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端午那日,他们不?是已经有?过了吗?可?今日又是怎么回?事?喜帕上的落红又是怎么回?事?
    谢誉用手?臂撑着身?子,斜倚着软枕,弯了弯眉眼,道:“喜欢吗?我送你的惊喜。”
    他这么说,苏意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难怪,之前他夜夜去她?屋里,什么都做了,却总在最?后关头停下。
    原来如此。
    “你这是骗婚!”苏意凝抬手?,狠狠在谢誉胳膊上掐了一下。
    谢誉假装疼得惊呼了一声,挑眉道:“是又怎么样,反正你又不?可?能嫁给别人。”
    “咱们拉过勾,永远天下第?一好。”
    好,这话?,苏意凝无法反驳。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
    苏意凝抿了抿唇,低头看着自己着一身?痕迹,不?用想,明天十层粉也?盖不?住她?脖子上的那些痕迹了,她?还怎么进宫谢恩?
    偏偏谢誉还一直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又凑过来,意犹未尽地在她?耳垂上啄了一下。
    她?抬眸,看了谢誉一眼,趁他不?备,抬起脚,一脚将他踢下了床。
    “去你的吧,你自己跟自己天下第?一好吧!”

章节目录

姝色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皮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皮卡并收藏姝色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