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噩梦吗?”同样的问题再次重复。
    两人目光即将撞上的瞬间,韩慎将其转移。陷入余光的是他微张的唇,还有宣告白日的冷清天空,书桌上原本堆迭的书本也减少几厘米。
    江夏希的手就快触碰到下颚,势要将其它捧起,伴生的是温热气息。
    顷刻之间挺直腰背,拽起他的衣领往下带,闭上双眼时鼻梁的肌肉也被拉扯往上,格外紧绷的唇与眼前的男生对比格外鲜明。
    分开的双唇竟带着微弱颤抖,探出的舌尖灵巧极了,在他口中扫荡过后又缠绕上去,往喉咙深处牵引。
    攀上腰际的手开始收紧,随着汗液流失的体温仿佛被聚拢回来。
    绵长的吻结束后,额头随之抵上江夏希胸脯,宛若新生猫咪,仍未睁眼也要在母亲怀里寻找温存。
    韩慎此刻正睁大双眼,心跳猛烈得能直接传达到对方身上。
    应该没有被发现吧,她想。
    当这想法产生的一瞬间,胸腔像是被拳头用力猛砸,疼得额角再次渗出薄汗。
    “你醒这么早?”努力使声音听起来毫无波澜。
    现在轮到他寂静无声了,垂下的头软发凌乱,相互交织纠缠。
    手跟着不安分,钻进单薄的睡衣,触上乳尖,倏尔轻轻拉扯。怀中的人宛如乐器,演奏者指甲简单的动作,也能让其产生美妙的叮咛,手指不停,乐曲便不会结束。
    “我妈叫我回家过年。”
    一曲终了,韩慎娇喘连连,翕动在颈窝的睫毛更让人全身发软,干燥的大腿根也渐渐透出湿意。
    难怪醒这么早。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小狗。”
    韩慎逮着江夏希去到熟悉的铺子,老板笑着和她招呼,调笑问道怎么带了个弟弟。
    “听到了吗,你还是个小鬼啊。”
    “姐姐要赶我出去吗……”
    江夏希咽下口中的食物,低着头眉目乖顺,眼看韩慎把飘乱的头发撇到耳后,脸颊在明亮的灯光下泛出隐隐红润。
    韩慎捧起碗,舌尖点在汤汁上刚好能试探温度,一饮而尽。
    许久的沉默后,韩慎偷偷转动眼珠,轻叹一口气后,选择承接那道宛若能够灼穿面容的目光。
    “那你怎么跟你妈解释夜不归宿。”
    他又开始一言不发了,一手支撑低垂的脑袋,另一手握勺,在面前的砂锅里不断捣弄。
    单面煎蛋被刺破,金黄色的浓稠蛋液从裂缝缓慢漏出,渗透进米饭的缝隙之中。散出焦香的锅巴被勺子一点点从底部翻起,紧接着就被戳碎成小块,最终蛋黄也留不下完整形状,搅拌消失在饭粒之中。
    丝毫不在意有意几滴欲逃窜的液滴落到砂锅滚烫的内壁上,微弱的滋滋声响起后,立刻凝固。青菜也七横八竖的躺在饭面。
    每次送进嘴里的分量,还没指甲盖大。
    韩慎新点的热椰奶都已降至温暖,他那边吃了连四分之一都没有。
    握住他的手腕,勺子立刻转向,最后拐进了她嘴里。
    “再肥来就行呢。”
    她口中的食物也未咽下,话音也未消失,餐桌那头的小狗耳朵也不再耷拉向下,甚至都能看到尾巴从地面收起,卷在背后快速摇摆。
    就连眼眸也笑得微弯。
    “等会吃完回去做成就了。”
    之前两人一起玩的游戏,在进入高三之后韩慎早就把还有武器护甲宠物的事统统抛之脑后,横冲直撞的前任,家里莫名其妙多出的小狗,唐突出现的旧物勾起了过于久远的回忆,一切都像眼前这场降水,来得措手不及。
    “姐姐……好大的雨。”
    “……”
    韩慎在下雨的日子里只会变得奇怪。从以前上学碰上雨天会变得暴躁,到现在工作了脑子运转会变慢,行为产生变化,但雨造成的烦躁未曾消退半分。
    “姐姐,跑吗?”
    “  ……”
    下班时偶尔也能见过冒雨闯出校门后立刻牵手奔向公车的学生,然而现在同样的事即将要上演在自己身上。
    “我……讨厌下雨。”
    店铺外的屋檐顶多一尺宽,裤脚早就湿透,毛绒拖鞋好似落水小兔。
    韩慎抱紧双臂,身体带着颤抖,始终迈不出这一步。
    手腕被扯过,一个趔趄险些摔下台阶,却被实实在在地接住。
    “我们跑回去吧。”
    偷偷说:逐渐适应了臭打工的生活状态,偷偷回来啦,可能会慢一些,但是会努力更新哒

章节目录

与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野木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木兰并收藏与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