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柳舞,云极想起了一件事。
    集结的时候,由于柳杨被捏得浑身酸痛,走不快,所以云极和小石子轻易越过了三人。
    正是在越过三人的时候,剑啸声出现。
    略一回忆,云极想起了当时柳舞走在最外侧。
    也就是说,在经过柳舞身边的时候出现了剑啸。
    如今云极也在柳舞身后,离得很近,两人之间不过一步远。
    柳家的丫鬟是妖?
    匪夷所思的推测,连云极自己都难以置信。
    但是狐夫子的经历还历历在目,云极不敢有丝毫大意,暗自对柳舞加上了小心。
    龙须摆动,组成龙须的羽林军经常要变换步法与身位,左右手轮换握刀。
    借着一次转身,云极以灵视法看向柳武的眼睛。
    就算剑啸出错,如果对方眼睛里有血轮,一样能证明是妖。
    只要看得出眼中血轮,演武场上这么多人,足够将其困死。
    转身之际,云极看到了柳舞的眼睛。
    眼里毫无杂质,别说血轮了,连道血丝都没有。
    不是妖……
    云极收起真气,但心头的疑惑并未完全解除,总觉得这个柳舞有些不对劲。
    演练了一个时辰,都尉下令休息。
    大阵散开,羽林军们就坐在演武场里歇着。
    大统领还没来验看,今天的训练不算完。
    云极找了处没人的地方席地而坐,小石子也凑了过来。
    “常大哥你发现没有,那个柳舞好像是个女的,不仅说话柔声柔气,举止动作也不像男人。”小石子说着自己的发现。
    “本来就是女的,是柳家的丫鬟。”云极看着不远处的柳杨三人。
    柳杨被累得不轻,瘫倒一边直翻白眼,柳舞在一旁又是擦汗又是扇风。
    “丫鬟都能当羽林军?这禁军都快成他们家开的了。”小石子小声的嘀咕。
    “柳府在什么地方。”
    “就在桃花巷,最大的宅子就是柳府了。”
    “柳府近些年有没有闹过妖怪。”
    “闹妖?没听说啊,柳府的护院总管都有修为的,怎么可能闹妖,常大哥你帮我看看,我这步法记得对不对。”小石子怕一会走错了,站起来重复一遍都尉教给的步法。
    “第九步是右斜上,不是左斜上。”云极指点出对方的纰漏处。
    小石子急忙改正,对云极连连道谢,一会大统领来了他要是迈错了步伐非得挨鞭子不可。
    云极对小石子的道谢充耳不闻,倒是盯着小石子的步伐有些发呆。
    这是……
    云极以手指虚画,按照小石子迈动的步法,他竟划出了一连串奇怪的符号,类似法阵符文。
    是巧合还是金龙大阵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特殊威能?
    云极只见过望海镇的大阵阵纹,对法阵不太了解。
    休息了盏茶时间,众人再度集结。
    林野昂首喝道:“都精神点!大统领马上就到。”
    龙首四部相继组建完毕,所有羽林军都打起了精神,等待大统领的到来。
    骑着白马的金甲身影进了西营,一路慢行,优哉游哉,大统领不像是来验看大阵,倒像是游玩而来。
    大统领依旧英姿飒爽,只不过眼圈也依旧有些发黑。
    白马来到近前,随着大统领一扬手,羽林军齐声大呼。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喝声如旱地惊雷,声入云霄,此刻的羽林军气势凛然。
    “好……”大统领忍住了哈欠,道:“好漂亮!”
    一句好漂亮,将上千人的气势泄了个一干二净。
    大统领翻身下马,缓步来到右侧的龙须前。
    “这龙须应该再张扬一些,龙嘛,总得有一种万兽之王的气势才行。”
    大统领一边说,一边拍打柳杨的胳膊肘,连着肩头也被拍了好几下,疼得柳杨直哼哼。
    “这下差不多了,你小子既然是龙须代表的就是龙威,可别给陛下丢人。”
    大统领明显认得柳杨,而且成功将柳杨忍下去的泪珠又给拍了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一种肩负一国之威的激昂之情?”大统领看出了柳杨的泪花,还以为这位是激动的,说完更用劲的拍了拍柳杨后背。
    柳杨差点没吐血,一个劲的点头,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拍完了柳杨,大统领沿着龙须观看龙首阵。
    在走到云极面前的时候,大统领停下脚步。
    仿佛眼神不大好,大统领忽然往前探了探身子,差点贴上云极的头盔。
    “金吾卫不好嘛,怎么调来了羽林军?没少打点吧,吃不了那个苦就别去金吾大营,还是我们羽林军轻松自在些。”
    在秋狝上有过一面之缘,大统领认出了云极,她这番话听得云极浑身不自在。
    “羽林军缺人布阵,我是被抽调来的,并非自愿。”云极神态冷峻,加了一句道:“我能吃苦。”
    “能吃苦好哇,这年头能吃苦的娃子不多喽。”
    大统领直起身,歪头看了看两侧,道:“你那个箭法不错的同伴怎么没来,欺君的罪名可不小哦。”
    一句欺君,云极听得心头一沉。
    秋狝上偷梁换柱的举动,果然瞒不过禁军大统领这种金丹境界的强者。
    “白尾狼是我杀的,箭也是我换的。”云极想都没想,先自己认下。
    欺君是死罪,一旦被查明两人谁都活不成,这种时候只能当机立断,先保下一个再说。
    “啧啧啧,说谎都不会。”
    大统领抱着肩膀,饶有兴致的说道:“狼妖受箭伤而亡,当时背着弓的又不是你,想都不想就替人顶罪,蠢小子一个,你这么笨,怎么想得出换箭赌皇恩的油滑主意呢,一定是另一人主谋,你只是个从犯罢了。”
    一番推测,句句中地,云极听得愣怔无声。
    他之前有些轻视了面前这位皮肤微黑,但容貌端庄甚至能称得上秀丽的女将军,认为禁军这种花架子的大统领除了修为高些,其他地方应该一无是处。
    让云极没想到的是,初次见面而已,人家不仅看得出秋狝上的小动作,甚至将自己与古宣的各自性格都如数掌握。
    可怕的女人……
    云极的心里生出一股深深的忌惮。
    浑身散发着懒散气质的大统领,仿佛能看透人心。

章节目录

云仙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黑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弦并收藏云仙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