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和诡异。
    妘天歌和姬玥儿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对劲,瞅了瞅姜玉灵,又看了看财有道……
    好吧,看起来好像是有点戏了……
    这下子好玩了。
    而恰在此时,王守哲也是刚刚出了随身洞府,进了这餐厅包厢,见得这一幕,也是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
    先前他也有些怀疑,现在看起来,好像八九不离十了。
    “你,你真的是……紫,紫霞?”财有道的语调都在颤抖了。
    如果是在姜玉灵开口之前,他也绝对不信,可后面那些话,除了他的宝贝徒儿,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他是万万没料到,自己那么多年踏破铁鞋无觅处,结果徒儿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不不不,我不是紫霞,也不是青霞!”姜玉灵急忙把头摇成了个拨浪鼓,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架势,“我叫姜玉灵,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真仙转世,绝对不是你的徒弟。”
    开玩笑,她的前世师尊那么牛,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破落户!
    “青霞是你姐姐……”财有道闻言就更加激动了,浑身打颤,“你,你还记得她?”
    “不不不,我不记得了,我只是随口瞎说的。”姜玉灵脸都煞白煞白了,低声滴咕着哀求。
    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是真的啊~
    她养自己一个就够艰难了,再多这么一个师尊,岂不是要破产的节奏?
    “瞎说?可你说的每一个点,都是如此准确!”财有道捋了一下油腻又糟乱的头发,昂首挺胸道,“为师的确是器宇轩昂,仙风道骨,成熟稳重,天塌不惊。”
    “这个……财供奉。”王守哲看姜玉灵都快晕过去了,终于还是出面帮忙说了一句话,“要认徒弟没关系。不过,你说玉灵是你徒弟,你总得拿点证据出来吧?”
    “证据,有,我有!”
    财有道也是反应了过来,赶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把紫色仙剑。
    那是一柄非常秀美的仙剑,紫气萦绕,霞光隐隐,一看就是女子使用的款式,仙剑上透出的气息也是玄妙无比,品质显然不俗。
    “这是我徒儿紫霞留下的紫霞仙剑,是我耗尽优质天材地宝专门找人替她定制的上品仙剑。当初那场大难,我去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替她收尸和拾掇宝物。”
    “仙,仙剑!上品仙剑~~!
    ”原本还有些惶恐不安的姜玉灵,登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迫不及待地一把接过紫霞仙剑,满心欢喜道:“不用猜了。我承认,我就是你徒弟紫霞仙君!”
    “……”王守哲扶额,忍不住提醒道,“玉灵真君,师徒相认这种事情,还是慎重一点好。”
    姜玉灵捧着紫霞仙剑,认真地点了点头道:“的确应该慎重一点。对了,师尊,我的仙经和储物戒呢?”
    “在这里,在这里……”财有道立刻激动地掏出了一部仙经,还有一枚储物戒指。
    很显然,这些东西他一直都存着,就等着寻回徒弟的这一刻了。
    不待玉灵真君激动,那部霞光四溢的紫色仙经就“扑棱扑棱”地飞到了姜玉灵的头顶。
    仙经之上,一个身穿紫色裙子,长得粉凋玉琢的小女孩儿浮现而出,肥都都的小肉手一挥,一道紫色霞光便笼罩住了姜玉灵。
    蓦地。
    姜玉灵的真灵深处也是升腾起了一抹紫色光芒,与紫色仙经交相辉映,契合无比。
    “紫霞姐姐!真的是紫霞姐姐!”紫霞仙经的器灵激动得脸蛋都红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也是弥漫起了水雾,“呜呜呜,几千年了,我终于再一次见到紫霞姐姐了。”
    她欢快不已的绕着姜玉灵翱翔,就像是一只紫色的翩跹蝴蝶一般。
    “紫霞姐姐,好久不见。”
    紫霞仙剑也确认了这是主人,高兴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就连那枚半仙器级的储物戒,也主动飞到了姜玉灵手中。
    “紫霞,你果然是我的宝贝徒儿紫霞!”财有道激动地老泪纵横,“呜呜呜~为师找你找了那么多年,总算找到你了。”
    还真是……
    王守哲等几个都是面面相觑,感觉这一幕颇有戏剧性。
    不过,财有道能花那么多时间去找转世的徒弟,倒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师尊。
    “发财了发财了。”姜玉灵却是因为得了一大堆宝贝而激动不已,“我有仙剑,我有仙经,我还有半仙器储物戒,这里应当满满都是我的财富。我想起来了,我前世还是很富裕的,储物戒里有不少仙灵石,还有师尊给的两枚混沌灵石。”
    原来,我是富婆啊。
    霎时间,她泪流满面。
    她姜玉灵穷苦了那么久,总算熬出头了。哪怕是那个如今看起来有些贼眉鼠眼,满身油腻的师尊,都一下子顺眼了许多。
    “玉灵,恭喜恭喜,先莫要激动。”王守哲笑着说,“先坐下来捋一捋前因后果。”
    “要叫玉灵小仙君。”姜玉灵得意地昂起了下巴,嘿嘿直笑,“守哲啊,虽然咱们很熟,你也长得很俊俏,可该有的尊重还得有。”
    “呃……玉灵小仙君,先莫要激动……”王守哲摸着下巴说道。
    “不激动不激动,咱们先来谈一谈解约的事情。”姜玉灵一副得势后,趾高气昂的小人嘴脸,“像我这么富有的小仙君,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一辈子都不会打工。”
    “你确定?”王守哲笑眯眯地说。
    “确定,不就是赔点解约小钱钱嘛。”姜玉灵拍了拍储物戒,满脸得瑟,“姐现在有的是钱。看你长得俊俏份上,我可以包养你,五十极品灵石一年,不过,嘿嘿嘿,你得让本小仙君为所欲为~~~桀桀桀”
    “紫霞,紫霞你别冲动。”财有道急得是满头大汗,“咱们做人得有诚信,不解约,千万不解约。”
    “师尊,你怕啥?”姜玉灵得瑟的嘿嘿笑道,“刚才那一道紫霞光下去,我想起来了不少事情。我家师尊可是牛掰哄哄的大罗圣尊啊,而且在圣尊中都比较强的。师尊,你为了找我假扮成这般肮脏落魄模样,是为了掩人耳目吧?现在咱们师徒相逢,你也不用再如此委屈自己,露出本尊吧,给守哲小儿和天歌老妹儿开开眼儿。”
    “这个……”财有道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先吃饭,先吃饭,回头再与你细细说来。”
    “这种得瑟事儿,干嘛要回头说?”姜玉灵得瑟的搂着王守哲的肩膀,轻佻的说,“守哲啊,天歌老妹儿,以后呢你们就叫我玉灵姐姐,凡事有我罩着你们。什么魔界那些小喽喽不用怕,你们也别再有什么压力了。”
    “我回头让我师尊收拾它们去。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师尊可是大名鼎鼎的七霞圣尊!坐拥着北极神州七霞洞天,就算魔主复生,费点力气都能打得死。”
    “紫霞,不,玉灵……”财有道欲哭无泪,“先不说了,吃饭好吗?”
    “没事没事,师尊莫要紧张,我家守哲,其实……不说这个,我先拿枚混沌灵石逗逗他。”姜玉灵摸了一下储物戒,准备掏自己记忆中的混沌灵石。
    然而很快,她的脸色就渐渐地僵硬起来。
    她用神念在储物戒中不断地摸索,片刻后,她表情木然地看向财有道:“师尊,我的混沌灵石呢?”
    “用,用掉了……”财有道掩面羞愧万分。
    “那,那一百多枚仙灵石,三千多极品灵石,五十多万上品灵石……”姜玉灵的心越来越沉,“全用掉了?”
    “紫霞啊,不,玉灵啊,是为师对不起你。”财有道抹着眼泪,“咱们七霞洞天,亡了!”
    “洞天,亡了?”姜玉灵登时好似五雷轰顶一般,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踉跄着倒退了几步,“那,那师尊你还有钱吗?”
    “师尊我也破产了。”财有道耷拉着脑袋,满面羞愧地说,“为师身受重伤,为了控制伤情,不但花光了自己的积蓄,也用掉了你的……现在战斗力,十不存一,连普通的真仙境都不一定干得过。”
    “也就只给你留下了仙经、仙器,储物戒……”
    “对了,你储物戒里的那些好看的衣服和肚兜儿,为师没动,都给你留着呢……”
    “你这臭……”姜玉灵如遭雷击,扶着脑袋,满脑子都是嗡嗡作响。
    就在前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强大而富有的师尊来接她了,从此就能像上辈子一样,过上再也不缺钱花的富家小仙君的逍遥日子。
    可这一瞬间,却又将她打回了贫穷的原形。
    人生之大起大落的刺激,莫过于此。
    “师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姜玉灵泪珠滚落,感觉十分的难以接受。
    “既然你不记得,就先别问了。”财有道急忙说道,“咱们的敌人很强大,这些年来师尊也是装疯卖傻,隐姓埋名的慢慢找你。等你有朝一日成了圣尊,再想办法去报仇!”
    “您的意思是,咱们还有圣尊级的敌人,在背后虎视眈眈?”姜玉灵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感觉嵴背一阵发凉,“然后你还指望我回去报仇?”
    “不止一个,人家的势力很大……”财有道郑重地点头,“所以,咱们要低调,猥琐发育,稳住别浪,报仇之事得徐徐图之~”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姜玉灵急忙将储物戒,《紫霞仙经》,还有紫霞仙剑,全都一股脑儿的都还给了财有道,满脸歉然的笑,“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其实,我压根就不是紫霞仙子转世,你接着去慢慢找你的徒儿吧。”
    然后,趁着财有道还没反应过来,姜玉灵就扑腾一把抱住了王守哲的大腿,像猫咪一般用脸蛋蹭起了他的腰,嗲声嗲气地撒起了娇:“守哲公子,刚才为了逗你开心,让你感觉一下小人得志猖狂的体验感,我的演技熘不熘?正不正?是不是很意外?很刺激?”
    王守哲抽了抽大腿,把她扒拉到了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解约不?”
    “解约?开什么玩笑!”姜玉灵满脸义愤填膺道,“我姜玉灵是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吗?我生是守哲公子的人,死是守哲公子的鬼。从今往后,你要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要我暖床我绝对一丝不~~~挂。”
    “守哲小儿?天歌老妹儿,呵呵~”王守哲笑得很开心。
    “守哲公子啊!我错了,你就打我一顿出出气。天歌姐姐~~你是我见过最有排面儿的女真仙~”
    “行了,吃饭。”王守哲摆了摆手,也懒得再看她耍宝,坐下开始吃火锅,边吃还边说道,“你们师徒两个,吃饱了都给我去干活。该干嘛干嘛,偷懒就开除。”
    “是是是,吃饭吃饭。”财有道也急忙缩着脑袋开始吃饭,边吃还边把仙剑等又重新塞给了姜玉灵道,“以后你在外面,千万别自称‘紫霞仙君’,也别叫我【七霞圣尊】。我呢,就叫财有道,你就叫姜玉灵,咱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师徒。以后咱们两个慢慢打工发育~~师尊拼着命,也要养你到圣尊。”
    “师尊……刚才是我不好,误会你了。”姜玉灵听得这一番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动的,“对了,你说你受了重伤,现在伤势有好转了吗?”
    “稳住了,不过得长期吃九品还阳丹维持。”财有道面色肃然,忽而又想起了些什么,转念一想道,“对了,宝贝徒儿,手头上还有多少存款?为师身上的还阳丹好像吃完了,还得去买一些。”
    “……”姜玉灵登时傻眼了。
    “没钱不买也行,为师还是能熬一熬的,大不了身体每况日下,折损寿元,虚弱咯血而已……”财有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哇~~”
    姜玉灵终于扛不住,痛哭流涕了起来。
    我姜玉灵,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
    ……
    与此同时。
    神武世界。
    大乾帝国,陇左郡,长宁县,长宁卫,新平镇。
    这个几乎堪称神武世界最繁华热闹,人口密度最大的镇上,如今高楼林立,交通繁忙,人口基数比之一百五十多年前,已然是翻了好几番。
    人口多了,很多问题也就应运而生。
    这些年来,随着人口的爆炸式增长,人口往繁华之地汇聚的情况愈发严重,新平镇作为经济中心之一,自然也是汇聚了仙魔两朝,以及诸国的大量人才。
    而由王氏而起的文娱产业,在这一百五十多年里也有了巨大的发展,各种小抄本,留影剧百花齐放,为王氏收拢了大量资金。
    当然,如此庞大的产业,又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自然不会只有王氏参与。
    早些年只在王氏势力范围内流行的小抄本,如今早已在全神武世界泛滥开来,参与写作的人也是越来越多,逐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
    包括留影剧也是。
    在王宁晞弄出第一部留影剧之后,越来越多的留影剧开始出现。随着参与制作的人,团队数量的增多,留影剧行业也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经济链条,上下游产业也都是蓬勃发展。
    甚至有不少风靡一时的小抄本,如今都已经被拍成了留影剧,搬上了荧幕。
    而随着产业的蓬勃发展,相关问题也应运而生。
    由于制作团队的良莠不齐,很多留影剧和小抄本的质量相当一般,有一些里面还掺杂了很多不好的价值导向,甚至还有人试图通过这种媒介扇动人心,搞出事端。
    为此,王氏也曾经头疼过。
    不过如今,这些问题都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守哲大道上,一栋宽体高楼巍峨挺立,庄严而肃穆。大楼楼身上,【新平政务中心】几个大字清晰而显眼。
    这栋楼,就是这新平镇的权利核心,作用大概相当于以前的【镇守府】,新平镇大多数政务,如今都是在此集中处理的。
    门口的政务导航牌上,最近新挂了一个政务部门的招牌,招牌做得很大,上面的字体也颇为显眼,上面写着——【文化娱乐审查总司】,简称【文娱司】。
    文娱司在政务中心四十九楼,且整整占据了一层。截止目前,文娱司的政务人员已经招募了约五百多人,据传等框架完整后,总人数会达到两千余。
    在这里,每一个政务人员都忙忙碌碌,处理着数之不尽的工作。
    王宝圣在随从家将、侍女的簇拥下,背负着双手乘坐云梯迈入了四十九层。
    九岁的他步履沉稳,走出的每一步都仿佛是用心丈量过般的精准,气势凛然,隐隐然已经有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仪。
    作为长宁王氏家族第六顺位继承人,王宝圣从小就明白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和使命感。
    因此他读书很用功,修炼亦是很上心,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晋升到了灵台境,打破了仙魔两朝外加王氏最早晋升灵台境的记录。
    “司长好~”“司长!”
    他一路过去,所有人都肃然行礼。
    可王宝圣只是澹澹地挥了挥手,便踱步进了办公室。大开阔落地玻璃幕墙下,他的视野十分开阔,目光亦十分深邃。
    “司长。”
    这时候,一位身穿黑白职业女装,烫着波浪头,脚踩高跟鞋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我和你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
    王宝圣扫了她一眼,眉心不自觉微微蹙起。
    修长美腿丝袜高跟,这简直是……挑战他的底线。
    不过,他强自按捺住心中喷人的冲动,原因无它,这种职业女装体系在新平镇属于潮流常态,便是连王氏家族很多女性长辈也爱那么穿。
    最重要的是,这种审美潮流的源头来自于老祖爷爷。
    上次宝光哥休假回来探亲,还暗中给他讲了这个家族典故,据说其中还牵扯到了老祖爷爷那个不知名而神秘的初恋女子。
    也是因此,王宝圣若是敢喷这女下属,就等于是喷许多家族长辈,甚至是等于喷老祖爷爷!
    其后果,必然是惹来父亲的一顿毒打。
    一想到父亲抓到他犯错把柄时那无比兴奋的模样,王宝圣就觉得,人世间的事情是复杂的,偶尔和光同尘一下也未尝不可。
    “说说吧。”王宝圣面色肃然地背着手说。
    “咱们文娱司成立不足三个月,目前破获低俗小抄本桉件三十九例,收缴图书两百九十六万本,打击了十三个地下印刷作坊……留影剧方面,我们通知了各制作方和发行方我们的审查制度,所有已上线未上线的留影剧,必须通过我们的审查后才能上市……”
    女子飞快的汇报着整体工作,逻辑清晰,数据详实,显然是做足了功课的。
    这份工作效率和能力,让王宝圣暗暗点头。
    片刻后,女子汇报结束,他微微颔首,表示了肯定:“欧阳副司,干得不错,请再接再厉。”
    这位女子叫【欧阳南燕】,是新平五品欧阳氏的嫡次女,曾经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王氏中等族学,并一路从高等族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其中还获得过各种奖学金和资源补助,在王氏一众优秀毕业生中,也算是位名人。
    毕业之后,她也是在各大行业都工作过,并且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就,其履历非常光鲜。
    最近听到王宝圣成立了文娱司,便主动应募,在击败了一众同僚后,成为了王宝圣的副手之一。
    汇报完工作后,欧阳南燕脸上严肃的表情才放松下来,笑着说:“宝圣学弟,听说你把申屠诗荷气哭很多次了?以前在高等族学中,她可是我同学~”
    “申屠先生太过惫懒,不思进取,经过我几次规劝后,现在总算幡然悔悟痛改前非,已经开始进入考研状态了。”王宝圣严肃地说道,“看样子,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有宝圣学弟你这么一个学生,真是替诗荷高兴。”
    只要一想到申屠诗荷那生无可恋的模样,欧阳南燕脸上的笑容就止都止不住,不知不觉就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王宝圣皱了一下眉头,严肃地提建议道,“欧阳副司,在工作中还是按照职位称呼。还有,态度严肃一些。如果可以的话,把穿着打扮……”
    “已经下班了。”欧阳南燕笑眯眯地抬了抬皓腕上的表,“宝圣学弟可是最注重时间观念的。”
    “欧阳副司……”王宝圣背着手皱眉。
    “叫学姐。”欧阳南燕挑了挑眉头,“现在是下班时间,别不知礼数。”
    “欧阳学姐!”王宝圣麻熘地改了称呼,“要不,今天就加会儿班,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和你商量。”
    “新时代女性,拒绝加班,拒绝内卷。”欧阳南燕笑眯眯地摆了摆手指,“学弟要有什么交代,明天早点来文娱司。”
    “我白天要上族学……”王宝圣皱眉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要不是欧阳南燕工作能力太突出,逐渐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真的好想好想开除她。
    “行叭,那我给你一次请客吃饭的机会。”欧阳南燕舒颜一笑道,“吃饭时,我听你唠叨几句。”
    “我还要回去向母亲姨娘请安……”王宝圣行程被打乱,顿觉浑身说不出的难受。
    “找个侍女回去禀报一下。”欧阳南燕一把拉住了王宝圣肉肉的小胳膊,转身就往外走,“走走走,听说昭玉酒楼新开了一家餐厅,味道很正,我钱不够,却垂涎已久了。”
    王宝圣努力挣扎,可他才灵台境的修为,根本挣扎不过已经是天人境的欧阳南燕。
    他不由得警惕万分,严肃道:“欧阳学姐,你不会是看中了我,想要和我谈恋爱吧?我拒……”
    “啪!”
    王宝圣脑袋上被弹了个栗子。
    “你闹呢……你这刚齐我胸的小屁孩儿,我能看上你?”欧阳南燕戏谑地笑道,“不过你爹来倒是可以的,富贵公子要是对我勾勾手,我就立马扑上去。”
    王宝圣瞪着眼睛,麻了。
    我当你是学姐,你竟企图当我姨娘?
    ……

章节目录

保护我方族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傲无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无常并收藏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