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从两个人的头顶浇灌下来,小丫头半晌才微微清醒过来,仰起脸来感觉到周身都潮热难耐起来,还在想,突然感觉胸前一凉,又一热,眼前男人浓密的黑发凑得很近,突然埋下去了。
    “?”
    “嗯……”
    小丫头骤然哆嗦了一下,两只手都没忍住埋进了那浓密的黑发之间,秦慕深他……
    薄唇轻启,大口含住了她暴露在热水之间的嫩红乳尖。
    大口大口地吸吮着,错乱酥麻的快感乱窜,小丫头仰着头,半晌才哆哆嗦嗦地“啊”出一声来,嗓音又媚又无助,他……在用牙齿密密地刮着她的顶端……
    “啊……呜……嗯嗯……嗯……”呻吟声带了哭腔,小丫头被烫得想退后,腰上那只大掌却死死地搂着她。
    下一瞬。
    秦慕深大掌探下去分开了她的腿。
    苏念茶腿一软,要往下倒。
    整个人却被按住贴在了冰冷的浴室壁上
    秦慕深蹲下来,一个分明很卑微的姿势被他做得强势且理所当然,分开她紧闭的双膝,手指拨了一下那稀疏浅淡的毛发,将阴户拨开,看里面的阴唇。
    小丫头腿打哆嗦,一时不知道他要干嘛,却站着没敢动,两片唇张着,愣愣地呼吸着。
    “做太多流血了,你都没有感觉吗?这里,疼?”
    微微带着薄茧的手指,就着那灼热粘腻的滑液,摩挲到她阴唇上,正经地问。
    “………………”就不能直接肏她吗?
    小丫头点头,再摇头,一身赤裸,狼狈不堪,不管他,自己伸手又要到里面去掏:“我痒……”
    细细的手腕伸出去就被人抓住了。
    秦慕深死死盯着那里,冷眸阴晴不定,小丫头看他拒绝,一时一股强烈的难过涌上心头。
    吃不到他。
    自慰都不让。
    小丫头一开始还能忍住,到最后凄凄惨惨地大哭起来了。
    秦慕深听得微微吵,眸色一黯,英俊的侧脸侧过来,就着那喷溅下来的热水,掰开那鲜红色的阴唇,整个头埋进她腿间,狠狠地亲了上去
    苏念茶觉得自己水深火热的。
    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一双腿软得站不住,却又绝对舍不得倒下去。
    秦慕深那么贵气的一个人,此刻头埋在她腿间,优雅又强势地……吃……她……小丫头五指痉挛起来,埋入他头发之间,不断抓挠……
    与挨肏完全不同的感觉海啸似的铺天盖地淹没了她,潮热,湿漉漉的,他舌头还恶意探进蜜穴里面,整个含住被拨开的阴蒂近乎凶狠的吸吮……
    “啊……”小丫头一边尖叫一边哭起来。
    要倒,倒不下去。
    最后几乎是骑在他的脸上。
    秦慕深支撑着她全部的重量,大口吞咽着不知是热水还是她的体液,牙齿和舌头狠狠光顾着那充血胀大的阴蒂,拇指随后按上去,狠狠地掐住那一点,狠狠地欺负她,含住整个花穴狠狠一吸——
    小丫头摆出一个很诡异的姿势,脸上满是暴哭出来的泪痕,哆哆嗦嗦地将魂儿都彻底丢了……
    “……………………”
    她的高潮来得不长,却也不短,秦慕深感觉到里面疯狂的抽搐,随后一下一下慢下来,怀里的人儿一抽一抽的软下来。
    他抹了一把脸,伸手将自己衣服脱掉,撸了一下那几乎硬得快炸开的肉棒,掬起一把粘液抹上去,将小丫头捞过来,脱臀抱起她,让刚刚被自己欺负得还没闭合的花口,一点一点,吞下那硬到狰狞的肉棒。
    小丫头直到身体被饱胀的感觉填满才一个哆嗦清醒过来,秦慕深一张俊脸满脸情欲,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脖子里,拥着她,强势地将自己全埋进去,贯穿她,这才慢慢慢慢从喉咙间舒出一口气来,满足地喟叹了一声
    两个人在雾气朦胧的水汽之间相拥着。
    秦慕深一下下深彻又坚定地肏她,含着她的耳垂,湿热的吻从头发到肩膀,将小丫头贯穿得透透的。
    苏念茶两只手抱着他宽阔的肩膀,一开始觉得舒服得无比通透,后来慢慢觉得难耐,他进得太深,摩擦力太大,快感猛烈,只是这么一个单纯的姿势肏她,她都难耐得想要哭叫。
    一边断断续续地哭,一边挠他的背。
    秦慕深很温柔,亲亲她的嘴,含着她的唇问:“怎么了?不够爽?”
    “不……嗯……嗯哈……”小丫头哭也不是,呻吟也不是,搂紧了他的脖子,哭道,“哥哥我站不住……我……腿酸……”
    “……要去床上吗?”
    “……要……”
    “嗯……”秦慕深将她两条细腿架起来,搭在自己胳膊上,一个深顶将自己完全埋进她紧致的体内,缓了缓,哑声道,“我射出来一次再说……”
    苏念茶压根来不及说不,只有脊背贴着墙的姿势让她毫无支撑,唯一重心的支撑点就是下面被他贯穿的花心,双腿想闭合也闭合不了,一下下重重挨肏的花心哆哆嗦嗦地颤抖着,伴随着她略带恐惧的“嗯嗯啊啊”声,控制不住地疯狂收缩,中间一根充血的紫黑色肉棒快速用力地捣着花穴最深处的敏感点,柔嫩的身体乱颤,嗓音也失了控,哭声越来越媚地响起来。
    “啊……哥哥……慢点儿……慢点儿呜呜呜呜……啊!啊……呜呜……呜呜呜!啊!”
    小丫头双手哪里都够不着,只能抱紧他,却阻止不了身体的下坠,双腿间被肆意且毫无留情地进犯着……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苏念茶觉得浑身宛若置身海洋里,真丝床单置于她身下,她睁开迷迷蒙蒙的眼睛,感觉一个沉重的身体半压着自己,双腿间的酸处一软,被一个滚烫热硬的东西破开口,一下下,深深深深地继续占有着。
    “嗯……”小丫头觉得异常舒服,如果不是那快慰太强烈的话,她咬唇忍着,歪过头,看到秦慕深也正看着她,被打湿的头发性感地垂在眉梢前,看到她,秦慕深眸色一黯,手埋入了她的发丝之间,俯首细细密密地缠绵吻她。
    苏念茶……心都化了。
    眼角不知不觉淌下一滴泪来。
    秦慕深舔掉了,哑声问:“疼?”
    “不疼。”
    “好,”秦慕深眸子深处像是有暗流涌动,只是苏念茶这一刻看不清楚,他拖出她娇嫩的软舌来,逗弄着她跟他一起舌吻,片刻,嗓音更哑地道,“屁股抬一下,哥哥要肏你了。”
    一股热流瞬间涌出来,打湿了床单。
    小丫头双手无措地抓着床单,乖乖抬起屁股,底下垫进了一个枕头,这样既爽又插得不费劲。
    秦慕深跪在她双腿之间,高大宽阔的身体将她钉死在床上,简单的一个姿势,温柔又坚定地将她肏上了高潮
    后半夜,药效一直没停。
    到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的作用了,但如果是磕了药,那秦慕深才像是嗑药的那个。
    卧室的窗台大开,外面有个延展出去的飘窗,小丫头被上半身趴着放在了窗台上,小屁股高高撅起,被一双大手扒开,露出花穴来,插得飞沫四溅。
    下面是万丈高楼,苏念茶一动不敢动,绞得肉棒死紧。
    秦慕深觉得自己疯了,外面寒凉的风吹进来都让他冷静不了,一下下肏得越来越用力,感觉身子底下小丫头的哭叫高潮都是因为自己,心口一时被满足感涨得满满的,逐渐什么也听不到了,自己掌握着节奏,狠狠地进出了几百下……
    肉棒最后势如破竹贯进去的时候,感觉破开了一道小小的口,绞紧的感觉让他一个激灵清醒了,两人交合处已是一塌糊涂。
    小丫头哭的涕泪横流,快脱水了。
    秦慕深浑身都是剧烈运动后那肌肉酸软到出窍的感觉,大掌按住了她往上缩的腰,抬起她一条腿,不顾她微弱的挣扎,又狠狠操了她几十下,将自己全部埋进去,抵着她的内壁凶狠地射了出来
    做完之后已经完全脱力了。
    秦慕深还是撑着带她冲洗了一下,给她喝了几口水,将完全再没意识的人儿搂进自己怀里。
    激情褪去,他一双眸带着疏离和冷淡看着眼前睡着的女孩儿。
    气。
    却完全不知该怎么冲她撒。
    他甚至挑开她的腿,给她揉了一会儿那肿胀的私处,之后,才搂紧她,稍微疲软的肉棒埋在她腿间,这才任凭困意吞噬睡了过去。
    ——如果她再敢跑一次,那她真的死定了。
    ρó㈠8χsω.cóм
    --

章节目录

情深如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糖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楚楚并收藏情深如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