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到家已经是晚上7点,这都周五了,算下来和友利有7天没见面了。吃完泡面坐在客厅的沙发刷手机,约摸9点,友利打开家门。两个人视若无睹,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洗好澡我半倚着看小说,友利也靠在枕头上,用电脑不知道在做什么。
    伴随着键盘声,她开口说:
    “明天我妈要来。“
    “嗯,来几天?“
    “后天走。“
    “好的。“
    说实话我的内心非常不想见到友利的妈妈,每次见她,她话里话外都要表示结婚生子才是女人的最终归宿。身为女性,不但不提升女性在时代发展中不断变化的地位,还要用古老的伦理观念稳固女人的附属地位。身为母亲,不引导自己的孩子寻找生命的意义,而是在自己没活明白的时候把这种糊涂一代代地传承下去,我认为她是一个不值得我尊重的年长者。
    不过没办法,在这个屋檐下,我似乎才是那个外人,我应该闭嘴、接受、睡觉。
    舟车劳累后,第二天我很晚才睁眼,醒来后没有很快起床,而是躺着刷手机。
    听到外面敲敲打打地声音,我知道友利的妈妈来了。迫不得已,慢吞吞地洗漱好,深吸一口气走到客厅,跟友利妈妈打招呼:
    “阿姨早。”
    “不早了,都中午了。”
    对于年纪大点的人来说,9点10分就是11点了。
    “年轻人还是要勤快一点,早点起来没事做可以打扫卫生。你看这个架子上,一层的灰,我的天哪!”友利妈妈抹了下靠墙的置物架,把手朝向我。
    “平时上班没有时间,周末有空就会弄的,一点灰又不会死。“以前我会安静听她抱怨,但是今天的我特别想回嘴。
    “哎呀,说了还不听,这个灰到空气里,最后都进入到你们的呼吸管道,没看到新闻上说现在特别多人得咽喉炎吗?“
    我用若有若无的声音回答道:“没看到。“
    “说到底还是懒,回到家不肯干活,在单位估计也是这样的吧!”友利妈妈继续阴阳怪气。
    “那你打电话去问问我的老板是不是这样。”我不依不饶。
    “让我妈在这边打扫吧,我们到卧室去。”友利过来解她妈妈的围。
    进门我便坐在床上,友利关上房门生气地说:
    “你跟我妈有什么好争论的,别人已经在帮忙打扫了,得了便宜还不卖乖。”
    “是她自己要打扫的欸!有扫地机器人不用,自己擦地累得要死还要抱怨!”
    “那也是好心阿,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话语上胜人家一筹?”
    “难道我就要忍受她阴阳怪气吗?”
    “我妈讲话就是这样的阿,你以前怎么不说?”
    “以前不说是我在忍让,现在不想忍让了。”
    “你是不是想把对我的脾气发到我妈身上?”
    “没有发脾气。”我想难道不是友利自己在发脾气冷战吗?
    “你上班那么早出门,是不是故意在躲我,晚上不回家也不用告诉我了吗?”
    “你每天很晚回家,那也是在躲我么?早出门是因为公司距离远,我一个成年人晚上不回家还要特地通知吗?”
    “你要觉得这样的沟通方式不错,就继续这样。”
    友利说罢打开房门出去了,我往后倒在床上,刨析自己如此不爽的原因,一是不满友利妈妈挤兑我的时候友利从来不站在我这边,二是友利自己发起的冷战却每次要我收尾。
    听见友利妈妈叫她吃饭,迫不得已我走出卧室,沉重地坐在餐桌上,扒拉着饭菜,听她们俩聊天:
    “友利,工作还顺利吗?”
    “德国公司的广告方案已经出来了,大老板很满意,接下来我终于不用天天加班了。”
    “加那么多班,你看你皮肤都黄掉了。还是找个好点的老公,自己可以轻松一点。”
    我的怒气逐渐飙升,友利妈妈知道我跟友利的关系,号称不支持也不反对,但依据她总给友利介绍相亲对象,看得出来她就是反对的。我夹了一口菜,自我堵嘴,不想参与无意义的话题里,免得一会有人说我态度不好。
    “妈!我不想说这个了。”友利瞥了我一眼,向她妈说。
    “为什么不想说呢?真心为你好的人,肯定想你嫁得好一点。”
    我知道她妈妈在指桑骂槐,指责我拖住了友利不让她嫁好一点。在婚姻关系中,善于发掘各自的优势才能让这段感情维持的良久,家世、收入这些是优势,提供情感价值、会增加生活的乐趣也是优势。现在的家长或者说社会对女孩子的教导注重在物质上,还有什么女怕嫁错郎,什么出嫁从夫,把需要在社会上生存的优势转移到他人身上,自己便失去了掌控权,所以人财两空的新闻比比皆是。上赶着作贱自己作贱孩子,活到这个岁数,连这点认知都没有,真可悲。
    “妈!”友利试图呵斥住她妈。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
    友利妈妈的这些话我其实都听腻了,要么是家里脏乱差,要么结婚生子才是女人的终极目标,不然就是省钱。麻木中吃完饭,便去卧室换好衣服,我想逃离这里。
    出门前,我冲着鞋柜说了句约了山杉。

章节目录

晴日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汤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汤圆并收藏晴日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