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双眼煽动,还以为老婆要给他一次机会,没想到紧接着就给他泼了一头凉水。
    “何总,不要走!”
    江辰一愣。
    何总?
    何乾梁?
    自己的老婆,喝醉了都还惦记着别的男人!顿时,江辰感觉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他压住内心的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异常温柔地说道:“我不走,宝贝,我不走。”
    “何总,好歹我们也是初中同学,如今我公司遇到经济危机急需一千万,我走投无路......”邱曼如毫无意识地说着,脸色带着苦味与无奈。
    听到这种解释,江辰脸色才稍微好转。
    “原来她找那个什么何乾梁,只是为了公司利益。”
    江辰胸间的怒火稍微抚平,转而面色温柔。
    他转身坐在邱曼如的身侧,伸手轻抚她柔顺的秀发,眼中充满着爱恋:“傻老婆,天大的事,都有我帮你撑着,不要随随便便去求别的男人。”
    江辰没有再碰邱曼如的心思,只是帮她掖好被子。
    ......第二天一早,邱曼如便接到了自己闺蜜王思思的电话。
    “曼如,昨天何乾梁又打来电话,说愿意考虑一下投资一千万的事,地点我订在了蓝月湾餐厅,我正在来你家的路上。”
    “好的,我准备准备。”
    邱曼如微微勾起了唇角,这算是近段时间来,唯一一件让她心情稍微愉悦的事情。
    她将目光移向正在一旁擦玻璃的江辰,脸上说不出的厌恶,冷冷甩出一句。
    “真是个窝囊废!”
    邱家是贺州市的豪门,也开了多家上市大型建材公司,邱老爷子意外身亡,邱老太太年迈有心无力,无法亲自管辖旗下公司,便将公司分给各家晚辈分别打理。
    邱曼如家分得了子公司,也参与了家族的竞争。
    前阵子被人恶搞,公司足足亏了一千万。
    所以,她这段时间想法设法地拉投资,但前来投资的人,要么处处为难她,要么就是抱以异常的目的,要求她陪睡。
    让她陪睡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所以这样,她在拉投资这块,算是山穷水尽了。
    上次和何乾梁见面,何乾梁得知自己已经结婚的消息,当即拒绝了投资。
    今天他突然改变注意,估计是念及旧情,想要扶助一下自己。
    约定时间是中午,邱曼如盛装打扮了一下,眼看就要到十点了。
    “尽早不尽晚,就算何乾梁是我的初中同学,但还是要让他看到我的诚心才行。”
    对于她来说,何乾梁已经算是她比较尊贵的一个合作伙伴。
    此时王思思也到了邱曼如的家,江辰听到动静,便将手里的拖把放下,看向王思思。
    “你们两个大美女这是要去哪里啊?”
    王思思想要回答,但被邱曼如一双冷眼给止住了。
    江辰哪管三七二十一,把拖把放到厕所里,出来马上换上背心和沙滩裤,两只脚趾夹着人字拖就追了出去。
    当初他去邱家要求老爷子将邱曼如嫁给自己的时候,老爷子说过他的身份不一般,必定会给邱曼如的人生安全带来隐患,要求他务必要好好待在邱曼如的身边,好好保护她。
    那个何乾梁突然邀约,一定是图谋不轨!正好他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跟着出去也不影响什么。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邱曼如拉开车门,看到江辰一脸嫌弃地问道。
    “因为我想时时刻刻见到你啊。”
    江辰笑嘻嘻地说道,总不能直接说那个何乾梁不是什么好人吧。
    “恶心吧啦,赶紧给我回家洗衣服,别跟着我。”
    邱曼如冷冷地命令道。
    此时王思思呵呵地笑道:“曼如,江辰多可爱啊,就让他跟着去吧,到时候让他待在车上,我们进去谈就行了。”
    王思思其实并不讨厌江辰,相反江辰的弱势让她觉得这就该是男人疼爱女人的方式。
    “还是思思比较有眼光。”
    江辰笑嘻嘻地说道,下一秒就钻进了车里,坐得稳稳当当的。
    邱曼如冰冷着一张脸,没再说话,直接上了车,也算是默认江辰跟着去了。
    车上,邱曼如抬眼,从后视镜里冷冷地瞥了江辰一眼。
    这男人今年都二十五岁了,虽然穿得随意一点儿,但长得一点儿也不差,光看外表倒也算是顺眼,不过她从来就看不透他,在江辰那双时而纨绔,时而深不可测的眼睛中,似乎隐藏着很多神秘。
    但凡他有点本事,不混混度日当一条咸鱼,兴许她会考虑慢慢接受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差劲儿的男人。
    可是,邱曼如又似乎太了解江辰这人的尿性了,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她注定不会爱上他。
    江辰坐在后排,并不知道此时邱曼如心里在想什么,他也时不时在后排偷看正在开车的邱曼如。
    今天的她,穿上黑色长裙,白皙的天鹅颈长而白皙,这让江辰忍不住多看几眼。
    邱曼如的脾气不算好,但与身俱来的美貌,在江辰看来,已经完美无缺。
    “江辰啊,我家最近也养了一只泰迪狗,不过刚到家总是干呕,是不是生病了啊?”
    坐在副驾驶的王思思突然转过头来,朝江辰问道。
    王思思和邱曼如差不多大,长相十分甜美,姿色一点儿也不比邱曼如的差。
    她今天是一身女职业装,那身白色衬衫更是有两颗纽扣没有系上,无比有韵味。
    江辰下意识看了邱曼如一眼,发现她正在认真开车,这王思思是曼如的闺蜜,他不能太冷落别人,索性回道:“狗到家几天了?”
    “三天。”
    王思思想了想,回道。
    “哦,估计是水土不服,多过两天再看看情况,现在是夏天,猫狗容易得瘟疫,要特别注意。”
    江辰提醒说。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我没什么经验啊,”王思思点点头,转眼看向邱曼如,以征求的口吻:“曼如,干脆你让江辰到我家住上几天,帮忙看看狗的情况如何?”
    邱曼如认真开车的表情变了变,接着有意无意地回应说:“他要愿意过去,我没任何意见。”
    “我就开开玩笑而已,就是想看你在不在意江辰。”
    接着王思思又将目光看向江辰,笑道:“你老婆连最基本的醋都不吃,你还这么死心塌地?”
    江辰没有再回答王思思,而是将目光看向邱曼如,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她在认真开车,无心听自己和别的女人对话。
    ......没过一会,便到达了蓝月湾餐厅门口,邱曼如将车停好后,便和王思思下了车。
    邱曼如命令江辰待在车内,所以江辰没有跟着她们一同进入餐厅。
    待她们二人离开后,江辰下了车打算去买瓶水喝,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一辆玛莎拉蒂停下,接着从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
    这名年轻人大概二十五左右,穿着浅蓝色的西装,头发梳得很光亮,人高马大,眼神却闪烁着玩味。
    “何乾梁!”
    江辰冷冷地看向那个男人,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章节目录

顶级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提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提莫并收藏顶级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