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的夏天,长溪市热得像个蒸笼,没有风也没有云,整座小城都暴晒在太阳底下。
    炎热的午后,道路阒静无声,一条隔壁的小黄狗蔫头耷脑,吐着舌头跑到小卖部里蹭空调。梁蓁见状,去厨房弄了个碗,装了点凉白开。那小狗把头埋到碗里,噗拉噗拉狂喝水。喝完,贴在她脚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没几分钟眯起眼,睡着了。
    今天梁蓁爸妈有事出门,独留她在家看店。她不孤单,手机上发条消息,过一会儿,江屹便拎着兜东西推门而入。
    梁蓁探头:“江屹,你带的什么?”
    “去了趟水果店。”江屹打开塑料袋,二十来个黄澄澄的砂糖橘。
    梁蓁眼睛亮了:“我想吃,你帮我剥。”又伸手给江屹看,解释,“我这指甲不好剥。”
    她昨天和小琪去逛街,好不容易高中毕业了,她们想着怎么都得干点以前不能干的事。于是两个女孩子非常新奇地尝试了做美甲,拍了照片,发朋友圈臭美。梁蓁不想自己好看的手指沾上橘子黏腻的汁水,理直气壮差使江屹。
    江屹笑笑,看眼她亮晶晶的浅粉色指甲,从袋里拿起个橘子。
    等待江剥皮师傅劳作的同时,梁蓁在手机上查起旅游攻略。
    两人早约定好要毕业旅行,双方父母也都同意了,就差选定地点。她在软件上搜索,看着五花八门的推荐结果,拿不定主意。
    “江屹江屹,我们去哪里玩呀?”
    江屹坐在梁蓁身边,手上一丝不苟地剥着砂糖橘,闻言,停下动作,想了想说:“要不去个能避暑的地方?”
    高温太折磨人,梁蓁双手赞成:“好啊,我查查。”开始搜索避暑圣地。
    江屹有点强迫症,剥完橘子皮,还要一点点撕掉白色橘络,直到每瓣都干干净净。
    他剥了一个放在纸巾上,梁蓁拿起,没两下全吃了。她含着满口的橘子汁唔唔指着手机屏幕,口齿不清地说:“……这里,肿莫样?”
    江屹看过去,西藏。
    “好。”他没有意见,继续剥。
    “江屹,你快看,好漂亮。”梁蓁给江屹分享旅游博主拍的西藏打卡图,兴奋地又吃了个橘子。
    江屹一心二用瞟梁蓁手机,弯了弯眼:“到时我给你拍个一样的。”
    “那你可要把我拍好看点。”
    说话间,梁蓁余光瞄到了垃圾桶里零零星星的橙色果皮,终于良心发现。等到江屹给她投喂第三个时,她吃了一瓣,佯作嫌弃,皱眉道:“啊,这个好酸。”
    “嗯?很酸么。”江屹反应慢一拍。
    “不信你吃。”梁蓁掰了半个橘子飞快往他嘴里塞。
    江屹下意识咬住,充盈的橘子汁霎时在口腔中爆开,萦绕至他唇舌,流淌进他口腔。甜津津的,清爽可口,哪有一丝酸味。
    抬眸看梁蓁,她一副得逞后笑嘻嘻的表情。也不待他咽下,又把剩余半个塞到他嘴边。
    这回动作比较急,她的指腹触到了他的唇——柔软的,沾了点橘汁的唇。
    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对视上,呼吸莫名都急促了起来。
    梁蓁色胆包天,摸了下他湿润的嘴唇,占他便宜。
    江屹无声地笑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睛,微微张唇。
    他咬住她手里的橘子,极慢地,一点一点吃掉。吞咽时,喉结一上一下滚动,唇上还带水迹。
    看着看着,梁蓁突然口干舌燥。脑子里不合时宜闪着前几日的画面,哪还记得起什么西藏,心里只有奇奇怪怪的念头。
    “蓁蓁,哎哟,哈哈哈……”
    忽地,门口传来异响,一个小卖部的常客进来了,是住对门的阿姨。阿姨刚好看到小情侣之间喂橘子的场景,忍俊不禁。
    梁蓁闪电般收回手,两颊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像个熟透的苹果。
    被人撞见无意间亲密的羞赧,似夏天的热气一样侵袭全身。梁蓁不好意思极了,捂着脸,随便找了个借口:
    “我、我去倒点水喝……”飞一般溜到厨房去。
    脚边的小狗醒了,也跟着她跑,剩下江屹一人接受对门阿姨的调侃。
    阿姨瞄着梁蓁慌不择路的背影笑,拿了瓶茉莉花茶,和江屹闲聊:“今天老梁不在吗?就你们俩?”
    江屹假装镇定擦干净手指上的橘子痕迹,应道:“嗯。”然后操作机器,给她结账。
    瞧着小年轻一本正经的帅脸,阿姨又止不住咧嘴:“小江好福气哦,哈哈……”又问,“你和蓁蓁什么时候开学?”
    江屹拘谨地笑,规规矩矩答:“九月份左右。”
    侧边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映出他耳根淡淡的粉。
    等到阿姨终于离开,梁蓁才慢吞吞挪出来。她自暴自弃地趴在柜台上,脸依旧爆炸红,和江屹哭怨:“好丢脸,呜呜……”
    “阿姨都看到了,你怎么都不提醒我……”
    虽然她和江屹时常亲亲摸摸,但都是私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极守规矩,从不在长辈眼皮子底下乱来,连牵手都不曾有过。
    江屹当时也没注意有人进来,捏捏她的手心,小声安慰:“没关系的。”
    梁蓁哀怨:“哪里没关系了……”
    “真的没关系。”江屹顿了顿,“大家其实……差不多都知道。”
    是了,这条街上的人全是看着他俩从小女孩小男孩长到成年的,早就知道梁家小卖部的梁蓁和隔壁同龄的江屹关系很好。
    两家父母都是友善的人,两个小孩也聪明懂事,性格好,样貌也极相配,还考到了同一所大学,街坊邻里或多或少都了解点他俩在一起的事,喜闻乐见之,并不会说什么闲话。
    梁蓁心里好受些,但还是有点害羞,举起拳头往江屹胳膊上锤了一拳,胡搅蛮缠:“都怪你,为什么要买橘子!”
    她力道软绵绵的,江屹并不疼。
    “怪我。”他收下她的话,问,“还吃吗?”
    梁蓁“唔”了一声,舔舔嘴唇,“再吃一个。”
    江屹笑了笑,接着剥橘子。梁蓁又高兴了,乐呵呵刷起手机,和他商讨西藏之旅的路线。
    日向西沉,天阴了下来,小狗懒洋洋跑出门。小卖部里聊天声依旧,偶尔传出几句打闹的笑音,响在夏日街道,响在葱葱郁郁的行道树间。

章节目录

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琂并收藏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