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面见我面露迟疑,便低语道:“先生,别管那么多了,赶紧走吧,稍后,这里就由巡防营接管了。到时候有人看见你,再看见碧瑶灵子……恐怕……”
    青面的意思很简单,刚刚有个灵子招摇过市了,要是再出现一个灵子,还和我在一起,那毫无疑问,我们都是假冒的。再加上现在我罗卜的风评极差,搞不好还得招致杀身之祸。
    我点点头,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人总是要成长的,要不是经过这么多的历练,当初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样一个计策,将青面和爨彧埋伏在阎罗城中,就做了这么个小小的勾魂使。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当初我把青面他们俩安排在阎罗城中,其实本意是为了对阎罗的制约。不是我不看好阎罗,只是,经历的太多,对待这些冥界政坛的不倒翁,我不得不堤防。当初转轮王的判断和隋云鹤的悖逆还历历在目,我怎么能不长教训?
    而青面和爨彧,那是小姝的亲手提拔和操练的悍将,绝对的可靠。最重要的是,所有小姝带的人,皆是骁勇善战,且不好名利。也正是基于此,我才敢将战功赫赫的两人,安排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因为,他们心甘情愿。
    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原本为了监督阎罗的暗钉,竟然会给我这么大的帮助。
    “先生放心,岸上的鬼差我都已经打点好了。我说你是我的旧友,马上还要反阳回去呢,没人怀疑。一会下了船,您只需要遮挡住灵子的面孔,低着头朝阴阳河畔走就行。其他的事,我来处理!”青面朝外看了一眼,低语道。
    “青面,委屈你们了!”我苦笑一声道。
    青面正色道:“先生你说的哪里话。当初要不是您,我们早就魂飞魄散去了。当然了,旧事不提,就说现在,要说委屈,谁能比您委屈?这冥界都是您打下的,有多少人受惠于您?要说您是旷世英豪,功比北阴,德比盘古都不为过。可结果呢?敌人算计您也就算了,就连您的兄弟,都……最最最窝火的还是世人。世人就如此善忘吗?那些被压迫的冥兵,难道忘记了是谁解放了他们的奴隶之身?那些个灵族妖族,难道也忘了是谁给了他们平等的地位?是您啊……”
    “青面,不说了!”我摇摇头道:“男人,不提当年之勇。世人不是善忘,世人只是不在乎而已。我不会指望着谁来崇拜我,因为从一开始我也不是为了万人敬仰而迈出的第一步。我罗卜,心里只有快意恩仇,只有医者仁心。”
    青面默然点点头,似懂非懂。但还是恭敬地转过身,前面带路,引着我下了冥船。
    忘川河岸上,站着不少的冥兵。
    不过,这些家伙要么三五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要么目光扭向远方,好像根本看不见眼前一般。
    显然,这些人都已经被青面打点好了。
    就这样,我将碧瑶牢牢抱在怀中,半低着头,从鬼群中穿梭了出去,直奔黄泉道。
    青面护送我,一直过了望乡台才停了下来。
    “先生,再往前走,我就不能陪着您了。倒不是有什么不便,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一个阴差,竟然逆向带着一个怀中抱着女人的亡魂往回走,这太容易被人留意了。反倒不如您自己往前走,毕竟,每天都有不在少数的枉死复生者,这样也能少些非议。”青面认真道。
    我正色道:“我也正有此意。毕竟,你还要继续阿紫阎罗城潜伏着,招惹目光太多对你可不利。对了,有件事,你必须着意。”
    青面一愣,忙道:“先生请讲。”
    “你需要留意周围,有没有人暗自观察着你和爨彧,或者,最近有意靠近你们俩的也要多观察。”我低声道:“这次有人给你送信,至少已经说明,此人知道你是我的人。如果是朋友,我理应感激,如果要是敌人,有多致命你应该能清楚。所以,我必须知道这人是谁,明白吗?”
    青面点点头道:“先生放心,青面定会不辱使命。”
    目送走了青面,我赶紧继续往前走。
    尽管我面上毫无波澜,可我心里早就心急如焚了。
    结果,倒霉的是,刚走了几步,对面就迎面走来了一列阴差。
    没错,就是一列。
    这一列阴差七八个,身着“巡”字号甲衣,一瞧就不是索魂使者,也不是一般的冥兵,应该是巡查阴差。
    所谓的巡查阴差,其实就类似阳间的检察机关,监督冥间大小鬼吏,有专断专奏之权。最主要的是,他们隶属于酆都,职务不高,可权力够大,阎罗城的兵勇对他们向来是敬而远之。
    倒霉催了,这伙人平时很少出没,今天竟然碰上个正着!
    我只能硬着头皮,装作根本没看见,抱着碧瑶闷头直走。
    双方擦肩而过,本来相安无事。可是,走出去几步之后,那带头的巡查阴差突然站住,扭过身高声道:“站住!”
    尼玛,多事,找死!
    我心中嘀咕一声,继续往前走,装作没听见……
    “我让你站住,说的就是那个抱着女人的!~”这下子,一列巡查阴差都站住了身。
    我不得不也停在了原地。
    “别人都奔鬼门关,你为什么去逆行阴阳河?”这人说着话,缓步跟了上来。
    我依旧没有回头,淡淡道:“无辜枉死,阳间亲人做法召唤,侥幸能死而复生,所以急着往回走。”
    “无辜枉死?可我怎么见你不像是新死之魂啊。你报上名来,我来查一查,你生死寿数如何!”
    我冷声道:“不必了吧。既然没有阴差索命,就说明,我确实不该死啊……”
    “呵呵,谁知道你是不是贿赂了阴差?赶紧说,你姓甚名谁,阳间家住何州何郡?还有,把你怀里的女人扔在地上,让老子们看清楚是什么货色。”这人说着,沧锒一声拔出了刀,厉声道:“立刻,马上!”
    我冷峻一笑,看来,稚川径路又要收了几道冥魂了!
    “我,姓陈,小名啊扁,夷洲郡人。”
    那阴差摊开手,翻出一本黑簿,测算了一番,忽然瞪眼大喝道:“混账,竟然敢谎报姓名,这陈啊扁乃是投了牲口道的畜生胎,怎么可能是人?敢耍我!我看你行色匆匆就有问题,来呀,将此人拿下!”
    一刹那,七八个巡查阴差纷纷抽出了冥刀。
    这黄泉路上,差役众多,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一会就回搞得满城风雨,这是我最不想看见的!
    “今日。挡我者死,算你们倒霉!”
    我怒喝一声,突然回身,一个加速,从这七八个人的面前疾驰而过,手中的剑锋动都没动,等我一转身,几个人已经悉数中招……
    “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人!”
    我单手收剑,紧抱碧瑶,自顾自往前走再不回头,冷声道:“你也配问?倒!”
    只听身后一阵窸窣,不用看我也知道,铠甲落地,这几个家伙全都断身而亡了……
    下来便是狂奔,我需要马上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令我没想到的是,等我到了悬壶峰下的时候,一只黑八哥竟然就盘旋在浮云之下,犹如等待多时一般……

章节目录

六指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令狐二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令狐二中并收藏六指诡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