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
    江辰看了邱晓瑶一眼,就要转身。
    “江辰,姐夫,快帮我弄走他俩啊,不然我的清白就没有了。”
    见到江辰的动作,邱晓瑶欲哭无泪,现在哪管她和江辰的关系怎么样,连忙喊了一声姐夫,极为可怜。
    “好吧,既然你都叫我一声姐夫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赶走他们好了。”
    江辰将身子转过来。
    以飞快的速度,不等任何人反应,直接捏着浑圆男子的喉咙,一拳揍过去,浑圆男子的肉脸一震,一颗血牙飞了出来,落在地上。
    接着,另一边,将黄毛拎起来,又是左一拳,右一拳打在黄毛瘦骨嶙峋的脸颊上,发出骨痛碎裂的声音。
    “给你们两秒钟的时间,从我眼前消失。”
    江辰连粗气都不喘,冷冷说道。
    浑圆男人从地上爬起,狠狠地瞪着江辰:“小子,老子记住你了,回头老子一定让彪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完,抬起那风火轮似的小短腿,在江辰的视线消失,黄毛紧随其后。
    邱晓瑶惊魂未定,吓得脸色惨白,她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就算脾气嚣张跋扈,也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怎么样大小姐,没有被非礼吧?”
    江辰见邱晓瑶小鹿受惊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
    虽说江辰及时出现救了邱晓瑶,但这小妮子却没有半分感激他的意思,倒认为刚才的一切,都是江辰一手造成的。
    “哼,别以为你救了我就会感激你,要不是你把别人打伤,他们也不会找我索要十万块的医疗费,更不会出现刚才的事情,都怪你!”
    邱晓瑶推了江辰一把,一边摇着大屁股,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裳,扬长离去。
    晚上,江辰回到家里,邱曼如交代了他一句话,便回房歇息去了。
    说是明天家族邱老太太六十大寿,让他早点拿着钱去准备礼物。
    刚出门要去准备寿宴的礼物,一辆警车拦在了他的面前。
    从上下来以为穿着制服的漂亮女警,直接拦住他的去路,女警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的男警察。
    女警冷冷地看着江辰,随手亮出搜捕令,面若冰霜,冷冷地对江辰说道:“你好,我是贺州市公安局刑警,今天下午何氏集团少董事坠楼身亡,案发当时你正在现场,还产生了搏斗,我们怀疑你和这起命案有关,请跟我走一趟!”
    女警长相是端正,属于冰山类型,挺直腰板,走起路来带着英气,显然是经过良好的训练,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制服英姿飒爽,尽管是制度,但也能清楚地看出她极为富有曲线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十分完美。
    就连跟在她身后的两名小警察,也都眼神带光,目光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还闪烁。
    她直径走到江辰的面前,用那双审视犯人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江辰。
    江辰本来没有注意到她标志的面貌,但她直接拦在自己跟前,也不由得打量了起来。
    此女面部姣好,身材非常标准,看样子经常健身,才能有这样完美的身材,不过她垂在两边的手掌,江辰大致观察了一下,右手虎口和食指带着一层老茧,显然经常用枪所致。
    “sir,我今天是去找何总商量事情,发生了一点小摩擦,不至于成为杀人凶手吧?”
    江辰收敛了观察的眼神,无奈地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请跟我走一趟!”
    女警不为所动,再次重复一句。
    “好吧。”
    江辰自个儿将警车车门拉开,坐了进去,很快便到了警局。
    “下车吧。”
    女警冷冷地看了一眼江辰说道。
    下了车,江辰一阵倦意。
    此时警局上下都还不停进进出出,还有一些被逮捕的犯人路过身边,见到刚下车的女警,都瞪直了眼睛,包括全部路过的男警察,目光也都不由自主地朝女警看过来。
    女警似乎不以为意,从十几岁开始,她便不断地见到倾慕和猥亵的男人的目光,二十一岁担任刑警队队长,也是整个警局所公认的警花,在警局里就有无数追求者,所以这些倾慕的眼神,她压根就懒得去在意。
    审讯室。
    冷艳女警漠然地坐在江辰对面,今天何氏集团发生的命案,和面前这位年轻男人有关。
    “小宋,做笔录。”
    女警冷冷地吩咐一句。
    “是,队长。”
    坐在一旁准备做记录的男警察应了一声。
    紧接着,女警淡淡地看了江辰一眼,冷冷道:“名字。”
    “江辰。”
    江辰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动作极为随性。
    “年龄。”
    “25。”
    女警上下打量了一下江辰,皱了皱眉头,表现得有些不耐烦:“何乾梁为什么会跳楼自杀?”
    “不知道,可能他发疯了吧,感觉到前途一片迷茫,经受不住压力就跳楼自杀咯。”
    江辰摊了摊手,这事和他无关啊,他可是给足了选项,至于怎么选,与他无关。
    “那他在跳楼之前是否受到了什么刺激?”
    女警有些恼火,继续问道。
    “不知道。”
    “你们交谈的过程中,是否发现他表现异样?”
    “不知道。”
    ......女警连续抛出好几个问题,江辰都一副无所谓不清楚的态度,有些按耐不住心情想要发飙,捏紧拳头。
    “啪”地一声,女警一拍桌子,噌的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逼问道:“我再问你一次,何乾梁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
    江辰还是重复之前的话。
    女警气得娇躯一抖,咬紧银牙,抡起手巴掌就要朝江辰扇过去。
    然而正当粉嫩巴掌要打在江辰脸上的时候,江辰大手一伸,直接将女警的手掌接住,起身便将手肘一挽,将女警摁在桌上反转制服。
    女警身体贴在桌面上,凝眉无法动弹,此时她震惊的同时,还羞怒交加,她可是刑警大队的队长,手段比警局的男人门都要厉害好几倍,又是跆拳道黑带,被江辰反手制服,这让今后在警局还怎么混?
    “你给我松开!”
    女警扭动着身体,尝试着看有没有机会翻盘,却压根无法动弹。
    “你不是我的对手。”
    江辰将手松开,玩味地说道一句。
    女警美眸一凛,更是感到羞怒不已,正要拔枪,准备吓唬吓唬江辰,而正在这时,审讯室外嘈杂不已。
    “队长,不好了,有一个犯人摆脱了控制,在警局门口夺枪还挟持了一名人质,并且已经打伤了我们两名警员了。”
    从门口跑来一名男警察,面色焦急地冲女警喊道。
    “什么?”
    “赶紧出去看看!”
    女警脸色大变,转身直接朝外冲了出去。
    一时间,全警局轰动了。
    所有的警察都纷纷赶到了大门口,没有人再顾及江辰。
    江辰也跟着人群,走到大门看起了热闹。
    在一辆警车旁,一名面色狰狞的大汉,情绪激动,左手扣着一名警察的喉咙,右手用枪头指着警察的脑门。
    四周,有数十名的警察举着手枪,包围着他。
    “周根,你已经被包围了,劝你马上将人质放了,速速投降,我们愿意为你争取一下减刑的机会!”
    副队长张良暴怒道。
    “我呸,你当老子是傻子吗,我本来就判了死刑,现在又挟持警察,让我放人,不可能!”
    周根情绪十分激动,双眼猩红,戾气十足。
    此时,女警终于到场,她作为刑警队的队长,遇事淡定,朝周根喊道:“马上放下你手中的人质,否则你的下场十分凄惨。”
    周根的目光被女警吸引,眼神闪了闪,面目狰狞,几近疯狂地说道:“我怕什么,落在你们手里,横竖都是个死。”
    “那你想怎么样?”
    女警俏眉冰冷,清冷地喝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今天犯下的错,无路你逃到哪里,都会备受法律的关注,你把人质放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给你机会重新改造。”
    女警从容不迫地说道。
    “放你的狗屁,重新给机会,让劳资牢底坐穿?”
    接着,周根面色露出一丝贪恋,脸上的刀疤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有那么一丝恐怖,他冲女警贼贼一笑:“要我放了这个小警察也行,拿你来换。”

章节目录

顶级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提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提莫并收藏顶级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