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誉还窝在被子里, 强忍着笑意?, 眼角都快憋出泪来了。
    苏意?凝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姐姐,院子里的下人都被我支开了, 你不必鬼鬼祟祟的。”
    “哦?”苏意?韵直起了身子,站在了原地,“那我也走了。”
    她一面说着要走, 一面却又猫下了腰, 提着裙摆, 踮着脚尖, 悄悄地往苏意?凝的门口走去。
    而后,笨拙地凑到了门口,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
    这下子,苏意?凝更?头?疼了。月光将苏意?韵的影子拉得老长, 她像一只豚鼠一样?,抄着双手, 趴在门上。
    苏意?凝也不打断她,无奈地叹气,而后径直走到了床榻前,掀开了谢誉的被子。
    “你故意?的?”她瞪了谢誉一眼。
    谢誉佯装委屈,还想抬手去拉她的手,被苏意?凝一个巴掌打开了。
    “你刚刚明明可以趁我和姐姐说话的功夫逃走的,或者躲去别处。”
    谢誉也不装了,点头?道?:“嗯,我故意?的。”
    苏意?凝气得掐他,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谢誉吃痛,忍不住叫出了声,然后拉了拉苏意?凝的手:“我这不是怕你姐姐误会你吗?”
    现下,苏意?韵确实是不会再误会什么了。可是苏意?凝也没脸见人了。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更?尴尬的吗?
    想到这,苏意?凝又瞪了一眼罪魁祸首,压低了声音道?:“你这样?让我日后怎么见姐姐,也太丢人了。”
    谢誉满脸疑惑:“我就这么拿不出手吗?这么让你丢人吗?”
    她说的丢人是这回?事吗?
    鸡同鸭讲,苏意?凝怀疑不仅苏意?韵脑回?路不正常,谢誉的脑子恐怕也不怎么灵光。
    她索性?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
    谢誉伸手捏她的下巴:“难怪你宁可被误会,也不肯告诉你姐姐端午那晚是我。害得她还跑去同谢安宁那个笨蛋说你养面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什么面首?什么谢安宁?苏意?凝一头?雾水,正欲开口。
    谢誉忽然凑近,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不轻不重,声音却挺清脆。
    苏意?凝被这突然一吻给惊住了,她做贼心虚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又急又羞:“姐姐还在外面偷听呢!”
    谢誉来了兴致,凑得更?近了些,一把将苏意?凝拉到了自己腿上,而后借势吻了吻苏意?凝的耳垂。他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逗她:“那正好,兄长们也在。”
    一面说着,谢誉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不知不觉就摸到了苏意?凝的腰上,他轻轻摩挲了一下。
    苏意?凝忍不住地颤了颤身子,嘤咛了一下。
    门外,传来了一声重物扑倒在地的声音,紧随其后的,是苏意?韵刻意?压低过的哎哟声。估计她听的太入迷,摔了一下。
    谢誉就是故意?的。苏意?凝不甘示弱,也在谢誉的腰间掐了一把,而后趁他不备之时绕到了谢誉身后,狠狠一脚,想将他踹下了榻。
    不料,谢誉身手敏捷,一个翻身便轻松将苏意?凝压制住了。他钳制着苏意?凝的双手,将她压在榻上,也不多做什么,只是垂眸看着她,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苏意?凝憋了口气,抬起脚便开始乱踢。
    木质的床榻被她踢的框框作响。
    谢誉一面躲闪,一面逗她:“慢点,看准点。”苏意?凝愣了一下,谢誉又补充道?:“踢坏了,你怎么办?”
    很突然的,苏意?凝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有所指,动?作停了下来,别扭的将脑袋转到了一边。
    见她这副样?子,谢誉轻笑出声,松开了钳制着她的手,在苏意?凝的鼻尖碰了碰:“行了,你姐姐走了。”
    什么行了?行什么了?跟姐姐什么关系?
    苏意?凝一头?雾水,像一只被烧熟了的螃蟹,红着脸躺在锦被上。
    谢誉撑着手臂,眉眼带笑,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奸计得逞后的愉悦,他俯下身子,在苏意?凝的耳边慢条斯理?道?:“这下子,你跑不掉了。你兄长你长姐你舅舅,可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苏意?凝懂了他的意?思,扯过锦被盖住了自己的脑子,迫使自己清醒片刻。
    她窝在被子里,又好气又好笑,甚至还有点心疼。
    “你就这么没安全?感??”
    谢誉站起了身,去拿被苏意?韵踩了几?脚的那件衣服,穿到了身上,毫不隐瞒地将自己的内心袒露:“嗯,很没安全?感?,极其特别十分?,没有安全?感?。”
    说完,他又给自己倒了杯水,脱了的衣衫已经在他说话间悉数穿到了身上:“毕竟,被退过一次婚的,不值当的男人,很容易被退第二次。”
    距离上次在马球场上苏意?凝同苏意?韵起了争执,后者讽刺她为了个不值当的男人哭哭啼啼,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
    这人,怎么还记着?
    而且,这婚约是贵妃娘娘亲赐,两家都已经在走大婚前的流程了,宫里的教习嬷嬷都已经在给苏意?凝教规矩了。这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谁还能退婚?反正她不能。
    苏意?凝抬头?望向谢誉,只见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穿戴整齐,正在站在桌边,手中拿了一只杯盏,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委屈。
    是他从前惯用的伎俩了。他知晓她是个死脑筋,性?子太过刚毅,认准了的事情绝不放弃。所以少年时,每每谢誉想让苏意?凝妥协,便总是一副委屈又无奈的样?子,好让她动?一动?恻隐之心。
    他今晚这么说,无非是想让自己说些山盟海誓非他不可的话而已。他或许真的没安全?感?,怕再次被退婚。又或许,只是想逗逗她。
    但苏意?凝没顺着他的意?思说,不想惯着他了。
    她也学着谢誉的样?子,冷冷说道?。
    “那得看你表现。”
    说完,苏意?凝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累了,想睡了,你走吧。”
    谢誉大步流星走到了苏意?凝身边,按着她的后脑,便再一次吻了上来。
    片刻后,他松开了苏意?凝,趴在她的肩头?深呼吸了几?次,气息不稳道?:“你就不能哄哄我?像从前一样?,你明明知道?的。”
    在外人眼里,谢誉年少成名,前途无量,往后位极人臣封侯拜相是必然。他自少年时起,便是金陵城中人人称赞的存在,是世家子弟的楷模。
    且他这人品性?高洁,看似傲慢实则恪守礼节,待人接物皆是面面俱到。年少时,旁人还只知招猫逗狗时,谢誉已经拥有了不属于那个年龄的老成。
    可私底下,在苏意?凝眼里,谢誉是个十足的顽皮幼童,怎么也长不大似的。年少时几?人凑在一起,荒唐糊涂事一样?也没少干,但因为他们几?个都太善于伪装,大人们竟不觉得他们会做出任何跳脱之事。
    事实上,谁能想到,光风霁月恪守礼节的谢二郎谢小侯爷,夜伴三更?时常翻女娘的院墙?还爱耍无赖,装委屈。
    苏意?凝头?疼,叹气道?:“谢誉,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需要我哄?”
    说完,她又想起了另一桩事,跟着说道?:“你帮我立了女户的事情我知道?了。但你说要做我的上门女婿,我并不赞成。这事对?你不公平。”
    “咱们都不是十岁幼童了,该成熟些,别意?气用事。”
    谢誉皱了皱眉,扶住了苏意?凝的肩膀:“你怎知我不是斟酌再三才做的决定呢?”
    这事没法说对?错,陛下生气谢誉自毁前程,是应该的,但谢誉为了她甘愿舍弃侯府世子身份,也是情有可原。
    但苏意?凝不愿他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永安侯府的爵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光凭谢誉一人,恐怕是做不到这个份上的。
    他便是再得圣宠,往后也不过是做个高官,封个伯爵。这有爵之家,吃穿用度都与?普通人不一样?。
    不论是衣物器皿,还是马车楼宇,与?普通人家都是不一样?的。
    再者说,没了爵位,他们的子嗣便是白?丁,若是读书不成科举不中,那便只能做个匹夫草草一生。可若是有爵之家,哪怕科举不成,还有其他路子。
    何必为了一时之气,放弃金尊玉贵的生活,放弃身份地位呢?况且,知晓了内情之后,她反而并不生气了。
    她甚至,觉得谢夫人是个十足的可怜人。可恨又可怜,是她的本色。
    而且,在大梁,赘婿是最不被人尊重的了。朝堂之上,没有一位五品以上的官员出身赘婿。
    或许这对?于她和谢誉而言,只是住在谁家的府院里的事。
    可对?于有心之人而言,便是攻击谢誉的利剑。她不想谢誉平白?受这份屈辱。
    她这几?日想了很多,谢誉一直没告诉她这事,恐怕是想临近大婚给她一个惊喜。可从她的角度来想,谢誉愿意?为了她舍弃身份,那她也能为了他,忍一忍。
    况且,又不是没有第三种?办法。
    “其实,我有想到另一条路。”
    第53章
    苏意凝抿了抿唇, 将声音压低了些:“咱们可以搬出去,出?府别住,只在?必要时刻回?侯府。”
    “如此, 也不?必日日面对你母亲,她看我不?顺眼,我也不想受她的气。出府别住,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金陵城人多嘴杂, 难免会有人拿这事说三道四的。”
    这确实?是个法子,但也正如苏意凝所说,父母俱在?, 又?非赘婿, 出?府别住,自然是惹人闲话的。
    谢誉沉思片刻,点头道:“我们只管过我们的日子, 管他人说?什么?爱说?人是非的,本身就是是非之人。”
    他的性子向来如此,根本不?会在?意旁人怎么看怎么说?, 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出?让苏意凝独立女?户自己做赘婿的点子了。
    要想堵住旁人的嘴, 这事其实?也不?难办, 只要这事掺合上旁人不?敢多嘴的人, 就行了。苏意凝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下巴,想了想,思索再三说?道:“我记得前日底下人将我的嫁妆单子送来给我过目, 里头有几处宅子,都?挺不?错。其中?有一处, 在?城南,位置虽偏了点,但依山傍水地方也宽敞,更重要的,这处宅子是我母亲当年?的嫁妆,如今留给我了。”
    “那?咱们就去住此处。”谢誉想也没想便接了话。
    苏意凝朝他歪了歪头,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你猜,这宅子我母亲从哪得来的?”
    这事谢誉从哪知道去,他摇了摇头。
    “是当年?我母亲大婚,镇国公府嫡小姐所赠。”她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谢誉。
    谢誉不?明所以,将她这话重复了一遍:“当年?与?母亲有交情,甚至出?手阔绰的镇国公府嫡小姐?那?不?就是,贵妃娘娘?”
    苏意凝眨巴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
    “这宅子是贵妃娘娘赠予我母亲的,如今到了我手里,对外便可说?是贵妃所赐,不?住的话有怠慢之嫌,故此,不?得不?出?府别住。”
    反正,也没人真?的无聊到会去问贵妃娘娘,这宅子是什么时候赠予的。便是真?有那?么无聊的人,贵妃也不?见得会理会他。
    听到苏意凝这个主意,谢誉忽然凑近了些?,也学着她的样子,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那?你猜,类似于这样陛下或是贵妃所赐的宅子,我有几处?”
    说?完,不?待苏意凝答复,谢誉抬起眼皮在?她脸上扫了一遍,眸色深邃,眼神勾人,意有所指道:“一日换一处,能连着换四五次。”
    他神经病,学人精。
    谁要一日换一处!神经病!
    苏意凝恨不?得掐一把?自己的大腿,怎么次次他说?什么荤话,自己都?能立马明白过来。
    到底是她本身便是如此,还是同谢誉待久了,被他带的荤素不?忌了。

章节目录

姝色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皮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皮卡并收藏姝色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