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寝夜聊必会涉及的内容便是关于恋爱,梁蓁宿舍也不例外。
    话题由赵子琦发起。赵子琦有一兴趣是看恋综,某天追完最新一期准备睡觉,脑中就冒出了这个问题。
    熄灯之后,她在黑暗中爬上床,好奇发问:“哎,姐妹们,你们都谈过几次恋爱啊?”
    程薇没睡,正和塘里一条新鱼在聊天,闻言随口答:“四五次吧,不算暧昧的话。”
    “那算上暧昧呢?”
    程薇笑了一声:“四五十次。”
    “……”
    赵子琦擦擦不存在的汗,扭身去拽邻床梁蓁的被子:“蓁儿!”她叫梁蓁名字总带儿化音,“我知道你没睡。”
    身上一凉,梁蓁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和她抢被子:“干嘛干嘛,坏女人,还我被子。”
    赵子琦嘿嘿笑:“如实招来。”
    “招什么哇……你知道我的……”
    “你就现在谈的那一个?”
    “嗯。”
    赵子琦松手,哄宝宝一样帮她把露出的脚盖好。
    程薇听到她俩对话,忽地放下手机,往梁蓁床铺瞥了一眼,“什么意思?小蓁蓁,你竟然在谈恋爱?”
    因为梁蓁长了张萌妹脸,性格也很好玩,程薇总要给她加个“小”字。
    梁蓁每次听都感觉程薇在调戏自己,她把被子拉上来盖过半张脸:“在、在谈啊。”
    她隔天就要出一次门,赵子琦和张灵都知道她有男朋友的事。但程薇不常在寝,对此并不知情。
    程薇想着梁蓁那单纯好骗的模样,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坐起身,严肃拷问道:“怎么认识的?谈多久了?哪个专业的?”
    她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我跟你说,男的基本盘超级烂,十有九嫖,你要好好考察。他要是不经你允许对你动手动脚,你必须得先让他出份体检报告。”
    梁蓁听懵了,“啊?”了一声,解释道:“他、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很好的……不会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也不会对我动手动脚。”
    这话在程薇听来很像恋爱脑的发言。
    程薇爱谈恋爱,她随时能抽身,没男的能伤到她。但梁蓁一看就是那种认真付出的女生,外面坏人那么多,她很容易被辜负真心。
    一想到这样的小甜豆有可能被不知名的臭男人玷污,程薇秀眉紧蹙,“不行,蓁蓁,你得让我看一眼。现在男人都是两面派,他对你再好也得防着点。”
    赵子琦插了一嘴:“没你说得那么可怕,蓁儿对象我见过一次,看着挺斯文挺帅的。俩人在食堂吃饭有说有笑,可腻歪了。”
    梁蓁脸腾地红起,想问赵子琦是什么时候碰见的,话未出口,又听程薇道:“帅就更不靠谱了。”
    默默聆听的张灵蓦地也加入了夜聊,“那个……我也遇到过一次,在小超市里。”
    “嘿嘿嘿,是不是可腻歪?跟和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甜蜜的哟。”
    “……嗯嗯。”
    话题彻底往梁蓁身上跑,她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把发烫的脸埋到枕头里:“姐姐们,饶了我吧……”
    赵子琦哈哈笑,八卦地说要听梁蓁的爱情故事,梁蓁拗不过,简单讲了一些。
    “我第一次见他好像只有八九岁,那时候在放暑假,他刚好搬到了我家隔壁。我无聊嘛,有事没事就爱找他玩,慢慢慢慢就熟悉了。”
    梁蓁翻了个身,“后来他转学到我班,我们成了同桌,每天一起上下学什么的,很多年……”
    赵子琦问:“你们初高中也同校?”
    “嗯。”
    梁蓁回想起过去和江屹同行的日子,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是他们骑自行车。那时,放学的心情格外轻松,落日微醺,他们吹同一阵风,一左一右骑在街道边。江屹右耳听不见,梁蓁常常是在外侧的那个,她保护着他,他包容着她。两人的影子歪歪斜斜,就这么过了近十年。
    要问梁蓁具体是怎么喜欢上江屹的,梁蓁答不上来。只知道反应过来后,回忆成长的每一细节,都是心动的瞬间。
    那傍晚的风穿过时间的流,在这一刻又吹到了十八岁的梁蓁脸上,她语声轻快地说:“总之,我和他就互相喜欢在一起了,然后约定一起考大学……很平淡的故事啦,没什么特别好讲的。”
    赵子琦:“两小无猜,这还没什么特别啊?”
    张灵:“真好,我都没有认识的同龄男生。”
    “以后会有的。”梁蓁安慰小妹,又对久未出声的程薇说,“薇薇,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不过他真的不是你说的那类人。他特别温柔,我和他认识很久了,我爸妈也认识他……”
    她声音越说越轻,“你是我的朋友,薇薇,我不想你对他有偏见……”
    看不见梁蓁的样子,程薇也能想象到她缩在被子里讲这些话的表情,无奈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相信你的眼光。”随后又哼了声,“但还是得让我瞧一眼。”
    于是,江屹隔天收到了梁蓁的消息。
    “我室友想见你gt;lt;……”
    “嗯?”
    “怕你是坏人,把我拐跑了gt;lt;”她卖萌,“都怪我太可爱。”
    江屹在手机那头笑,打字:“好。”
    把江屹介绍给朋友们认识,梁蓁还有点紧张。但事实上那天过得十分顺利,说见面,就只是见面。梁蓁介绍了室友,江屹先前听她描述过几个室友的性格,依稀能将名和人对应上,他简单打了招呼,礼貌保持安全距离。
    程薇冷艳点点头,赵子琦嘻嘻哈哈说你好你好,她总算近距离见到了梁蓁男友的真面目,给张灵打小暗号说帅。
    梁蓁和江屹本想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几个室友自觉和小情侣同桌吃饭会太打扰到他们,纷纷摇头。
    赵子琦原话是这样的:“你让我远远地嗑你俩糖就行了,真吃饭我会不自在。
    张灵也小小声表示自己会尴尬,程薇则是没空。
    匆忙而随意地碰了个面,一伙人各自散去,赵子琦走前对梁蓁挤眉弄眼,梁蓁想装看不见,但耳根还是热了。
    终于只剩她与江屹。
    “现在干什么?”
    江屹想了想:“吃饭?”
    “我还不饿,但有点渴。”
    “我去买喝的。”
    “好。”
    食堂一楼有家奶茶店好喝,下午生意总是火爆。梁蓁给江屹说了杯奶茶名,江屹挤进人堆买,她找了张空座边玩手机边等他。
    宿舍群消息频闪。
    「图」
    「我就说她对象很斯文很帅吧/龇牙」
    「好配啊」
    梁蓁点开图,是赵子琦偷拍的她和江屹。她默默保存到相册,打字:
    「你啥时候拍的,把我拍好丑qaq」
    「哪丑,俊男靓女」
    梁蓁抿嘴笑,说等她们不尴尬了就请她们吃饭。
    还没收到室友回复,下一秒,身后传来脚步,有道人影笼罩住了她。她以为是江屹,转身抬头却发现是个眼生的男生。
    男生冲她挑眉:“同学,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
    男生说起自己之前军训买饭插队被她教育的事,梁蓁忽地记起这张脸,
    那天欺负张灵的有四个高大男,面前这个被她骂得最狠,因为当时他离她最近。
    梁蓁警觉起身,后退一步:“你想干嘛?”
    男生摸了摸鼻子,“没有没有,我就是很后悔,那天着急买饭,才插了你室友的队。”
    “哦,没事,你跟我室友道过歉,我室友也原谅你了,下次别插队了。”见他仍不走,梁蓁问,“还有什么事吗?”
    男生抓耳挠腮,拐弯抹角半天,说出来意:“其实,我就是想问能不能要一个你的联系方式……”
    梁蓁震惊,她把他教育得最狠,他还问她要联系方式?怎么想都感觉怪怪的。
    正绞尽脑汁思索着如何拒绝,江屹从人群里出来了。
    “蓁蓁。”江屹注意到她身边有个男生,本能嗅到些危险。他笑了笑:“这是你同学?”
    “不是不是。”梁蓁顺势往江屹身后躲,朝那高大男疯狂摆手,“不好意思,不能。”拉着江屹赶紧离开。
    走到外面,江屹把奶茶戳了吸管给她递去,低问:“怎么了?”
    梁蓁猛喝一口,苦着脸从张灵被人插队,到她见义勇为教育男生,一五一十地告诉江屹。
    “你说他这时候想来加我微信,能安什么好心?还好你来了……”
    江屹皱了皱眉。同为男性,他自然能从那男生的神色中得知点他的想法。
    他默叹声气,闷闷开口:“蓁蓁,你太招人喜欢了。”
    “……什么喜欢?”梁蓁瞪眼,“你说他安的是这个心吗?谁要这种喜欢啊!”
    她一脸正义凛然,江屹看着看着,弯起唇,戳一下她的脸颊。
    梁蓁嘴里的椰果被挤出来一块掉到地上,画面有点滑稽,她感觉丢脸,抬腿踹江屹,江屹躲,梁蓁跺脚委屈:“你以前都不躲的!”
    江屹便又站直了给她踹,梁蓁反而下不去脚,哼一声,大步流星往前走。江屹去牵她的手,哄道:“我给你捏回来嘛。”
    梁蓁不客气地捏一下他白净的脸,“为什么你军训没有晒黑?”
    “也黑了一点。”
    “哪有。”梁蓁伸胳膊和他比较,假哭,“我比你黑……”
    “你介意这个吗?那我明天起去多晒太阳。”
    “噗,不介意啦。”
    在林荫道上打闹了一阵,他们去学校对面的小饭店里吃了晚饭,然后又去附近的小吃街上买水果。
    这时,梁蓁忽而想起方才的对话,拉拉江屹袖子,疑惑地问:“江屹,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
    江屹手里抱了个大西瓜,听到她的话后哑然失笑:“宝宝,你的反射弧可以再长一点吗?”
    梁蓁红了脸,“你笑什么笑……”转头不理他,对水果摊摊主说,“老板,这个瓜我们要了。”
    不是西瓜的旺季,可梁蓁就是想吃,让老板切了一刀,分给江屹一半。
    他们一人提着半个西瓜,手牵手继续逛。
    夜幕将至,美食街人潮拥挤,喧闹不已,江屹必须低头凑近和梁蓁说话:“那个男生要是再来找你,你要告诉我。”
    “知道了。”梁蓁护着瓜贴着江屹走,嬉皮笑脸道,“江屹,你有很吃醋吗?”
    “本来还好,你这么一问就又有了。”江屹故意酸溜溜地说,“谁让蓁蓁魅力这么大,帮室友打抱不平都能打出朵小桃花。”
    “哈哈哈……”梁蓁嘴角浮出俏皮的梨涡,两眼透亮如星。
    她站在路边停下。
    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江屹微侧头,方便听她讲话。
    耳边,吵闹的叫卖成了安静的背景音,她清脆的笑声滑过,接着是风,他仔细辨别,发觉那好像不是风,是她温温热热的呼吸。
    余光瞟去,她正手作小喇叭状,说小秘密般附在他耳畔。他听到她说——
    “不要吃醋啦,我又不会喜欢别人。”
    江屹心脏猛地一跳,又听见她甜甜的声音——
    “……我最喜欢江屹了。”

章节目录

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琂并收藏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