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想拖延时间,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你?的?。”
    他对于苏意凝的?感情?,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喜欢多?一点,还是厌恶更多?一点。少时在苏家学堂那一年,他总会忍不住地偷偷观察她,她并不是个热情?的?人,比较起苏家另外两位女娘,苏意凝沉静得近乎透明。
    她总是早早便会来到学堂,站在廊下同女使闲聊或是背默前?一日的?功课。又总是最后一个才离开学堂,时常被先?生责罚,所著文章也是语句不通词不达意,常常引来众人哄堂大?笑。
    但杨慎没见过苏意凝因此而羞愤眼红过,更别提落泪。
    那时他便想,这个姑娘倒是有趣,年纪小小的?,心却若磐石一般坚硬。也不知,她哭出来,是什么样子。
    所以第二日,杨慎便从树上摘了几只肥腻的?毛虫,下学后趁人不备扔在了苏意凝的?裙子上。她瞧见了,眉头都没眨,指使谢誉替她掸掉。
    谢誉不肯,她便使坏,一甩衣袖,将毛虫甩到了谢誉身上,还朝他扬眉,问他:“你?怎么这么幼稚?我五岁都不玩毛毛虫。”
    那一刻的?苏意凝,光彩夺目,笑容璀璨。是杨慎不曾见过的?。
    他躲在一旁,看着?他们俩忽然就追着?打了起来,那时的?杨慎便想,这样美丽的?笑容,若是哭起来,肯定会更好看。他好想毁了这张笑脸。
    想到这,杨慎再次伸手,探向?苏意凝的?裙摆,他眉头紧皱,呼吸急促,眼底闪着?一丝邪恶的?光:“我少时几次三番想要同你?说说话?,你?都是一副冷淡模样。你?总得为你?的?目中无人付出代价。”
    他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什么,手却顺着?苏意凝的?腿,往上走了几分。
    “你?简直心理变态。”苏意凝骂道。
    杨慎微顿了一下,神思恍惚了片刻。
    便就是他这几息的?失神,苏意凝抓准了时机,抬起手,将袖中藏着?的?金簪狠狠地扎进了杨慎的?左眼,而后趁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又迅速抽离,再次用力准备扎入杨慎的?右眼。
    她刚刚说过,若是杨慎敢碰她一下,她定然要叫他一辈子都在后悔中渡过。
    不过可惜,她的?第二击被杨慎躲了,只扎到了他的?眼尾。
    但也足够杨慎吃一壶了,他尖叫一声,松开了苏意凝,捂住了自己正往外流着?鲜血的?眼睛,嘴里骂道:“贱人,你?敢伤我!”
    趁这个空隙,苏意凝直接跳下了马车,在地上滚了一下,也顾不上是否受伤,爬起来便往远处跑。
    杨慎的?眼睛一片血红,根本看不清周围环境,只能大?喊着?:“来人,去把她给我追回来。”
    原本退出去的?小厮这才推开门闯了进来,见到杨慎这副模样,纷纷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去追苏意凝。
    苏意凝刚刚摔下马车时崴了脚,牵扯到了之前?的?旧伤,此刻脚腕处疼痛难忍,几乎寸步难行。但她不敢停下,只能拼着?一口气,往前?跑,企图能找到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
    然后等待长姐和?文鸳来寻她。
    但她又不敢太过寄期望于旁人,若是他们不来寻她,她总不能等死?,总得想想法子。
    苏意凝一面逃着?,一面飞快地思索着?该怎么办。
    她腰间坠着?的?玉佩因她的?动作而发出碰撞声,苏意凝伸手摸向?了腰间,几乎是霎那间,她便相处了法子,猛地将腰间玉佩拽下,扔到了另一个方向?的?地上,而后拼命往前?跑。
    只希望来追她的?人能看见那只玉佩,从而误判她的?方向?。
    她受伤的?那只脚腕疼得厉害,几乎是被她拖着?走的?。可纵使是这样的?彻骨疼痛,也没能让苏意凝服软。
    可命运却跟她开了个玩笑,再往前?几步,便是一堵高墙。
    依着?她现在的?样子,想翻墙逃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但留在原地,迟早会被人抓住。
    苏意凝靠着?墙壁,手里紧紧握着?沾了血的?金簪,胸腔剧烈起伏,警惕地看着?四周。
    不多?时,园子里渐渐传来了人声和?嘈杂的?脚步声,苏意凝强迫自己冷静一点,想着?等会该怎么说,才能尝试一下,策反这些来抓她的?人。
    她如今的?身份并不低,银钱也有,这些人敢替杨慎办这事,定然是要财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那么如果她给出的?诱惑更大?,是不是对方就能替她办事呢?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苏意凝不免还是有些悲观。毕竟,杨慎不会带不信任的?人出来的?。她几乎没有策反他们的?可能。
    思绪很乱,但苏意凝还是想挣扎一下。
    忽然,她隐约听?到了混乱的?人声中参杂着?一句熟悉的?声音,正在喊她的?乳名。
    “蛮蛮!”
    苏意凝猛地攥住了裙摆,高声应道:“谢誉,我在这,围墙着?!”
    嘈杂的?人声停了下来,但脚步声更快了。
    几息之间,风尘仆仆,健步如飞的?谢誉便出现在她的?面前?,看见她时,谢誉明显松了口气,站在她面前?死?死?盯着?她。
    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并没开口,只是盯着?苏意凝看,一面平复心绪,一面拉开了苏意凝紧紧攥着?金簪的?手。
    他越是沉默,苏意凝越是觉得他应当十分愤怒。
    “我没事,你?别担心。”苏意凝先?开了口。
    下一刻,不等她反应过来,谢誉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还说没事,你?的?脚腕都肿了。”
    “等着?,我这就去废了他。”
    不远处,杨慎的?人正被几名官兵压着?站在地上。而杨慎本人则被人压着?跪在了地上。
    他满脸是血,双手被缚,却在看见苏意凝那一刻仍旧试图挣扎着?起身。
    “来人,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压着?他官兵领命,立刻便用粗壮的?军棍打向?了杨慎的?双腿。
    苏意凝别过了头,半点也不想再看他:“别弄出人命,把他交给廷尉府,犯不着?为这样的?人背上人命官司。”
    杨慎毕竟是杨家嫡子,又是探花郎是朝廷命官。她担心谢誉真?的?冲动之下杀了他,恐怕自己也会落下一个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
    谢誉抱着?她,往旁边走了走:“好,不杀,把他交给廷尉府。”
    说完,他将苏意凝放到了一旁的?石头上,转身朝着?官兵那边喊了一声:“淮序,麻烦你?来看看她的?脚腕,之前?便有旧伤,刚刚又扭到了。”
    苏意凝也跟着?抬头朝那边看去,便见官兵之间,正站着?一个一身青色长衫背着?药箱的?年轻人,见她朝他看去,那人朝她点了点头,微微笑了一下,便往这边走来。
    “这位便是我之前?同你?说过的?朋友,金陵王家人,王淮序。”谢誉淡淡道。
    “王公子,费心了。”苏意凝朝对方点了点头,也笑了笑。
    王淮序话?不多?,只说了句举手之劳,便蹲下了身,开始查看苏意凝的?脚腕。
    另一边,杨慎被人打断了腿,疼得晕了过去。
    “你?怎会来?”苏意凝诧异地抬头问谢誉。
    谢誉的?注意力全在她的?腿上,听?她这么问,觉得没什么需要隐瞒苏意凝的?,便开口道:“几个月前?,白矾楼死?了一个新科进士,廷尉府查了很久,最终查到了六皇子头上。但始终没有证据,我们想着?从六皇子身边的?人下手,昨日秦王派人去京郊苏家庄子里找了苏意如一趟。”
    “苏意如被六皇子所弃,便将一切据实相告。那名举子正是六皇子所杀,她亲眼目睹,因为害怕所以赖到了你?的?头上,也因此之前?六皇子曾对你?下过手,但被我救了。后来你?便谨慎了起来,他没再寻到机会下手,而且正好朝堂之上也有不少人弹劾他,六皇子自顾不暇,就没空料理你?。”
    “我们根据苏意如提供的?线索,顺利找到了那日负责杀害那名举子的?杀手,连夜严刑拷问,最终问出了结果,六皇子现下已被陛下幽禁在府中了。”
    苏意凝皱了皱眉头:“那与杨慎有何?关系?”
    谢誉看了杨慎一眼,道:“因为他从一开始,便是六皇子的?人。六皇子在朝中培植势力,看上了他。但以杨慎之才,很难在朝中谋得要职。所以六皇子便买通了阅卷官,将杨慎的?考卷与那名举子的?考卷换了,并且为了掩盖真?相,杀人灭口还在后来销毁了两份考卷。”
    “廷尉府查案时,翻阅今年的?答卷,才发现少了两份。”
    “闻清派人去捉拿杨慎时,我正巧也在,下属来复命说杨慎带着?一名孕妇出了府,正往京郊荒园而去。我便觉得有蹊跷,跟了过来。”
    苏意凝点了点头,她没想到,这里头居然还有这么多?事。
    原本,她还以为杨慎是个温厚的?读书人,现在再看他,只觉得他侮辱了读书人三个字。
    两人说话?间,自人群里又钻出了几个人。
    姗姗来迟的?苏意韵带着?自己买来的?十几个护卫,急匆匆赶来,她急得发髻都跑松散了,只看了一眼苏意凝和?正站在她身侧的?谢誉,便大?喊道:“妹妹,是不是他拐了你??”
    “你?受伤了吗?”
    苏意韵指着?晕倒在地的?杨慎,问她。
    “没事,只是崴了脚。”苏意凝回她。
    大?概是太过生气,苏意韵听?到这话?,猛地跑向?杨慎,不顾形象地冲到杨慎面前?,对着?他一通乱踢。
    “我打死?你?,你?这个狗东西?,居然敢伤我妹妹。”
    “来人呐,快来跟我一起打。”
    “打死?为止。”
    苏意韵性子急,朝杨慎踢下去的?脚,处处都是要害。
    “快拦住我姐姐,她一根筋,真?的?会将人打死?。”
    苏意凝心中一紧,生怕她真?的?把人踢死?了。杨慎虽然犯了罪,但他们不能乱用私刑。
    她话?音刚落,刚刚还蹲在她面前?替她包扎脚腕的?人忽然就站起了身,朝着?苏意韵跑去,一把将苏意韵拉住。
    苏意韵踢向?杨慎点的?脚落了空,身子不稳,朝后趔趄了一下,倒了进了王淮序的?怀里。
    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从对方怀里起身,站稳了身形,迁怒于人,开口就骂:“你?不长眼吗,拉我做什么?给我打他啊!”
    说完,她才抬头去看来人。
    忽然,便停了骂声。
    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道:“河神?”
    王淮序莫名被骂,却也没有恼,只低头看着?她,微微点头:“嫦娥仙子,好巧。”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王淮序低笑一声, 见苏意韵已经站稳了身?形,又岔开了思绪没再想着打死杨慎,往后退了一步, 与她?保持了一些距离。
    苏意韵还在发呆,忽然就笑了:“你果然是河神啊,怎么我次次遇险,都有?你?”
    王淮序又笑了一下, 他发觉只要?是面对这个大名鼎鼎的苏大姑娘, 他总是发自内心的,想笑。
    忍都忍不住。还真是,可?爱。
    “姐姐, 你别再生气了, 我没什么大?碍,”苏意凝没听清两人的对话?,见王淮序往后退了一步, 以为苏意韵又在乱发脾气,喊了她?一声,“你快来扶我, 我想回?家了。”
    苏意韵朝那边看了一眼, 应了一声:“好, 这就来!”

章节目录

姝色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皮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皮卡并收藏姝色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