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十二个,三个重伤,没多久就死了,五个轻伤。”高晟仿佛没有任何疑心,毫不迟疑说了出来,“大理寺主审,案犯全关在大理寺监牢,除了大理寺的人手外,也有锦衣卫驻防。”
    他深深看了眼温鸾,“看守严密程度,比诏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鸾轻颤,自是听懂了。
    远远便听一声长长的鸡鸣,窗户纸蒙蒙发亮,竟是快要天亮了。
    “睡吧,你的身子骨可熬不起。”高晟低低道,起身向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身道,“小张大人、太上皇失踪,如今又有这桩刺杀案,锦衣卫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现在你要走的话,我没有余力找你回来。”
    “我不走。”
    “真的?”
    “真的。”温鸾走过去,轻轻地,飞快地,抱了他一下,“我不会再逃跑了,永远也不会。”
    似是不好意思,她的脸颊通红通红的,转身就要躲进卧房。
    高晟忽地从后抱住她。
    那样的紧,就像要把她整个人嵌进身子里,血混着血,肉粘着肉,骨头连着骨头,谁来了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温鸾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他的一个字。
    身上一轻,他走了。
    拂晓的清风经过庭院,门扇咔咔轻响,温鸾捂住了心口。
    什么也比不得刺杀皇上的大案,京城很是折腾了几日,各级官府均严阵以待,延长宵禁时间,搜查各家各户,生怕漏掉一点线索。
    后来,不仅是京城,搜查范围扩大到北直隶,甚至河南、晋中等地,都过筛子似地查人查户。
    如此严密的搜查,躲在京郊某处山坳子的宋南一叶向晚很快坚持不住了。
    叶向晚一心回金陵,“只有那里才是安全的,建昌帝的手够不到长江以南,那是世家大族实际控制的地盘。”
    宋南一嗤笑道:“怎么回?到处都是搜查的官兵,我们一下山就会被发现。”
    “我受够了!”叶向晚霍地起身,扯着身上又脏又丑的衣服喊道,“你看看我,看看我像什么样子?我宁肯死,也绝不要这样卑贱地活!”
    宋南一同样没好到哪里去,胡子拉碴,头发乱得像一窝草,却是毫不在意,“只有这样,才能逃过官府的搜查——谁能想到叶家金尊玉贵的嫡出二小姐,竟混得和老乞婆差不多?”
    说完,还笑了声。
    叶向晚涨红着脸,愤愤盯视着他,已是不掩饰对他的厌恶排斥。
    如果没有听他的就好了,她想,或者杀了他也不错,反正小石死了,书香也被他灭了口,那些泥腿子只见过宋南一,没见过她。
    只要宋南一死了,此案就可以了结,与她再无干系。
    她不由悄悄摸了下藏在袖中的匕首,佯装不经意地看向宋南一,却是刚好与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碰个正着,当即脸色一白。
    “我猜……叶家知道太上皇的下落。”宋南一浅浅笑道,“使臣团无一生还,也是叶家下的手,对吧?能在瓦剌的地盘上搞这么大的动作,还能一点风声不露,太上皇、叶家到底许给瓦剌多少好处?”
    叶向晚警惕地打量他两眼,干脆来个一问三不知,“祖父他们都不要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可你说过,你的母亲不容许书音背叛你,也就是说,你还没被他们彻底抛弃。”
    宋南一凑到她跟前,“招安铁定是不成了,咱们立了大功,太上皇必定欢喜,不如我们去找他?官府肯定以为我们南下避难,谁也想不到我们北上去瓦剌。”
    他一笑,脸上那大块的疤痕就会颤动,映着忽明忽暗的火光,越发显得不可入目。
    叶向晚嫌弃地推开他,坐得离他更远些,“别想了,我不知道太上皇在哪里。”
    “你不知道,叶家家主知道。”宋南一冷冷道,“你写信,问你祖父。”
    叶向晚简直要气笑了,“先不说祖父会不会告诉我,就算我写了,寄得出去吗?”
    宋南一又凑过来,“叶家有暗桩,我们从土城镇离开后,护送你的那几个侍卫,缘何突然失踪?一定是接到上司的命令,执行更要紧的任务去了。算算日子,应该就是太上皇失踪的时间,他们,一定是去瓦剌接太上皇了。”
    叶向晚瞠目,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油然升起,眼前这个人,她一直认为可以随意拿捏的糊涂少爷羔子,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狼一般阴险狡诈。
    不能留他了。
    手刚探到袖中,眼前突然白光一闪,紧接着脖子一凉。
    叶向晚捂住脖子,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
    “想杀我,你也得有这个能耐。”宋南一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慢慢欣赏着她逐渐苍白的脸。
    “我恨叶家,如果不是你们挑唆我母亲,让她误以为你们能救我父亲,她就不会和叶家联姻,中了你们的圈套。”
    “我父亲的确想要太上皇还朝,可他从未想过谋反,不过是暗中打听太上皇的下落罢了,虽然招致皇上猜忌,可罪不至死。”
    “我母亲来探监的前一晚,我已经下决心要投靠皇上,就算不能保住国公府的爵位,一家老小的平安总是有的,我和鸾儿……也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全是因为你们!你们定是早早暗示我母亲,叶家可救宋家!”
    “你们根本没打算救我爹,相反,你们要用宋家吸引皇上的注意力,好暗中布局,赎回太上皇!”
    “原本我想不到这些的,太上皇失踪的消息一传来,我立刻就想到这点。”宋南一哈哈大笑着,眼泪不住流出眼眶,“我们宋家,成了你们叶家的棋子,一开始就注定被抛弃的棋子!”
    “现在,你去死吧。”
    宋南一抹掉眼泪,表情愈发癫狂,“而我,还要活着,直到杀死高晟,搞垮叶家,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做梦……”叶向晚积攒起最后的力气,狠狠吐了他一口血,“宋南一,我在地狱,等着你。”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3-06-21 23:59:52~2023-06-22 23:49: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035388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5章
    ◎第一次主动吻他◎
    火苗舔舐着焦枯的木头, 毕毕剥剥的香,宋南一瘫坐在地,呼哧呼哧地喘气。
    叶向晚躺在地上, 眼珠子凸出来,嘴巴大张着, 扭曲的面容凝聚着生命最后的恐惧和愤恨。
    冲动带来的刺激和兴奋过后,宋南一开始后怕了。
    杀掉叶向晚的同时, 他也失去了目前唯一可以依靠、可以利用的叶家权势。
    朝廷在缉拿他,康王已选择站队皇上,父亲的诸多旧部, 不是被架空变得毫无实权,就是甘做高晟的走狗,全然忘记了昔日父亲对他们的照拂。
    现今怎么办?
    京城是不能回去了, 南下更没可能,便是这个山坳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发现。
    宋南一的视线落在叶向晚身上, 呆滞片刻,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疯了似的撕掳她的衣服。
    啪嗒,一个绢丝小包从叶向晚的贴身小衣中滚落。
    宋南一哆嗦着手打开, 里面是个拇指盖儿大小的羊脂玉印鉴,底面没有刻着名号, 只有一片样式别致的银杏叶。
    果然,叶家没有收走叶向晚的印鉴。
    叶家在京城肯定埋着暗桩,把这些人引出来, 或许能从他们口中推断出太上皇的下落。
    他要去找太上皇!
    他出生当日, 恩封定国公世子爵位的圣旨就送到了家中, 其他人家都是嫡长子十岁之后才能奏请封爵。
    宋家给他办周岁酒那天,太上皇甚至特意来了一趟,这在京城可是头一份!
    太上皇看他也和亲儿子差不多了。
    就凭父亲与太上皇的情义,就凭宋家为太上皇家破人亡,太上皇必会庇佑他,哪怕他的脸毁了,也定能出入朝堂,做得御前第一人。
    丝毫不逊于高晟,不,比他还要风光,比他还有权势,比他还叫人惊惧。
    彼时,定国公府又将会是大周第一世家。宋南一摸摸脸上的疤痕,阴森又得意地笑起来。
    俨然忘了刚才说的打算投靠皇上的话。
    他看着叶向晚,脱下破旧的长袍,光着膀子,拿起匕首,一刀刀剔下去。
    血、肉、泥土混在一起,深山老林,窝棚摇摇欲坠,夜枭怪叫着,看见有人背着沉重的包袱,走到河边,包袱一抖,里面零零散散的东西都散入河中。
    窝棚着了火,映得那人如鬼似魅。
    这样偏僻的地方,即便山林起了火,也要天亮才有人发现,到那时这里早烧成一片灰烬,什么都瞧不出来。
    宋南一如是想着,随手在官道旁的树上刻下一片银杏叶,和印鉴上的图案大差不离。
    只要安心等着,叶家暗桩自会寻过来,若要问叶向晚的下落,只说与她商议好了,她南下金陵避难,留他守在京中刺探消息。
    生怕官兵查到他头上,宋南一干脆用匕首在另一半脸轻轻划了几道。
    真疼啊,但比烧伤好得多,上次有叶向晚给的伤药,这次他什么都没有,烧伤容易感染,没有伤药实在太危险了,他可不能死。
    他依旧装作乞丐,悄悄溜进山下的村子躲了几日,无事发生,便又往京城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留叶家的暗号。
    或许是他掩饰得太好,就这样一路走进城门,都没被高晟的人发现。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依旧繁华热闹的京城,恍惚间有如隔世,他可真想大哭一场。
    已是八月初,随着断断续续的秋雨,京城一早一晚已是寒意袭人。
    否极泰来,他默念一句,裹紧身上的破袍子,寻了一处早已荒芜的土地庙。这里是他和温鸾第一次出逃时,约定见面的地方。
    看到那封他仿写的信,鸾儿一定会怨恨他的吧,可他没办法,反正她有高晟护着,绝不会出事。
    如今也没听说鸾儿入狱的消息,说明他的预料是对的。
    那个高晟,可真是疼爱她,如果鸾儿多疼惜他一点,多想想他们这些年的情谊,直接在枕边把高晟杀了,哪还有这么多磨难!
    宋南一重重叹息一声,翻身睡去。
    又过了几日,不知为何,一直没等到叶家暗桩来寻他,宋南一不由暗暗发急,但好的一方面是,也没人发觉他的身份。
    这日傍晚,他端着讨来的半碗稀饭一个干饼回来,见庙门上多了一片小小的银杏叶,顿时喜出望外,把碗一扔,推门就说:“你们可算来了!”
    话音甫落,人已和庙中的木雕泥塑一样呆住了。
    夕阳的余晖斜斜照进来,尘土在光束中欢呼雀跃,他坐在光影中,含笑看着自己。
    “宋南一,你在等谁?”高晟微微挑眉。
    宋南一转身就跑,可脚还没落地,就被人反剪了双臂,膝窝一痛,扑通,来了个狗啃泥。

章节目录

锦衣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瓜子和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瓜子和茶并收藏锦衣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