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晟忍俊不禁,“说得你好像很盼着我倒霉似的,我虽然不当指挥使了,可原先的属下们还在锦衣卫当差,那些人掂量掂量,就知道不能轻易得罪我。”
    温鸾叹了声,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锦衣卫是皇上的亲卫,不是指挥使的私兵,现在我们生死都是一体的了,有什么事情还不能和我说?”
    高晟沉默一会儿,摇摇头道:“早晚瞒不过你,我来这里,是找一个人。”
    “谁?”
    “造成今天这一切的渊源。”
    温鸾听不懂了,“谁?”
    高晟推开窗子,目光沉沉向南望去。
    已过子时,正是夜色最深沉的时候,本该早已入睡的南街,此时却灯火通明,远远看着,就像天上的繁星落在人间,隐隐还能听到鼓乐之声。
    高晟嗤笑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此淫奢极欲的人,在瓦剌压抑了两年多,乍然重获自由,肯定要疯狂地找补回来,都不用我费心去找。”
    瓦剌!
    温鸾心头突突直跳,一刹那间,已是什么都明白了。
    作者有话说:
    还有四章左右正文完结
    感谢在2023-06-27 00:52:26~2023-06-28 01:0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顶大鹅 5瓶;41035388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9章
    ◎我走了◎
    这个镇子地处晋南交通要道, 南来北往的客商很多,许多人都想趁着年前的商机狠赚一笔,倒比平日里更加繁忙。
    他们的到来, 就像一股细流汇入河川。
    左邻右舍都是忙于生计的穷苦人,每日下工回来就倒头大睡, 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关注旁人如何。
    或许是担心连累她,高晟极少与她一同出现在别人面前。
    他总是早出晚归, 经常几日不见人影,偶尔身上带点伤回来,温鸾也从不细问, 只一言不发地替他包扎好伤口。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温鸾整天闷在屋子里,除非必要, 否则不出门,高晟让她多出去走走, “不然跑的时候连路都找不到。”
    “要你管。”温鸾不听。
    高晟笑笑, 紧紧抱住了她。
    他心里清楚得很,温鸾之所以时时刻刻守在这个小院里,是想在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日子里,他一回来, 就能看到她。
    “想不想去看看那个人?”这天他突然问。
    温鸾突然有一种“终于要来了”的感觉,怔愣了好一会儿, 不答反问:“是不是要动手?”
    高晟微微颔首,“已经摸清楚了。”
    温鸾愣愣看着他,“好快啊, 我还没准备好……”
    “你用做什么准备?”高晟笑起来, 笑声郎朗的。
    这人真是奇怪, 都什么时候了还笑得出来,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死局。
    他笑得越开心爽朗,温鸾心里越闷闷的不舒服,低低道:“不影响你计划的话,我就去瞧瞧那个人。”
    “不影响,”高晟说,“这回你跟我一起出门,我啊,要在叶家侍卫的眼皮子底下,玩一招金蝉脱壳!”
    快到冬月了,天气已是很冷,天地间不见一丝绿意,道旁的枯草伏在地上瑟瑟颤抖,落光了叶子的杨树摆动着枝丫,好像无数双干枯的手在寒风中摇啊摇。
    街上的行人很多,商铺也张灯挂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到处是一派繁华。
    可这一切,与她无关。
    温鸾把脸缩进厚厚的面巾里,和高晟扮做卖花木的花农,推着满满一车盆栽来到镇南的那处大宅院。
    门口送花的花农很多,他们混迹其间,随众人一起进了宅院。
    走了两刻钟左右,便见一处摆满各色花木的园子。
    这样冷的天气,那些芍药、牡丹、茶花本就难得,不说养在暖房里好好照顾,偏偏放在露天的院子里任风霜侵袭,也不知主人家是诚心糟蹋好东西,还是故意炫富。
    亦或,主人家本就过惯了这种日子,不正常在他眼里也是正常。
    不停有侍卫来回巡逻,温鸾不敢四处张望,垂下眼帘装作忙着搬花的样子。忽听远处丝竹阵阵,女子的娇笑声中,一个苍老男人的笑声分外刺耳。
    高晟用胳膊肘轻轻戳了她一眼,示意跟他走。
    他显然是提前踩好点的,七拐八拐,不知怎的就绕开了那些侍卫,带着温鸾躲到一面花墙后。
    透过花叶间的缝隙,温鸾清楚地看到,敞厅里一个头发半白,醉眼惺忪的男人,半躺在一众妙龄女子中间,满面红光,笑声连连。
    三面环墙摆满了火盆,兽炭熊熊燃烧着,热得有人竟摇起了团扇。
    长长的矮案上全是珍馐佳酿,温鸾仔细瞧了瞧,轻声道:“都快到冬月了,居然还能有西瓜、葡萄等夏季的瓜果,这要花多少银子才能买到。”
    “有钱也买不到。”高晟冷冷笑道,“这是在暖房里种的,一年下来统共就得那么一点,专供上用。皇上嫌费钱,早停了这项供奉,没想到让叶家悄悄吞了。”
    对面的笑声更大了。
    温鸾盯着太上皇,不由一阵感慨。
    当初高晟的父亲揭发侵占军田,如果太上皇能够重视,就不会有越来越多的军屯逃卒,或许榆林就不会发生叛乱,瓦剌就没有南侵的可趁之机。
    那么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高晟还是那个腼腆的体弱书生,按部就班地读书科举,说不定现在已是金榜题名,意气风发的跨马游街。
    姐夫的老师不会死,姐夫的一家也不会受到牵连,姐姐现在做着冯家少夫人,和姐夫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她悄悄覷了一眼身旁的男人,那他们,大概永远不会有交集了。
    “走吧。”她转过身,蹑手蹑脚向外走去。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离开这座宅院时,已是后半晌了,高晟拉着她的手,沿着街道不紧不慢向西走着,穿过两条街,远远便听到令人心悸的轰鸣声。
    “这是什么声音?”温鸾好奇问道。
    “黄河。”不知为何,高晟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复杂莫名的黯然,虽然转瞬即逝,到底让温鸾看到了。
    她的心登时揪得紧紧的,“为什么来这里?不回家吗?”
    高晟下巴冲前面的客栈一抬,“今晚住这里,明早你坐船离开。”
    温鸾脚下一绊,她想问那你呢,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高晟扶住她的胳膊,“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
    夕阳透过窗棂洒进屋子,映着满室亮堂堂的,温鸾看着面前摆着几罐黄乎乎黑漆漆的药膏,皱着眉头问:“一定要这样?”
    “要的!”高晟挽起袖子,挖了一大坨药膏子,毫不客气往她脸上一糊,“别嫌丑,保命要紧,这是老刘头独家秘方,水都洗不掉,必须要用特殊的药水才能去干净。”
    高晟支着脑袋看她一会儿,“牙也要涂黄,口若檀香,吹气如兰,可不像乡下劳作的农妇。张嘴。”
    也不知他往嘴里喷了什么东西,熏得温鸾一阵作呕,不由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一眼不要紧,差点把自己丑哭了。
    “我如果真长得这样就好了,你绝不会多注意我一眼。”温鸾闷闷道,“倒省去许多事,谁也能落得个清净。”
    高晟哈哈大笑,突然把她抱进怀里,没命地亲下来。
    那样的用力,那样的绵长,就好像要把余生所有的亲吻,都在此刻用尽。
    许久,他才松开了手。
    温鸾趴在他怀里不住喘气,脸上烫得厉害。
    高晟捧起她的脸,笑道:“光抹脸还不行,耳朵都红透了,脸上一点颜色没变。做戏做全套,身上每一处,都要抹上。”
    说着,手就往她衣服里头伸。
    “我自己来。”
    “你自己可来不了,好多地方你都够不着!”
    “……啊,混蛋……”温鸾低低骂了声,随他去了。
    日影一点一点西斜,地上两人的影子也逐渐拉长了,变成一个,又慢慢融入到黑暗当中。
    身边一空,温鸾手里多了一个小瓷瓶。
    “洗澡的时候倒进浴桶里,泡一刻钟就能融掉药膏。明早你坐最早的一班船离开,往东五十里,有个叫大岗的小村子,村西头住着一对夫妻。他们原是我家的老仆,李叔李婶,你在那里等我三天,三天后等不到我,你就去京城。”
    黑暗中传来高晟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任何起伏,似乎在说明天早上吃什么之类的小事。
    温鸾手里又多了一样东西,摸起来像个戒指。
    “京城双幌子元通当铺,我存了东西,你替我取出来。”
    “取出来……然后呢?”
    “没有然后。” 高晟轻轻笑了声,“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哭?”
    温鸾不搭理他。
    “我走了。”幽幽一声叹气,似是因为等不到她的回答,而落寞万分。
    “高晟。”温鸾忍不住叫他。
    “嗯?”
    他还没走!温鸾急忙向着声音的方向抓去。
    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高晟?”
    黑暗寂静,没有人回应她。
    “高晟……”温鸾慢慢收回了手,“如果你死了,我绝对不会哭。”

章节目录

锦衣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瓜子和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瓜子和茶并收藏锦衣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