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太等人在金陵给老太太守过三年孝,如今已经重新回到京城,事情直闹到了大太太跟前。
    芳儿和铃铛都觉得十分解气。
    菱月素知二奶奶的为人,她做出这种事来,菱月一点都不意外,如今被人抓个现行,正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最佳注解。
    第二日梁氏进府探望,先抱着孩子好一阵稀罕,菱月是最了解梁氏的,觉出梁氏有话要说,便让奶娘抱着小顾徽去院子里的阴凉处玩,母女二人单独说话。
    梁氏问起二奶奶的事。
    菱月惊讶一笑:“我也是昨个儿才听说,您这消息可真够灵通的。”
    梁氏面露得色:“何止。论起这件事,我可比这院子里的人知道的都早。”
    菱月听出端倪,便追着问是怎么回事。
    之前许茂礼被抓那件事,菱月怕梁氏会自责,并没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后来时过境迁,梁氏还是慢慢知道了。
    梁氏又告诉了许太太。
    前不久,甄四嫂子好巧不巧地去了许家的医馆抓药,许太太认出了她。
    甄四嫂子遮遮掩掩的,抓的又是碎骨子,许太太觉得事情不简单,她就上门告诉了梁氏。
    梁氏一打听,得知二奶奶院子里新进门的赵姨娘刚传出喜讯,事情这就给联系上了。
    梁氏便借着进府探望女儿,寻了个时机把事情跟赵姨娘说了。
    现成的把柄递到赵姨娘手里,赵姨娘如何肯放过。
    赵姨娘便让贴身丫鬟悄悄地盯着,这一下二奶奶就给抓了个现行。
    菱月很意外,没想到许太太和梁氏这两个人竟然连起手来,不声不响地就干成了这么一件大事。
    梁氏那叫一个解气:“恶有恶报,该!”
    二奶奶的事很快就有了结果。
    二奶奶对侍妾狠毒,大太太身为婆母,尚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如今二奶奶敢把手伸到孩子身上,尤其二爷成亲多年膝下犹虚,这就触犯到了大太太的底线,大太太不可能再姑息她。
    二奶奶要是因为这个被休弃,以后崔家的女儿甭想再有好姻缘。
    崔家和顾家商议,只要不把事情翻到明面上来,二奶奶任由顾府处置。
    没几日,二奶奶就被送去京郊的庄子上“养病”,她身边伺候的人,如钱妈妈、甄四嫂子之流,都被安了罪名发卖了事。
    其实二奶奶在府上的存在感并不强,二爷就是个混日子的人,二奶奶也就是能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作威作福罢了。
    此事一出,也就是在府上短暂地翻出几个浪花,很快也就沉寂了下去。
    小顾徽眼神灵动,话也说得早,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小姑娘。不过,菱月怕伤到她的小胳膊小腿,一直到她满周岁了,才放开让她学着在地上走路,等到梧桐叶落的时候,小顾徽已经能走得很稳当了。
    七奶奶方氏是在这个冬天过世的。
    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七姑娘,临走之前,她亲自做主把七姑娘许配给了她的一个内侄。
    给方氏办完丧事,二太太亲自过来梨白院,跟顾七商量续弦之事。
    二太太认为薛九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薛九早几年和一户人家订过亲,不巧赶上那一家的母亲突然过世,这一下就耽搁了三年,好容易出了孝,结果那家公子又和一个青楼女子纠缠不清,薛家认为对方并非良配,就给薛九退了这门亲。
    薛九至今依然待字闺中。
    不管是薛九还是薛十,顾七都不感兴趣,直言道:“母亲的好意我都明白。只是我并不打算续弦,母亲不必为我张罗。”
    二太太很吃惊,也不明白:“你不续弦,谁给你打理内宅?家里没个女主人,交际往来也不方便。”
    顾七说:“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儿子素爱清净,多个人在身边反而不自在。”
    屋外,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手牵着手,听闻二太太过来,菱月便领着女儿过来给二太太请安,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番对话。
    菱月低头看看女儿,会心一笑。
    菱月在小顾徽满两岁的时候再次怀孕,十个月后生下了一个男孩。
    顾七没跟家里商议,先斩后奏地上书朝廷,以妾室诞下长子为由,请求朝廷允许自己将甄氏扶正。
    顾七是简在帝心的能臣,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国家大事,皇帝轻易不会驳他的面子,很快,皇帝便下诏,把菱月册封为诰命夫人。
    菱月以前是顾府的家生子,如今竟一跃成为府上的诰命夫人,顾七这般行事,少不了要挨家里长辈的教训,可是木已成舟,长辈们说不得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十六奶奶过来寻菱月说话。
    菱月放下手里的针线,转而招待十六奶奶。
    丫鬟过来上茶,顺便收走针线簸箩。
    十六奶奶瞧见菱月在做一个荷包,绣工十分精致,一看就是下了功夫的,观其图案配色,是男子所戴之物,不消说,定是给顾七爷做的。
    这两个人坐在一起不愁没话聊,毕竟都是做了母亲的人,光是说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
    菱月待人亲切,不过她早看出十六奶奶为人势利,并不与她交心。
    中间菱月想起一事,交代丫鬟:“去厨房看看醒酒汤煨好了没有,七爷今日有应酬,回来要喝的。”
    春日的阳光淡淡洒落在菱月恬静的脸上,十六奶奶但见她皮肤细腻,眉眼生动,全身上下并无一丝阴霾。
    从院子里出来,十六奶奶心头难得泛起一丝疑惑,她自问是个聪明人,还一度对菱月很多行为很是看不上眼,可是如今眼见对方这样鲜活,而自己呢,再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是会累的。
    时光如梭,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
    孩子们还小,放在府里由奶娘们照看,顾七带菱月出府去看花灯。
    花灯如昼,热闹非凡。
    菱月想起一事:“七爷还没跟我讲过,当年怎么就慧眼如炬地相中我了呢?”
    顾七轻笑,没见过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不过,一晃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竟然从来没有说起过。
    牵着菱月的手,顾七像讲一个故事一样娓娓道来:“有那么一天,下头一个管事来找我,手里提着一个匣子……”
    菱月脚下渐慢,听着七爷清冽的嗓音,咀嚼着其中的意味。
    不知何人放起了烟花,绚烂的焰火在头顶的夜幕中朵朵绽开,映在她的眸子里,明亮有光:“所以,当年是七爷放了我们一马?”
    菱月有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上天对所有事情都有安排。
    顾七睨她一眼,牵紧她的手,复又往前走了。
    菱月抿唇一笑,花灯长街上人流如织,两人十指相扣,走出了一生一世的感觉。

章节目录

朱门宠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绿窗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窗红袖并收藏朱门宠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