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作恶之时?,怎么不想今日?呢?”苏意凝嫌弃的后退,将衣摆从郑氏的手中抽了出来。
    郑氏颓废地佐到了地上,但并不肯认错:“我做错了什么?试问哪个母亲不为自己的孩子考虑?你们三个的存在,便是挡了我孩子的路,从前有大郎,整个苏府哪个人?能?瞧得上四郎?便是这伯爵府的爵位,日?后也会是大郎的。我的四郎呢,他能?得到什么,只能?考科举取士,熬上一辈子,也不过是个清贫的小官吏。”
    “我为何?不能?为我的孩子谋划?谁让你们挡了我儿的道!”
    他们兄妹三人?,难道就不是旁人?的孩子吗?为了自己的孩子,便可以祸害旁人?的孩子吗?
    作恶之人?,总是会有千万种理由?,试图为自己的恶言恶行寻一个合理的借口。
    同她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精力。苏意凝再也不想听郑氏歪曲事实了,转身?离开,任由?郑氏在她身?后叫喊着。
    *
    另一边,忠勤伯府后院。六皇子不认账,苏澈也没法子逼迫六皇子,更何?况这事他们苏家并不占理。
    苏意如与六皇子并无婚姻,也并非他府中的侍妾,她有了身?孕硬要说是六皇子的,说到哪去?,都说不通。况且,这事传扬出去?,整个苏府都会跟着丢脸。
    苏澈一下子也没了主意,他连打骂苏意如都不敢了,毕竟她肚子里极有可能?怀的是皇子龙孙,万一哪日?六皇子就愿意认了呢?苏意如他现在轻易得罪不起。
    若是寻常人?家,出了这等?丑事,先不论对?方是谁,苏意如皮肉之苦绝对?是免不了的。可偏偏苏澈是个爱攀附权贵之人?,心里虽然恨极了苏意如行此悖逆纲常之事,但却?又不敢轻易处罚她。
    一直到苏意如有孕的事情被发现后的第三日?夜里,苏府护卫巡查时?,抓住了一名窃贼。
    此人?一看便是熟悉府中院落布置,被护卫发现时?,正从假山旁的抄手游廊借小道往苏意如的院子里去?。
    原本?府里的护卫并不会出现在那,只是苏澈害怕苏意如肚子里那个极有可能?贵不可言的胎儿出现意外,特意给苏意如院子四周加了一层护卫。
    贼人?被五花大绑押至前厅时?,苏意凝刚巧因为即将大婚有些?事情想问问苏澈,便带着祖母一起在苏澈那闲聊。
    二房的人?邀了族中几名颇有威望的长老来同苏澈谈过继子嗣之事。
    护卫们押着贼人?路过,原本?并不需进前厅的,是苏意韵喊了一声:“你们抓了个什么人??”
    前厅众人?纷纷朝那边看去?,有长老诧异,高门大院的,怎么会有贼人??
    苏澈正被几个长老劝他过继二房子嗣的大道理说的头疼,抬手指了指为首的护卫:“将人?带上了。”
    蒙着面的纱布揭开,苏意凝身?旁的文鸳惊呼了一声。
    “叫喊什么?”苏澈白了她一眼,“不过是个毛贼。”
    文鸳欲言又止,吞吞吐吐道:“主君息怒,奴婢并非有意惊扰到大家,只是奴婢看着贼人?甚至眼熟,像是在哪见过。”
    这话一说,众人?也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正跪在地上的贼人?身?上。
    二房的大娘子猛地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哎呀!这不是三姑娘院里的随从吗?是不是弄错了!”
    苏澈的脸色黑了几分,指着护卫骂道。
    “你们干什么吃的?自己人?都不认识?”
    为首的护卫立马拱手作揖:“回主君,此人?身?着夜行衣,行为古怪,被我们拿下时?正从小路绕到三姑娘院子后门的狗洞处。我们怕其伤害三姑娘,所以才将人?拿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被压在地上的小厮紧跟着开口:“主君冤枉啊,小的并无恶意。”
    “那你为何?乔装打扮,鬼鬼祟祟?”护卫追问。
    小厮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苏澈也没了耐心,他正为二房咄咄逼人?要他过继自私而?烦着,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厮,怒火中烧:“奇装异服,在夜里鬼鬼祟祟进姑娘院子,拉出去?乱棍打死为止。”
    护卫们得令,立刻便要去?拉他。
    小厮被拉着往后走了几步,挣扎着再不肯走:“主君冤枉啊,是三姑娘约我的,是三姑娘!我屋子里还有三姑娘给我的信!”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苏澈的脸拉的老长,看着小厮,气的哆嗦:“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打死!快!打死!”
    护卫们捂住了小厮的嘴,将他拖了出去?,很快外头便传来了乱棍和惨叫声。
    苏澈黑着脸,朝着众人?道:“事情改日?再议,我现下有更紧急的事。”说完,他便抛下众人?,朝着苏意如的院子飞奔而?去?。
    众人?见他这样,再联想一下小厮的话,哪里还有什么不懂的,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知?肚明?,但都没有说破。
    苏意凝没再多留,回了自己院子。
    “妹妹,”苏意韵跟在她身?后喊她,“你说父亲这次会信吗?”
    苏意凝顿足,回眸看了一眼苏意韵:“由?不得他不信,也由?不得苏意如狡辩。人?已经被父亲打死了,死无对?证,二房那边会让这个事坐实的。”
    “况且,这事本?来就是真的。”
    苏意韵不解:“你一早就知?道?前些?日?子咱们不是只查到三妹妹买坐胎药吗?你何?时?知?道的?所以你今日?是故意让我和文鸳演这一出?”
    苏意凝找苏意韵时?,只说了让她在人?多的时?候,务必留下被押过来的贼人?,却?没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事。如今一看,她似乎每一步,都算好了。
    苏意凝点了点头:“嗯,一早便知?。从你查到她买坐胎药开始,我便派人?留意她的动向?了。不过她也谨慎,有了身?孕后,便再没见过那名小厮,甚至一直想杀人?灭口。”
    “那今日?……”苏意韵不解。
    文鸳扶着苏意凝的胳膊,低着头道:“三姑娘的字迹,并不难模仿的。倒是您和我们姑娘的,确实是旁人?没法伪造。”
    苏意韵笑了笑:“原来是你模仿三妹妹的笔迹约了那人?啊!幸好我的字迹独一无二。不过你家姑娘那鸡爪爬一般的字迹,也确实是旁人?难学。”
    苏意凝不痛不痒地掐了一把苏意韵的胳膊,也笑了:“姐姐你就別五十步笑百步了吧,你那一手字,比鸡爪爬也好不到哪去?。”
    苏意韵被掐了一下,立马追过来打苏意凝。月色映着两人?回去?的小路,光辉洒满了地面,两人?提着裙摆,在小路上追逐打闹着,似幼童一般。
    这是难得的,她们从前不曾有过的快乐时?光。
    年幼时?,苏意韵在大娘子院里,苏意凝在老太太院里,两人?虽日?日?见面,却?极少交流。郑氏总教导苏意韵,她是府里的嫡小姐,什么好的香的,都该是她的,旁人?若是不肯给,可以直接抢来。
    幼时?的苏意韵并不聪明?,不懂是非善恶,信以为真,同姐妹们一起玩时?,总是嚣张跋扈的。因此,苏意凝大多时?候,都是躲着她的。
    怕被她打。虽然苏意韵从没真的动过手,但小孩子的世界里,苏意韵那样的作派,已经是很让人?胆怯的了。
    一来二去?,两人?虽是亲姐妹,却?也十分生疏。
    现下姐妹二人?你追我打的,隔一会儿又手拉着手一起往回走,彼此之间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这份温馨好像将过往那些?缺失了的岁月,也填满了。
    她们错过了彼此的幼年时?,但却?拥有了此刻,以及未来的日?子。
    *
    次日?一早,苏意凝派去?苏意如院里的女使便来回话。说昨日?夜里苏澈逼问苏意如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起先苏意如还嘴硬。后来苏澈索性派人?将那小厮的尸体?扔到了苏意如面前。
    她吓破了胆,承认了。
    苏澈大怒,不知?是因为美梦破碎,还是愤怒于苏意如敢混淆皇室血脉,命人?熬了好几碗落胎药,当场便给苏意如灌下。
    苏意如喝下落胎药后不到半刻钟便开始腹痛,一直到清晨,仍旧疼得满床打滚,但却?并未见有落胎的迹象。
    看样子,这胎儿确实如太医所说,胎像稳固健康的很,便是被灌下了这么多碗落胎药,也没能?打下来。
    但苏意如承受不住压力,状若疯癫,但不知?是真疯还是假疯。
    苏意如先前便断了一条腿,如今有怀着孕,未免她事传出去?丢人?,苏澈竟派人?将她赶出了苏家,送到了乡下庄子里自生自灭。
    虎毒尚且不食子,苏澈倒是真狠毒。
    而?另一边,谢誉听闻郑氏在狱中仍旧死不悔改,不舍昼夜地咒骂苏意凝姐妹俩。
    他垂眸思索了一番,同身?旁的小厮道:“她既然不想痛痛快快的死,那便让她活着吧。”
    痛苦的如同蝼蚁一般的活着。
    看着她引以为傲的一双儿女,落入泥泞里,永远无法翻身?。
    第55章
    因苏意凝大婚将近, 苏意如这事便被苏澈压了下来勒令府中人不允许泄漏半个字,又特?地?去了一趟二房那?边,旁敲侧击地说了许多话。
    但他没松口答应过?继的事, 也不知是在期盼什么。难不成还指望苏典能活着回忠勤伯府吗?
    他所犯之事,便是侥幸免了死罪,恐怕也逃不掉流放千里的刑罚。二房的人忽然也不那?么急了,只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苏澈垂死挣扎, 总归他们大房这一脉, 只余两个女流之辈了。
    日子过?得飞快,越是临近大婚,这日子便似长了翅膀一般。苏意韵日日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同威北侯府彻底分道扬镳的日子, 美滋滋的盘算着和离之后的美好日子。
    “妹妹, 还有三?日你便要成?婚了,日后咱们姐妹再见恐怕不容易了。”日子数着数着,苏意韵倒有几分惆怅。
    她忽然就觉得有几分不舍了。
    不过?她又转念想了想, 苏意凝嫁的人是谢誉,是她心心念念的少年郎,她应当会过?得极幸福, 那?见不见她这个姐姐, 也没什么大事。
    苏意凝过?的幸福比较重要。
    想到这, 苏意韵又将眼泪憋了回去, 大方?地?挥了挥手?:“走,出门去逛逛,今日不论你看上什么了,姐姐都买给你。”
    她少时不懂事, 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好姐姐。如今好不容易做了几天贴心姐姐,妹妹就要嫁人了。诶, 真可惜。
    苏意韵挽住了苏意凝的手?臂,将头搁在了她的肩上,轻轻叹气。
    两人一同出了院门,往马车边走去。他们俩一动一静,看上去苏意凝到才像是那?个姐姐,她拍了拍苏意韵的手?背:“姐姐既舍不得我,不若和离之后搬去我隔壁的园子里,只隔了一条街,可以日日来,今日咱们便去将园子买下。”
    苏意韵的眼睛亮了亮,飞快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不了,我要留在家中照顾祖母,太医说祖母被郑氏长年累月的用慢性药毒害着,伤了根基。”
    她说完这话,姐妹俩都沉默了许久。隔了一会,苏意凝想了想,道:“我听谢誉说,他有个在北疆认识的好友,医术了得,专治疑难杂症,恰巧最近几个月来了金陵城,改日不如叫他来替祖母看看呢?宫里的太医大多保守,怕伤及祖母身体?用药施针都比较谨慎,外头的大夫说不定有什么更好的法?子呢?”
    闻言,苏意韵也跟着点了点头。
    若真有用,那?她也得找这个大夫把把脉,她这多年未孕,恐怕是不好治,但也得治。治好了,她找十个八个面首,生几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带去威北侯府门前玩沙子和泥巴,气死他们。
    她是不打算再嫁人了,毕竟人不可以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
    但是,她想有个孩子,非常想,越是得不到越想,这件事压在她心里好几年了。
    “那?位大夫叫什么,住在哪?不如明日我便派人去请?”
    苏意凝顿了顿,想了想谢誉同她说过?的话:“好像,姓王,据说祖上世代行医。”
    “哦,”苏意韵点了点头“太医院那?个总会来给祖母请平安脉的太医,是不是也姓王。”
    王是大姓,光金陵城就不知道有多少姓王的人家了。便是医药世家,金陵城也有一个,自前朝起便能人辈出,如今一家三?代都在太医院任职。
    苏意凝点了点头:“嗯,正是琅琊王氏分□□个医药世家王氏。”
    听到她说这话,苏意韵又泄了气,这个王氏她知道,太医院的小王大人便替她诊过?脉,说她这辈子也不可能有孩子。这话一下子就给她判了个死刑。也因此?,苏意韵对姓王的大夫,就有点抗拒了。
    两人说话间,马车夫已经牵好了马车,文鸳搬来了脚踏,正等着她们上马车。
    几人一同出了忠勤伯府,一路往长街而去。
    在他们走后,忠勤伯府负责守门的小厮左顾右盼,有意无意地?朝路过?的小贩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姝色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皮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皮卡并收藏姝色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