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早就给两位大师分了三六九等,自是态度不同,和尚算是真正的大师,理应受到尊重。
    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道士虽然是滥竽充数之辈,但江湖阅历丰富,眼光毒辣,岂能看不出眼前此獠搞特殊化?着实可恨!
    此时,云真道长心中不爽,很不爽,特别是看到老幺这厮对秃驴这般恭敬,发自内心里的尊敬,对自己嘴上不过是说说,乃是忽悠。
    “哎,切莫等待,正事要领紧。”想到此处,道长板着个脸,拂尘甩动,语气十分生硬。
    转眼看着老幺,满脸的认真严肃:“后辈,做好准备没有?灵魂攻击可不同寻常,切莫年轻气盛,强自逞能,喋喋,看你往哪里跑?”
    说到最后,嘴皮轻颤,话音极轻,竟是喋喋怪笑,好不得意,脸上却是看不出丝毫。
    老道说前面几句时,声音洪亮,显得正气凛然,轻抚胡须,一副高人姿态,话语里满是对晚辈关心,显得情真意切,看其模样,不似做假。
    周遭武者看到道长如此做派,尽是满脸唏嘘,这厮胡搅蛮缠惯了,难道吃错药了不成?
    了尘大师满脸慈悲,斜眼看老道,眼露‘你忽悠谁’?
    老幺心生警惕,此獠最是小肚鸡肠,焉能轻易罢手?这般左派,定是那猫哭耗子假慈悲。
    念头闪过,果然,就听到老道喋喋怪笑传来,话语极轻,几乎微不可闻,竟是满脸的严肃,看不出丝毫异常,眼里却是不怀好意。
    老幺心中松了口气,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心中腹诽,这厮果然龌龊,尽是唬人。
    了尘和尚就在其身边,自是听得清楚,斜瞥老道,眼里满是不屑,还有狗改不了吃屎。
    刚想开口挑明,却是看到眼前的愣头青跳将起来,吼声如雷:“来,前辈,放马过来。”
    说完,还学着李某龙的架势,朝老道勾了勾手,嘴里‘我打’个不停,看向老道不时摇头,眼里还满是轻蔑。模仿的那是惟妙惟肖。
    大师看得最是清楚,心里莫名舒坦,看向云真老道,脸上慈悲更浓了几分,那叫一个假。
    这幕发生的实在太快。老道话音落下没多久,老幺又是跳将起来,吼声如雷,好似刚才也是这般。周遭武者那是瞪大双眼,啧啧称奇,看向台上的愣头青,满脸的‘你这戏精’。
    台上十人脸上表情不一而足。玉凌虎看着云真道长,咧着大嘴,笑的格外开心,底气很足。这也难怪,他也是宗师,跟老道是同辈。
    武老板自是将老道最后的窃窃私语听得分明,看到老幺跳将出来,应对得当。不由赞叹,你这厮天生做这个的,乃是牛鼻子云真的天敌。
    “你这混球,一惊一乍做什么?”云真道长听到吼声,毫无防备,那是被吓了一跳,手中拂尘都甩了出去,不等落地,闪电般将其抓住。
    “我去,小辈安敢如此放肆?”道长看向老幺,险些没气歪鼻子,拂尘乱甩,胡须乱颤。
    “我打。”老幺冲老道手拍大腿,露齿一笑,朝老道再次勾了勾手:“来,前辈,放马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吆喝,将龙哥模仿到底。
    “你个王……好好好。”云真道长刚想破口大骂,却是立马止住,咬牙切齿呼出三个好字。看其三缕长髯飘飞都迷了眼,可见心里气极。
    这也难怪,处处在此獠面前吃瘪,而自己作为前辈,碍于身份,大庭广众之下,自是不能破口大骂晚辈,总而言之,还是要顾及些面皮。
    虽然面皮一向被这厮放在屁股上,但人多也不好明摆着放。何况堂堂‘舌王’岂能怕了这愣头青?
    不过,云真道长何许人也,脑袋转得跟马达似的,胆敢挑衅道爷,待会灵魂巴掌让这厮吃点苦头,心中闷气也消了,整个人都觉得舒坦。
    “那就开始,少啰嗦。”道长心中不怀好意,却是板着个脸,斜眼看向老幺,目光不善。
    “我打。”老幺先是一拍大腿,然后手一扬。“来来来。”又是朝老道勾了勾手,眼露不屑。
    周遭武者看到老幺被龙哥附身,越来越有派头,顿时,哄笑一片,了梦和了缘笑声最为洪亮。
    玉凌虎本来也是想跟着大笑的,却是猛然想起此时不适合,只得忍着,浑身筛糠般乱抖。
    “哼!”看到此獠猖狂,云真道长冷哼一声。听到四下传来笑声,依然是那般权当放屁。
    “呔,休得猖狂。”手中拂尘甩动,大喝一声。嘴皮轻颤,看着眼前的愣头青,很是不爽。
    老道终究只是个宗师,外放魂力比较有限,之前十八次灵魂攻击魂力消耗不少,此时,磨蹭了十几息时间,才憋出个灵魂巴掌来。
    老道看着愣头青不怀好意的笑,老幺看着牛鼻子也在笑,得意的笑。在老道错愕的眼神下。
    这厮笑容瞬间收敛,双眼瞪大,不知看向何处,脸上变成惶恐,浑身抖动如同筛糠,惊慌失措的吼声响彻大厅:“哎呀呀,前辈快快收手,威力太强,小子承受不住,雅咩爹。”
    听到这话,周遭武者那是哄笑不止,纷纷看向云真老道,满脸揶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嘈。”听到这厮最后的吼声,老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心神起了波澜,脚下一个踉跄,魂力凝结的灵魂巴掌没人操控,自行溃散。
    “你这混球,怎么不早说?莫非有意戏耍老夫不成?”云真道长缓了口气,看向老幺目光不善。手上的拂尘乱甩,好似扫死这可恨的愣头青。
    话虽是这般说,但道爷知道这厮就是故意的。可那又如何,这厮喊得话乃是出自自己之口。大家都知道,不能拿出来说事,否则,那就是说话如同放屁,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此时,老幺满脸微笑如大师那般的真挚:“前辈,小子感觉冥冥中不能硬接,只得放弃。”
    转眼看向了尘,满脸笑容:“大师,尽管放马过来。我已经做好准备,不用担心在下。”
    看得道长心里狂骂,小兔崽子,来日方长走着瞧。
    “阿弥陀佛。”了尘和尚单手行礼,也不废话,嘴皮颤动,数息过后,一根灰色的僧棒浮现。
    先天之下的武者灵魂要弱不少,两位大师的灵魂攻击自然笑相应削弱。在了尘心神操控下,威力削弱数倍的僧棒朝老幺脑袋砸来。
    后者有所感应,抬眼看着头顶,硬生生承受一击,踉跄几步,脸色惨白。过了数息才恢复过来,
    “施主,灵魂可曾有恙?”了尘和尚满脸关切。
    “多谢大师关心。”老幺缓过来,朝大师连连摆手。
    转眼看向眼前两位大师,满脸敬佩。主要还是看和尚,道士只是扫了一眼,顺带捎上。
    老幺朝两位大师大拇指挑起:“两位大师的灵魂攻击果真玄妙,不仅能直接攻击灵魂,还有种躲无可躲的感觉。让小子感受颇多。”
    听到这厮胡扯,云真道长脸皮猛抽,你妹的,你都没接老夫的攻击,就敢说感受颇多?真是谎话连篇,当在场众人都是瞎子不成?
    了尘和尚满脸慈悲,不见喜怒,眼中却是笑意盎然。不过,倒没忘记自家老板的嘱托。
    大师身量九尺有余,人高马大,两条腿又粗又长,步子自是极大,一步竟是跨越两米多。
    来到老幺近前,将手中的檀木盒递了过去:“呵呵,施主,拿上魂树叶,我等两人再来攻击一次,不可耽搁时间,后面还要拍卖。”
    “自是当然,早就想见识一番。嘿嘿嘿,”老幺傻笑一声,将魂树叶拿在手中。魂叶刚入手,只觉灵魂舒适异常,些许刺痛也快速退去。
    心中不由赞叹此宝神异,不仅滋养灵魂,还能抵御灵魂攻击。宝贝在手,顿觉底气十足,瞥向龌龊道长满脸不屑,眼露睥睨,此獠不足为虑。
    看到大师退后一步,老幺又是跳将起来,声震大厅:“前辈尽管放马过来,我不惧你。”
    “我打!”又是做着李某龙的架势,拍着大腿扬起手。“来来来。”还朝着云真道长勾了勾。左右摇头,满脸的不屑,嘴里还不停吆喝。
    这幕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不过眨眼。看着这厮摆开架势,吼声如雷,呼喝道长来战。
    数百武者一时没反应过来,犹如痴呆。几位马屁奇才同样始料未及,了尘和尚也是眼露错愕。
    唯独武老板面色如常,丝毫不觉惊讶,瞥向云真此獠,眼中有着不屑,还有着唏嘘。
    老幺突然大吼,云真道长这次倒是没被惊到。看着这厮又摆开龙哥的姿势挑衅,模样猖狂。
    不由脸皮猛抽,心中破口大骂,我去,你这个该死的鸡儿,演戏还上瘾了?竟是这般猖狂,龙哥是吧?就你会?难道老夫就不会?
    念里于此,老道竟也是跳将起来,话音响彻大厅:“我去,来就来,贫道还怕你不成?”
    “我打。”眨眼摆出龙哥的起手架势,一拍大腿,单手扬起,拂尘乱甩,斜眼看着老幺,左右摇头,嘴里不停吆喝,眼带轻蔑,满脸得意。
    场中数百武者看到云真道长竟也是摆出龙哥架势迎战,更是面面相觑,这是来场双龙会吗?

章节目录

巫神创世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孤独的灰太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独的灰太狼并收藏巫神创世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