦慕深。
    身后。
    宋昭阳忍痛站起来,一脸恶狠狠的朝这边追来。
    秦慕深身边一个高挑靓丽的知性美女,挽着他的手臂,一边打电话一边笑的温婉动人。
    小丫头站在原地,胸肺里心脏剧烈跳动着。
    可。
    看着男人英俊到极致的脸,一时,什么也听不见了。
    宋昭阳的手近在咫尺。
    苏念茶脑中“嗡”得一声,跑开到了一辆崭新的百万级的奔驰车旁边,掏出随身带的指甲刀,用尽浑身力气,趴在车前盖上凶狠地往右划了一大长道!!!
    崭新的黑色奔驰瞬间破相。
    邱婉彤笑吟吟往这边走,看到这一幕后顿时惊呆了,惊讶过后,暴怒瞬间窜上来,劈头盖脸尖锐地吼出一声:“你做什么!!!!”
    秦慕深抬头。
    淡然的目光笼罩住那发丝贴在脸上,略显狼狈的人儿。
    小丫头一手拿着指甲刀,回头看了看追上来的宋昭阳,朝着秦慕深一脸轻松地笑了笑,呼……
    安全了。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