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墙是用木板隔开的,很薄,可以清晰地听到隔壁的对话。
    温鸾的声音有点干哑,听起来很平静,没有受过刑罚的迹象,“的的确确与他无关,他自始至终也不知道。”
    高晟攥紧了拳头。
    “谢天行等人去哪里了?快快如实招来!”
    “大概回榆林了吧,要么就去了金陵,他们在叶家手里吃了个大亏,死了那么多弟兄,不报仇是不可能的。你们盯着叶家,保不齐能蹲到他们。”
    高晟忍不住笑了下。
    隔壁也发出一阵轻微的声响,随即又是大理寺卿发问:“光凭几个江湖游侠,是不可能从大理寺眼皮子底下劫狱的,说,内应是谁?”
    温鸾颇为无奈,“没有内应,他们之所以能大摇大摆把人带走,无非是狐假虎威,仗着高晟的凶名罢了。”
    劫狱的专挑锦衣卫换班的时机,大理寺狱卒一看是高晟的腰牌,根本不敢细查,等换班的锦衣卫察觉,人已经消失在街巷的密道里了。
    大理寺卿听着听着就想发火,这简直就是把责任全推在大理寺头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口锅坚决要扣在别人脑袋上。
    当即喝道:“胡搅蛮缠,我看不用……”
    咳咳!隔壁有人重重咳了两声,恰好把大理寺卿的话掐断。
    温鸾的声音再次响起,“哪怕用刑,我还是这些话,劫狱与高晟无关,他不知情,是我借探望宋南一的机会,偷偷拓印他的腰牌,再交与我义兄。后来按约定地点与他们汇合,可惜半路被官兵发现。此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声音尖细绵软,好像是个宦官,“今儿是中秋,大过节的,今日就到这里。”
    高晟静默片刻,直到隔壁再无动静,方转身离去。
    中秋了啊,他仰望着那轮大大的圆月。
    这也算是另一种圆满了吧。
    第88章
    ◎短到一眨眼,就要和你道别了◎
    温鸾从大理寺监牢出来的时候, 已是八月下旬。
    昨夜刚下过雨,早起时雨虽然停住,天空还是半阴半晴的, 薄薄的灰云缓慢地移动着,与地上如烟的雾气相互交映, 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轮廓,变得飘飘袅袅。
    温鸾深深吸了口气, 略带寒意的空气顷刻驱散连日来的沉闷阴郁。
    出乎意料,她没有被问罪,关了十来天, 大理寺什么都没说就把她放了,如此轻易脱罪,直到现在她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 不敢相信。
    是因为他吧……
    有人从乳白色的湿雾中向她走来,朝雾流烟似地向旁散去, 他的身形逐渐清晰。
    “回家。”他微笑着垂眸看来, 唇角的笑意如秋日午后的阳光一样流泻,潇洒怡然,温柔明亮。
    温鸾晃了下神,突然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用什么换的我?”
    高晟牵起她的手, “削官为民,罚没家产, 驱逐出京,永不叙用。”
    温鸾顿住,一时酸的、涩的、苦的齐齐揉成一团,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别担心, 我能养活你, 无官一身轻,咱们四处游山玩水,想想都快活得很哪。”高晟更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温鸾不信,失去权势的权臣下场有多惨,不用想都知道,往后的日子,恐怕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
    不过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担忧和害怕,只微微笑着说了声“好”。
    原先的宅子已经查封,不能回了,高晟带她来到一处小小的四合院,一应陈设用具都有,簇新簇新的,看着像是刚刚采买的东西。
    洗过澡,换上新衣出来,桌上已摆好了酒菜。
    温鸾不由笑道:“大早晨起来就喝酒?”
    高晟倒了杯酒放在她面前,“左右无事,喝醉了就睡,睡醒了,明天就要离京。”
    温鸾愕然,“那这个院子,这些东西……”
    “新买的。”
    “你可真是!只一天,还值当置办这些东西。”
    “是说我不知道节俭?”高晟朗声笑起来,“以前大手大脚花钱惯了,一时改不过来,往后还请娘子好好管教为夫。”
    娘子……
    谁是你娘子?
    温鸾在心底偷偷反驳一句,却是接过了那杯酒。她酒量很浅,两杯下肚,已有了三分醉意。
    “其实,我很想问问你。”高晟的手轻轻覆上她的手,“有没有……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心疼过我?”
    温鸾沉默着,没有抽回手。
    他锲而不舍,“有那么一瞬间你为我心动了,是的吧?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
    “你醉了。”温鸾扭过脸,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抓得更紧了。
    高晟浅浅笑着,半趴在桌子上,看上去的确有些醉意朦胧,“我啊,从辽东到京城,权力、钱……什么都有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旦静下来,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时候,每一天都过得漫长无比,一天像一辈子那么长。”
    “可现在,我觉得一辈子太短了,短到一眨眼,就要和你道别了。”
    “你喝醉了!”温鸾听得心惊肉跳,又不得不强作镇定道,“你要和我道别?好得很,现在我就走,永远不要来找我。”
    她作势要走,然而人还没离座,高晟的吻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紧密得她透不过气。
    一阵疾风吹过,树叶上的积水噼里啪啦地坠落,宛如另一场急雨。
    白天成了黑夜,秋天亦成了春天,温鸾觉得自己成了枝头上的樱花,被时缓时疾的风儿吹着,绽放到极致,化在了暖融融的春日中。
    厚重的床幔垂下来,房里仍有些幽暗,半边床铺空着,温鸾睁着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竟是第二日清晨。
    虽说没有受刑,大理寺的人对她也算客气,但蹲大狱到底不是住客栈,她心里又装着事,这十来天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一口气全补齐了。
    今天是离京的日子,她忙起身洗漱收拾东西,隔着窗子喊了一声,“高晟?”
    高晟从柴房露出半个身子,“什么事?”
    “没事。”温鸾缩回头,就是想知道他在不在。
    高晟歪着脑袋笑了下。
    院门响了,随着一阵杂乱的喊“老大”的声音,小院立刻变得嘈杂无比。
    温鸾惊讶地发现,小安福、张家兄妹、老刘头他们都来了。
    “这是我潜心研究数十年,集我毕生之大成的保命金丹!”老刘头得意地摆出一溜瓶瓶罐罐,“跌打损伤,刀枪棒疮,一用就好。还有解毒的、伤寒的、拉肚的、咳嗽发热的……应有尽有,实乃居家出游必备之物。”
    高晟失笑:“我又不开药铺,带这么多太累赘,只挑几样必须的就好。”
    张大虎一胳膊把他怼开,眼泪汪汪牵来一匹马,“比不上老大原来的乌云踏雪,不过也是难得的良驹,至少值千两银子。老大,这是我好不容易攒钱买的,一次没骑过,送……借给你啦!”
    万般舍不得似地把缰绳塞进高晟手里,他还不忘反复叮嘱,“是借,不是送,老大你记得要还我。”
    高晟点点头,“好。”
    张小花捧着一把刀,红着眼睛道:“绣春刀不能再用,老大没有趁手的兵器可不行,这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雁翎刀。不过老大,这是借给你的,不是送给你的,你可记得要还回来。”
    高晟缓缓拔刀,虚空劈砍两下,赞道:“好刀!”
    “那是,”张小花颇为自得,“没有五百两银子下不来,不是好东西也不能借给老大啊!”
    他们拼命强调东西的贵重,又再三强调是借,不是送,就好像怕高晟赖账一样。
    温鸾想笑,嘴角扯了一下,不知怎的,眼睛热热的,心口一阵阵发酸。
    他们是怕高晟不再回来。
    “温姐姐。”小安福笑嘻嘻塞给她一个包袱,“抄家前我偷偷藏起来的,不过不多,只有二百两,这些原本就是大人的东西,不用还啦。”
    温鸾揉揉眼睛,“你有落脚的地方没有?”
    “我进宫了。”刚刚还笑着的小安福立刻哭丧着脸,“老祖宗安排我去伺候九和殿下,今儿就进宫,哎呀呀,这一去,恐怕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他口中的老祖宗,指的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陈拒。
    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请动那位?温鸾偷偷覷了眼高晟。
    高晟察觉到她的目光,回头笑了笑,“时候不早,我们该出发了。”
    “这么快!”小安福再也忍不住,嘴一扁大哭道,“大人,你可千万要保重啊。”
    张大虎也哭得稀里哗啦,“我们都挺好的,老大你也要好好的,罗鹰也在平阳府附近,我给他去了信……也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再见面。”
    老刘头猛拍他的后脑勺,“你个憨蛋,别哭了,叫人笑话我们锦衣卫!”
    嘴里呵斥着,自己的声音却带着浓重的鼻音。
    张小花重重一握温鸾的手,“遇到什么难事,只管给我们打招呼。”
    这话听着有点奇怪,温鸾来不及细想,已被高晟抱上马背,“走了,走了,再拖延下去,大理寺就该来人了,我可不想灰溜溜地被他们轰走。”
    说话间,已轻巧跃上马背,看着那几人微微一笑,策马而去。
    许是余威犹在,一路上没人刁难,巡逻的官兵见了高晟,还纷纷避让两旁。
    完全没有温鸾想象中的,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的情景。这本该是好事,可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一股不大好的预感。
    “我们去哪儿?”她问。
    “晋中平阳府。”
    “为何要去哪里?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去了你就知道了,坐好。”高晟双腿一夹,那马儿泼风般跑起来。
    马蹄敲在黄土官道上,道旁的杨树不断向后倒去,京城也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温鸾的视野中。
    这一路很顺利,九月下旬,他们就到了平阳府的一处镇子。
    顺利得叫温鸾惊异非常,“居然没有一个人对你下黑手!”

章节目录

锦衣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瓜子和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瓜子和茶并收藏锦衣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