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的痒麻陡然袭上龙角,又窜至脊骨,烛玉咬紧了牙,才勉强压回一声闷哼。
    只是烫红的面颊此时烧得更厉害了,似乎连面部都在鼓跳。
    没过一会儿,他就再难承受,问道:“好了么?”
    “没好。”虞沛说,“你别动,白水画不出花纹,随便绕两圈就算了事。”
    天色近黑,屋里没点蜡烛,她自然也没察觉到他的异样。
    “……嗯。”
    第102章
    ◎话本游戏(2)◎
    虞沛拿的是画小张符箓时用的毛笔, 笔头偏硬。虽是崭新如初,又浸泡过温水,扫过龙角时仍极具存在感。偶尔力道重了, 活像栗刺轻轻滚过,不疼, 但也带来刺刺麻麻的异感。
    好不容易捱过那阵, 毛笔却又滑到了龙尾的鳞片上。
    笔尖扫过鳞片缝隙,后腰窜上阵麻意, 烛玉浑身一抖,倏然抓住她的腕。
    “可以了。”他气息不稳道。
    “不行。”虞沛神情自若,“书里不是还给那夫子的尾巴上画了么?”
    烛玉在暗处盯着她,半晌忽说:“沛沛……别再往下了。”
    虞沛瞧不清他的面容,但隐约察觉到他的语气不大对。没平时那般松快, 也听不出丝毫笑意,反像是喉咙被绳子束紧后, 忍无可忍时挤出的那么一声威胁。
    等下意识抽回手了,她忽然生出种脱离险境的错觉。
    但落在身上的视线却没法抽离。好似木炭烛焰,将热度一点一点传递过来。
    虞沛感觉脊骨都在发烫,再开口时语气已有些不确定:“那还玩儿吗?”
    烛玉没说玩不玩,只道:“我先摇。”
    这回他摇到了九。
    虞沛紧跟着掷了骰子。
    “沛沛, ”就在骰子即将脱手的刹那, 烛玉忽说,“惩罚要由赢家来定。”
    虞沛一怔, 垂下的指尖恰好撞在已脱手的骰子上, 使得它多翻了几转, 最后掉落在地。
    上面明晃晃一个“七”字。
    烛玉没说话, 随手翻开一本话本, 指腹压在几排字上。
    虞沛大致扫了眼,情节简单,写的是主角睹物思人,隔着帕子亲了下恋人送来的折扇。
    看着倒是容易。
    “你这屋里有扇子吗?”她正要下去找扇子,忽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缠绕住了她的腿弯。
    低头一看,是烛玉拿尾巴尖儿缠住了她。
    “沛沛别是忘了方才说过的话,惩罚要由赢家来定。”他顿了顿,又带着几分试探问道,“房里没有扇子,换成别的东西——可以吗?”
    “好啊,愿赌服输嘛。”虞沛问他,“你想换成什么?”
    腿弯处的尾巴逐渐绞紧,烛玉岔开话题:“沛沛,那日你说有事,是去与人相看了么?”
    虞沛讶然:“你怎么知道。”
    “水雾与我说了。”
    烛玉抬着薄红的脸,吐息泛烫。许是因还病着,语气也懒散。
    “那人是何模样,脾性如何,沛沛可喜欢?”
    虞沛好笑道:“你问了做什么,是我相看,难不成还要你过眼?”
    “不知道,但总想与他作比。”烛玉低低喘息着,脑袋抵在她的颈窝处,“沛沛,你喜欢他?”
    “哪有刚见一面就喜欢上的道理?况且见的还是尺师兄,不被他逮着过错就算好事。”虞沛推他一把,“你还没说,到底要换成什么东西?”
    烛玉倦抬起头。
    “沛沛,”那双湿红的眼眸承着惑人水色,“能不能和先前一样亲我。”
    虞沛懵了:“啊?”
    “便同之前一样。”
    烛玉的手与她交叠,再十指相扣,贴得很紧,仿若不分彼此。
    他轻轻蹭过她的鼻尖儿,呼吸潮热。
    “沛沛不喜欢吗?”
    虞沛想了想,然后俯过身,一手撑着床榻,另一手则压在他的胳膊上。
    气息还未勾缠,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银阑说过的话。
    那些话在她脑中打转,使她往后退了点儿,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同时门外恰好传来不小的响动,她眉心一跳,忽说:“外面好像有人,我出去看一眼,你就待在里面。”
    但连身子都没完全转过去,她就被烛玉拽回来了。
    他何话也没说,只直直盯着她。
    许是发热的缘故,他的目光也灼烫迫人,像一张从天扑来的大网,将她遮得严实。
    虞沛避无可避,便又俯过身去。
    只是在快要挨着唇的时候,她往旁一歪,将吻落在了他的面颊上。
    烛玉呼吸一滞,眼睫也跟着一颤。
    “可作数?”她问。
    烛玉横掌挡住下半张脸,指腹恰好压在被她吻过的那块儿,又痒又烫。
    他头晕目眩地应了:“……嗯。”
    “那就先玩到这儿吧,我出去瞧一眼。若没回来就是直接回寝舍了,不用等我。”虞沛把床榻上的几本书塞回储物囊,急匆匆出了门,还不忘往门上落下几道锁诀,以免外人闯入。
    出门后,她一眼就瞧见姜鸢从不远处的客舍气冲冲走出。
    那等恼怒的神情在她脸上着实少见,虞沛有意看了眼房门大敞的客舍。
    白日里她听晏和提起过,听说姜鸢家里人来了学宫,要带她回家里一趟。不过他们的关系似乎并不算好,已经吵过好几回架了。
    姜鸢平时看着冷淡,实则脾气好得很。可一旦发火,却格外让人发怵。就在虞沛犹豫着是否该上前时,姜鸢却先看见了她。
    姜鸢顿步,那张脸上的怒意瞬间缓和许多。
    “虞师妹,这么晚了还没歇息吗?”
    “去找烛玉有点事儿,刚出来。”虞沛快步上前,走至她身边,“前些日子是中秋,师姐可吃了月饼?”
    “月饼吃了,不过天气不大好,没看见月亮。”姜鸢放缓步子,似有些心不在焉。
    好一会儿,她才犹豫往下道:“虞师妹,我过些日子可能要回家一趟。”
    “回家?”虞沛愣住。
    她想起来了。
    原文里姜鸢的确回过一趟家,且是为了跟随部族萨满修习医道,时间还不短。
    她的家在遥远的草原部落,所承医道与学宫教授的大有不同。
    “嗯。”姜鸢淡声应了,“兴许要回去一年半载,又或许更久。”
    虞沛看她一眼。
    原著里提过,要想拜姜鸢所在部族的萨满为师,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她不仅做到了,往后医术还远胜于部族萨满。
    要是能回部族,她离大医师也就更近了一步。
    听着是好事,也是人人艳羡的路,可她瞧着并不开心。
    虞沛犹疑着问:“姜师姐,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姜鸢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良久,她忽冒出一句:“虞师妹,你觉得我……我若是弃了这条路,改修御术道如何?”
    修御术道?
    虞沛懵了。
    之前为了攒攻击值,她有事没事就拉着姜鸢对练。但那会儿姜鸢一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她还以为她不喜欢练御术诀来着。
    但怎么突然就想改修御术道了?
    “你——”
    “小殿下!”就在她开口的瞬间,系统陡然出声,“您要仔细想过了再回答她,要是引来不必要的变动,会给剧情惹来不小麻烦的!”
    剧情。
    虞沛抿了下唇。
    按照剧情,她的确不该乱说话——尤其是现在,她留在这里的时间连半个月都不剩了。
    那么,她就应当直接告诉姜鸢。
    告诉她,她在医术诀上天赋绝顶,能轻轻松松使出别人半辈子都学不会的孟章心诀。
    劝她和家人回去,这样成为大医师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与她说,别东想西想,指望另一条没走过的路。哪怕她在御术道上同样有着天赋,但从零开始定会遇上不少困难。
    她莫名觉得若是她这么说了,姜鸢一定会听,会干脆利落地放下念想,与她的家人回部族去。
    可她又觉得好没意思。
    沉默片刻,虞沛忽问:“姜师姐为何不愿学了?”
    姜鸢停下,抬头远望。

章节目录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云山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山昼并收藏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