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醒。
    冷风灌入室内唤醒了沉睡的男人,秦慕深醒来感觉脑子里一根筋在跳跃着,有点弄不清楚自己自己在哪儿,为何在这儿,刷牙的时候看到了浴室里的一片狼藉,回忆这才一点一点的回笼。
    丢下牙刷,他一双寒眸泛着冰碴,擦了擦手走进卧室。
    属于那小丫头的一切都已经不见了,他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手机没一点消息,字条也没有,仿佛昨天的一切都不存在。
    秦慕深站在飘窗前许久,摸出一根烟来抽。
    片刻,一双眼冷沉了下去。
    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洗漱,抓过衣服丢垃圾桶,整理了一下袖口,带上门出去了。
    宋昭阳昨夜送客户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差不多3点了。
    车是秦慕深的,他不知道秦慕深住哪儿,只好将他的车送回公司,这时候手机里的短消息已经快几乎将他轰炸了。
    订好了房的那几个哥们儿轮流发来爆粗的语音。
    最末一条是蓝楚心的。
    “昭阳,局快散了,你还来不来?”
    宋昭阳没空理会这些。гΘúsんúщú八.ℂΘм(roushuwu8.com)
    翻出苏念茶的微信。
    愤怒地发出去一个“!”。
    红色感叹号随即出现。伴随着一行字。
    ——茶小茶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她把他删了?!
    宋昭阳胸口感觉快气炸了,极力控制着将手机砸出去的冲动,一脚踹在了旁边的大树上。
    桃桃清晨醒来撒尿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偷偷摸黑进来了,吓了一大跳。
    开始吓到她的那个人自己也吓得不轻,加上腿软,苏念茶一进来就给桃桃行了一个大礼,五体投地地软倒在了地上。
    桃桃:“……”
    小丫头努力盯着灭顶的困倦支撑起身子来,揉揉眼睛:“聚餐回来晚了,桃桃你男朋友还在吧,别吵醒他……”
    桃桃:“……”
    “没事儿吧你?凌晨快6点了。”女孩子站在原地愣愣回了一句,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题,“茶茶你嗓子怎么了?啊,我天。”
    桃桃捂住嘴,半晌之后嘻嘻嘻地笑起来,过去戳她:“宋昭阳不是请你吃饭吗?你俩?嗯?嗯?嘿嘿嘿……”
    嘿嘿嘿个球球。
    小丫头趴地上去了,头痛欲裂,欲哭无泪,揉了揉头发说:“我趴一下马上进房间去了,你不用管我。”
    “我男朋友出差走了,来来,姐妹起来嗨,聊一下啊,宋昭阳厉不厉害?底下尺寸大吗?我觉得挺大的,你现在浑身散发着男人的味道,你看这衣服,这被操得走不动的腿,这春心萌动的沙哑嗓儿……你被折腾了几次啊,你突然回来是为了不跟他AA酒店钱吗?”
    小丫头:“……”
    前一刻,秦慕深钢铁一般滚烫坚硬的手臂紧紧箍着她的场景还在脑中,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花了好大的力气,也下了很大的决心,药劲儿其实还没彻底过去……
    宋、昭、阳!!
    苏念茶实在没力气了,趴地上睡着了。
    桃桃扔了一床毯子给她,也不闹腾她了,抓抓屁股继续去睡。
    聂兰有点急。
    俞烈今天出差回来了,技术部早上肯定是要开小会,眼看着俞烈整理好手头工作去了洗手间,让聂兰通知下去所有人到小会议室。
    苏念茶却还没来。
    聂兰抓起手机:“到哪儿了?”
    小丫头没回音。
    “当当当”,玻璃门被敲了几下。
    聂兰一回头,又看到了宋昭阳那张莫名其妙让人觉得伪善的脸,皱眉,又平复下来,“宋副经理。”
    “苏念茶来了没?”他语气不善,开口直接问。
    聂兰愣了那么一秒。
    手机在掌心捏了捏,还想着要怎么回答,嘴唇刚刚张开,谎都还没编圆,突然门口就传来了一声熟悉的软软糯糯的——
    “兰姐。”
    软萌的女孩子一身简单的T恤短裤走进来,宽松的T恤上一个迪士尼白雪公主,洗得发白的浅牛仔短裤,下摆随意扎腰里,头发半卷不卷地微湿垂在肩背上,睡眼惺忪,咬着豆浆的吸管,习惯性地一走进来就将另一杯递到聂兰的手里。
    擦肩而过的时候感觉到一束炙热带火的目光盯着自己,苏念茶强打几分精神看过去。
    一个恍神,看到宋昭阳。
    吸管从嘴里吐出来,带出一点点白,很纯很欲,加上她领口和胳膊莫名其妙的几块青紫,看得宋昭阳直接蒙了圈,半晌才想明白这到底是谁弄的!!
    小丫头双腿又长又直,还白得发光,可短裤下微微露出一点点的紫。
    像被人掐的。
    走路姿势也不对。
    宋昭阳不知怎么了,被脑中那个可怕的想法吓到,在小丫头坐座位上的前一秒,一把抓过她!
    “苏念茶你给我过来!!”
    俞烈这时候擦这手走进来,淡淡的:“我不说了要开会?人呢?赶快,8:30了都。”
    突然见一个不属于技术部的人在这儿。
    宋昭阳极力压下火气,绅士风度彻底不要了,冷冰冰的:“我有点事儿找她。”
    俞烈当然知道这两个人,男女朋友关系。
    可工作时间谈感情。
    小伙子挺没分寸的。
    淡淡笑了笑,俞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朝会议室走去。
    小丫头抽回手,收拾了一下工作日志,拿一支圆珠笔,跟俞烈老师进去。
    “苏念茶!!”
    苏念茶脚步停住了,索性将手机拿出来递给他,说:“手机你给我买的,还给你,卡我卸出来了,里边东西也删干净了,哦,还有一点东西没删,我留着也没用,你好好看一眼。”
    小东西还是这么勾人,说话的时候眼睫垂下来小扇子似的,软嫩的手指指着手机叨叨叨几句,宋昭阳听着这么乖乖软软的话,气莫名消了。
    “我要开会啦。”她抽回手说。
    宋昭阳急了:“做什么?手机还我干什么?早就送你了,你想跟我分手?”
    小东西看他一眼,又垂下眼。
    “也别口气太大,国产机,内部人员拿货,撑死了2000,也就我工资的四分之一,搞得像给我买了套房一样,挺没脸的。”
    ……什、什么?!
    这是苏念茶吗?
    这是她会跟自己说出来的话吗?
    宋昭阳还在被雷劈的感觉中出不来,聂兰就带着苏念茶走了,临进办公室还回头看他一眼,想必也是听见小茶说那话了,没忍住,笑出来一下,关上办公室门。
    ——操!!!!!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