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红着脸,猛地转过身,小跑着爬到了榻上,扯过锦被盖住了自己。
    “你走吧,我困了。”
    苏意凝像一个乌龟一般,窝在?了被子里,整张脸憋的通红。外头响起了打更声,已经是午夜子时了。
    “好吧,那?我改日再来同你细细分析。”谢誉嘴角噙着笑,看着窝在?被子里拱成一团的苏意凝,上扬的嘴角压都?压不?住。
    隔了一会儿,苏意凝听见窗户被人打开的吱呀声,紧接着有一阵窸窸窣窣衣物摩擦声。
    她从被子里探出?头,刚好看见谢誉跳出?窗外的身影,他站在?窗下也正转过头朝她这边看来。
    月色朦胧,光华流转,他站在?窗外朝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便是不?说?话,也像是说?过了千言万语。
    她坐起了身子,依依不?舍地朝窗外看了一眼,也跟谢誉点了点头。
    *
    日子过得飞快,两人的大婚之日定在?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这一日。因是赐婚,自然少了纳采问名请期这些?繁琐的程序,永安侯府派人来下聘后,大婚的日子便越来越近了。
    郑氏和苏典仍被关押在?牢中?,苏意凝也没再过问这事,毕竟如今唯一有可能拉他们一把?的六皇子都?自身难保,痛打落水狗这事,苏意境懒得做。
    直到临近她成婚的前半个月,廷尉府那?边来了个衙役说?,郑氏被判腰斩,但行刑前想见苏意凝一面。
    苏意凝应允了,她也想知道,郑氏这么多年?这么多恶事到底是为?什么。
    廷尉府的牢房阴暗潮湿,透着股腐败之味。郑氏被关进来也有两个月了,早已不?复往日神采,再加上之前被酷刑折磨,此刻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形容枯槁,人鬼不?分。
    若不?是她那?双恨毒了苏意凝的眼神实?在?太过刺眼,苏意凝一时半刻都?不?能将她认出?来。
    “你找我?”苏意凝站在?离郑氏的监牢几米开外的地方,蹙眉看她。
    这牢里的味道实?在?难闻,苏意凝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正缩在?角落里阴狠地盯着苏意凝的郑氏听到这话,猛地站起了身,似是顾虑到自己此刻狼狈不?堪,她甚至在?起身时还拽了拽自己的衣摆,理了理。
    “是,有些?话,想同你说?。”郑氏的喉咙有些?哑,不?知在?狱中?都?经历了些?什么,竟让她看上去像苍老了三十多岁。
    苏意凝点头道:“嗯,你说?,我听着。”
    她对于郑氏,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和情感表达,从踏入监牢开始,苏意凝的神色几乎就没变过。
    冷静,理智,或者是说?,漠不?关心。
    “当年?是我,买通了江湖帮派的人,动手杀了你哥哥和谢家大郎。我想着,杀一个也是杀,不?如直接杀两个。”
    苏意凝没说?话,看向她的眼神毫无波澜。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郑氏粗着嗓子问她。
    苏意凝摇了摇头:“行善者,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因为?他们心善。可行恶者,会有千千万万个原因,因为?他们想狡辩,想为?自己的恶行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所以,我为?何要问?”
    她的冷静,刺痛了郑氏。郑氏恨恨地看着她,目眦欲裂。
    “因为?我见不?得你好,纵使你与?谢誉退了婚,我也不?想你嫁给金陵城任何一个高门显贵,你只配嫁于草莽匹夫,一辈子被我如儿踩在?脚下。”
    “只是弄死你哥哥那?多可惜,我得让他和谢家大郎死在?一起,这样谢家那?个蠢货才?会恨你恨的牙痒痒。不?必我动手,她就会先把?你的名声搞臭,让你在?金陵城抬不?起头。”
    “果然,那?个蠢货因为?谢家大郎的死恨极了你,恨极了苏家。但是我没想到,谢誉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苏家悔婚另嫁之事硬说?成是双方协商决定的。”
    “你一定很得意吧,能嫁入侯府,但那?又?如何,你婆母恨毒了你,你以为?你嫁过去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吗?”
    “你哥哥也是她间接害死的,日日和仇人生活在?一起,还得侍奉她,你的日子该有多精彩啊!”
    郑氏说?到最后,甚至欢快地在?原地走动了起来。
    “你看看我这副样子,便是受尽了酷刑,我也只是说?,永安侯府夫人被我所骗,给了我钱财。我死也不?肯认下她与?我同谋,为?的就是,留着她,好好搓磨你。”
    其实?,这些?日子廷尉府迟迟未去永安侯府拿人,苏意凝便已经猜到了一二。郑氏只说?了一部分,恐怕并不?肯将实?情全部交代清楚,也定然不?会留下什么可以直接治谢夫人同犯罪的证据。
    估计就是为?了膈应她,既让她知道了仇人是谁,又?让她眼睁睁看着仇人在?跟前。
    早已经猜到了的事,此刻再听郑氏说?出?口,她倒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惊讶的。
    是以,苏意凝只是微微朝郑氏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更没有她想象之中?的愤怒和不?安。
    郑氏站在?原地,双手紧紧攥住了监牢的围栏,诧异道:“你为?何不?怒?为?何还是这副无所谓的模样。”
    苏意凝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足尖,精致的鞋面上不?知何时沾上了一缕尘埃。
    她微微蹙眉,道:“再美好的东西,也会有旁人看不?到的隐晦之处。谁心中?没有几丝隐晦与?皎洁呢?”
    同谢誉的这一桩婚事,已是她心中?所想所愿。那?么这事背后的隐晦,她也该接受。
    况且,这郑氏的事还未盖棺定论,谁又?知道后面的事呢?
    她不?肯说?,廷尉府便不?知道查吗?
    苏意凝轻笑了一下,看向郑氏:“其实?我来,原是想问问,你这么多年?为?何做了这么多恶事。”
    “但现在?想想,其实?没有必要问了。作恶之人,总是有很多理由的。”
    便是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正经答案,想要害人,什么小事都?能成为?害人的理由。
    郑氏垂着头,隔了一会儿,才?又?抬起头,说?道:“谁让你们姐妹三人与?我相冲,你们好,我的孩子便不?会好。”
    “你认识的那?个妖道同你说?的?”苏意凝问她。
    郑氏立刻抬高了声音:“闭嘴,不?准你侮辱法师。”
    冥顽不?灵,被妖道骗的脑子都?没了。苏意凝皱了皱眉:“那?妖道已经被斩了,你不?知道?他若真?有神通,怎么连自己也救不?了?”
    郑氏仍旧不?信:“你骗我!我不?信!法师肯定会想法子救我们母子的。”
    像是心中?一直信仰的神被人拉下了神坛,落在?了泥泞中?。郑氏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是现在?身处阴暗之中?,唯一能慰藉她的东西了。
    “你骗我,你骗我。所有人都?在?骗我。”她垂下头,喃喃自语。
    苏意凝不?想再跟她废话了,转身便要离开。临行前,她似是想起什么似的,顿住了脚。
    “苏意如怀孕了,你知道吗?”
    她都?未曾定下人家,便有孕了。
    第54章
    郑氏很明?显的愣了一会儿, 她甚至忘了反驳苏意凝,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抬起头看向苏意凝,眼神空洞无物。
    隔了一会儿, 郑氏好似才回过神来,说起话来都有几分哆嗦。
    “你,你说什么?”
    苏意凝好人?做到底,不忍她作为亲生母亲还不知道自己女儿也要当母亲了, 又重复了一遍:“我说, 苏意如,有孕了。前日宫里的太医来替祖母诊脉,她恰巧也在, 突然呕吐不止, 祖母关心她是不是因你和四郎入狱之事忧思过度,伤了身?子,便叫太医也帮着看了看。”
    “这不看不知?道, 一看,连太医都吓了一跳。”
    “你的好如儿,如今已有两个月身?孕了, 胎像稳固, 孩子很健康, 只是闹人?的厉害, 三妹妹格外难受些?,这些?日?子都清瘦了不少。”
    苏意凝说得慢,说话时?也没看着郑氏,背影敲上去?, 傲慢又无礼。
    但郑氏已经顾不上在意苏意凝是怎么对?待她的了,毕竟苏意凝的这一番话, 字字句句都像尖刀,扎在了她心上。
    平心而?论,郑氏虽重男轻女,往日?里多宠爱偏袒苏典一些?,可苏意如毕竟也是她的孩子,哪有母亲不疼孩子的道理。
    她听到这些?话,只觉得后背生凉,整个人?如坠冰窟。未婚先孕,又是宫里的太医亲自诊出的,还是当着老太太的面诊出来的。
    苏意如能?不能?活着,都得看她的造化。
    “不,你骗我。”郑氏不愿相信,反复摇着头。
    苏意凝偏了偏身?子,乜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我为何?要骗你?还有个好消息也要告诉你,苏意如说,她腹中胎儿是六皇子的。”
    “她说她与六皇子相识已久,早已私定终身?。”
    郑氏灰暗的眼底闪过了一丝亮光。那可是六皇子啊,便是不能?被立为太子,日?后也会是个王爷,苏意如若能?生下他的长子,那么她和苏典就都有救了。
    “你怎么会如此好心,”郑氏忽然反应到什么,扑到了围栏边,试图伸出手去?拉扯苏意凝,“你说,你是不是想害如儿。”
    忽然,她又状似疯癫的喃喃道:“是了,你这个黑心肠的女人?,定然是想害如儿。你嫉妒她腹中有了皇子龙孙,你是不是想害她腹中胎儿!”
    最?后一句话,郑氏是用尽了力气,叫喊出来的。
    苏意凝微微叹息,摇了摇头:“你总说,自己所做都是为了三妹妹和四郎。可你听闻此事,竟都不关心一下三妹妹的境况,只是想着她肚子里的是皇室血脉,能?救你出去??”
    郑氏被她戳中心事,不愿面对?,并不肯答话:“你是不是想害如儿落胎?你怎么这么恶毒!”
    苏意凝摇了摇头,她不是那样的人?,她与郑氏母子三人?的恩怨,何?必牵扯到一个还未成型的胎儿身?上。
    但郑氏的反应,确实是让苏意凝失望的。她原以为,郑氏虽恶事做尽,但好歹,是个疼爱孩子的母亲。只可惜,她真正疼爱的,恐怕只有苏典一人?。
    女儿是维护家族荣耀,为儿子铺路的棋子。苏澈是这样想的,郑氏也是如此。
    “你就不问问三妹妹身?子怎么样?怀胎辛不辛苦?只想着,能?借这个孩子翻身?吗?”
    苏意凝鄙夷地看了一眼郑氏,她突然为苏意如感到不值。
    “可惜,三妹妹福薄,恐怕无缘进六皇子的府门。”
    郑氏紧紧攥住了监牢的围栏,瞪着苏意凝:“你又想搞什么鬼?”
    “我能?搞什么鬼?”苏意凝淡然一笑,“三妹妹有了身?孕,又说是六皇子的,我和祖母哪里还敢说什么,立刻便去?请了爹爹。”
    “爹爹也不敢擅自作主,便派人?去?请了六皇子。可惜,六皇子并没有来,只派了个小太监来传话,说三妹妹荒淫无度放荡失节,谁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叫咱们苏家别想鱼目混珠混淆皇室血脉。”
    “他甚至,不承认同三妹妹有过私情。”
    短短几句话,让郑氏的心情起伏巨大。她又愣了片刻,不知?是被这事吓着了,还是被六皇子的无情惊到了。
    但苏意凝却?并不想再同她说些?什么了,说完这话,便转身?要走。
    郑氏猛地向?前撞去?拉住了她的衣摆:“你们就不能?想想法子,叫六皇子认下这个孩子吗?你不是同贵妃熟识吗?那是你嫡亲妹妹啊!”
    苏意凝忽然觉得可笑,从前对?他们兄妹三人?痛下杀手时?,郑氏可没觉得他们几个孩子是血脉相连的亲人?。眼下,用得着她了,就是嫡亲姐妹了。
    真可笑。
    况且,苏意如同六皇子合谋害她时?,可没想到,她们是姐妹。
    那她为何?要帮?她便是活菩萨,也没吃过她们半点供奉吧。

章节目录

姝色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皮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皮卡并收藏姝色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