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屹看了看时间。
    再不做,就要到饭点了。
    他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枚避孕套,这次梁蓁终于没拦。
    江屹又去洗了洗手,才回到小沙发上。他抱着粉红色的小鸵鸟梁蓁,亲了亲她的脸蛋。
    “宝宝,不要害羞啦。”
    梁蓁嘴硬:“才没有害羞。”
    江屹笑:“那宝宝帮我把裤子脱了。”
    “脱就脱,谁怕谁。”
    梁蓁手脚僵硬着去扒江屹裤子,又见到了又粗又长的那根东西。
    江屹的尺寸好吓人,还是微微上翘的那种款式,梁蓁越看越紧张,完全不知道这么大的东西等会儿要怎么放进去。
    “江屹,我会不会痛死啊。”梁蓁很慌。
    江屹目光认真,柔声说:“宝宝,我会很小心的,我保证。”
    而后,想到自己在网上看到的一些知识,“要不要你在上面?听说第一次女生在上面会好一些。”
    “真的吗?”梁蓁低瞄了眼挺立的硬物,“可是我不会。”
    “我教你。”
    保险起见,江屹提前为自己戴上套,然后让梁蓁岔着腿跪坐在他身上。
    梁蓁很害怕,不敢碰到那根东西,就往他大腿中间坐。
    江屹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从她分开的双腿之间摸了进去。
    指尖灵巧地拨开两瓣花唇,从湿漉漉的水液中寻到那颗肉珠,用指腹轻轻打转按压。
    “嗯……”
    敏感点被人揉着,梁蓁软了下来,环住江屹的脖子,粘人地靠在他肩上。
    江屹轻轻挑逗着肉粒,侧过脸吻了吻梁蓁头发,问:“宝宝,衣服可以脱吗?”
    “不想……”梁蓁的声音在他脖颈响起,“脱了没有安全感。”
    江屹用两指温柔搓捻着小核,退让一步:“那内衣能脱吗?”
    他的动作带出了一阵水流,梁蓁湿了一片,忍不住想晃动腰肢,去摩擦的手指。
    “……好。”她颤巍巍地解开后背的搭扣,文胸开了,双乳失去束缚,一左一右蹦跳而出。
    江屹看不见里面的情形,托着她的屁股让她坐起来一些,用脸颊去感受她衣服之下的柔软。
    “宝宝好乖。”江屹呢喃着,搂她腰的手撩起她的短袖,剥下细细的肩带。内衣松垮着垂下,酥胸将露未露,反而更加诱人。
    江屹被迷得不行,张嘴含住绵绵的顶端,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跪坐的姿势,她胸口的高度正适合江屹吃乳。梁蓁怀疑他是故意的,佯装生气,拍了拍他的头。可手一抚摸到他茸茸的后脑勺,就不由自主想揉他头发,然后摸他缺失听力的那只耳朵。
    “江屹,你为什么总是要吃……”她红着脸嘀嘀咕咕,“感觉这样,你很像我的宝宝诶。”
    江屹笑着抿了口乳肉,含糊着声音说:“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还说要当我爸爸。”
    梁蓁摸了摸他头顶,“那你叫声爸爸来给我听听。”
    江屹:“……”
    他幽怨抬眼,她怎么总是能把话题带到不可控的地方去。
    江屹装没听见,吃得更起劲。
    手指则从小核沿着细缝摸到了更下面,在出水口的边缘小心翼翼挠了挠
    梁蓁被他弄得好痒,抓着他头发,小猫一样哼哼。
    趁她分心,江屹抵进一根手指。
    他没敢一下戳进去,只是慢慢试探着,没入她体内。
    一点一点微挪,渐渐,半根手指都进去了。
    感觉到异物入体,梁蓁不敢动了,咬着唇喊他名字:“江屹……”
    江屹停下动作,低问:“宝宝,这样会疼么?”
    梁蓁摇头:“不疼,但是,好奇怪。”
    江屹亲了亲她左胸口:“没事,宝宝,你先适应一下,疼或者难受的话告诉我。”
    梁蓁乖乖点头。
    里面潮湿温热,江屹的手指被吸着全然进入,他轻轻搅了搅,下一瞬,一股粘滑的液体从他的指尖流到指根。
    江屹缓慢地抽出一点,带起一阵黏黏的水声。
    他再次没入,“宝宝,你很棒哦。”
    梁蓁也不知道江屹为什么突然夸她,明明她什么也没做。
    她感知到江屹的手指在进出她的小道,身体莫名有种异样的舒服。
    梁蓁无措地攀着江屹肩膀,动作之间,胸口前的衣服垂了下来,遮住雪白风光。
    江屹没在意,反而隔着衣服咬住她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叼着吮着。
    他这样吃乳,看上去更色情了。
    梁蓁被他带着坠入沉沉的欲望之中,迷乱地睁眼看他吞吐着乳尖,身体泛起酥酥麻麻的痒,像喝醉酒一般。
    片晌,那一片衣料被含湿了,呈现出一圈旖旎的深色。
    梁蓁下身更湿,仿佛浸泡在春水之中。由此,江屹加进了第二根手指。
    两根并入,比方才明显艰难了许多。
    肉壁牢牢吸附上来,江屹不敢太大动作,只敢一点点抵进去。
    “疼要说,宝宝。”他怕梁蓁忍着不说话,再度提醒。
    梁蓁屏着呼吸,低头看他沾着水液的手指缓慢进入,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不疼,就是有点涨涨的。”
    江屹点头,另一只手揉蹭她的阴蒂,等她彻底放松下来,插到了底。
    他缓缓地进出着,扩到第三根,对她提议道:“要不要试一试?”
    梁蓁浑身无力,小腹酸胀,只能用气声问:“要怎么弄?”
    江屹握着炙热的性器,帮她对准位置,徐徐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宝宝,试一试坐下来,你自己控制力道。”
    穴口被硬物抵着,梁蓁紧张极了,频繁吞咽唾沫。
    她听江屹的话,挪动腰臀向下坐,可怎么也弄不进去。
    江屹耐心固定着阴茎,梁蓁重新往下坐,感到粗硕的硬物破开穴口,她呜呜着又坐直了。
    梁蓁冒出了薄汗,鼻音浓重:“江屹,我不敢……”
    “太吓人了,还是你来吧……”
    江屹抑制着想要向上顶的念头,吻她湿红的眼角。
    “好。”
    “我想去床上。”
    “好。”
    “你要轻一点。”
    “好。”
    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他都只会答“好”。
    江屹托着梁蓁屁股抱起,梁蓁双腿夹住他的腰,像考拉一样挂他身上。
    江屹轻轻把梁蓁放在床上,双腿折成m形,她濡湿的穴道便全然张开。
    江屹欺身亲梁蓁的嘴唇,手指再度咕叽咕叽着帮她扩张。
    “宝宝,这样可以吗?”
    梁蓁的腿被曲着迭起,半个屁股露了出来,下半身全部暴露在他的视野中。
    她感到难堪,想放平腿,被江屹拦着。
    这个姿势很方便他进入,可梁蓁觉得好难受,带着哭腔说:“江屹,我不想要这样……”
    “你这个角度看我是不是特丑……”
    “好像一只乌龟……呜呜呜……”
    还是一只四脚朝天、露着屁股、翻不了身的乌龟。
    梁蓁伤心极了,用手背捂住眼睛,抹了抹眼泪。
    闻言,江屹失笑,脱口道:“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他真的快要笑死,但是怕伤到梁蓁自尊心,只能憋了回去。
    江屹捧着她的脸狂亲,吻她两颊,吻她掉下的眼泪,说:“一点也不丑。”
    末了,又吻上她的嘴唇,“笨蛋阿蓁。”
    嘴角的弧度快扬到天花板,江屹摸着她的头发想,怎么会有人在床上说这种话,天,他要被她可爱死了。
    梁蓁拿开抹眼泪的手,讷讷问:“不丑么?”
    “真的。”
    “没有双下巴?”
    “没有。”
    “也不像乌龟?”
    “怎么会。”
    如此,梁蓁勉强接受这个姿势,“那你要温柔一点哦。”
    江屹嗓音喑哑:“好。”
    他硬了太久,久到忍得有点疼了。
    江屹用手辅助,扶着胀硬的性器抵戳在入口。另一手按摩她的阴蒂,等待更多润滑的水液流出。
    梁蓁腿根颤颤,脚踩到了床上,又被江屹再度抓着脚腕折迭起来。
    双腿分到不能再分,脸红得快要烧起,连喧噪的蝉鸣声似乎都在催促。
    液体润满阴茎,龟头顶住穴口,一切蓄势待发。
    在江屹即将挺腰进入时,梁蓁的大腿忽地僵了僵。她骤然痛苦地皱起脸,叫停:“嘶——等等等、江屹……我大腿抽筋了……”
    梁蓁吱哇乱叫,“好痛——”
    她柔韧性差,又太久没运动了,被这么掰着腿,一下就抽到了筋。
    江屹吓了一跳,硬生生撤回动作,飘到半空的意识回到地面。他紧张地察看她的情况:“宝宝,哪里抽筋了?是这条腿吗?”
    “对……”
    江屹跪坐在梁蓁身边,谨慎帮她按摩大腿,“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龇牙咧嘴的梁蓁表情略微放松了一些:“……有。”
    江屹把她那条腿抻直,轻缓地揉捏着她痉挛的部位。
    过了一分钟,梁蓁动了动腿:“好像不疼了。”
    以防万一,江屹还是继续按摩着,连带着另一条腿帮着做拉伸。
    高三军训那段日子,江屹就经常这么帮她揉腿。
    还没有做爱,两人已经累得焦头烂额。
    一个瘫在床上,一个做起了技师。
    场面有些滑稽,明明上一分钟他们还火热难耐地预备深入探索,现在又因为腿抽筋而不得不中止。
    江屹瞥到她红红的鼻头,又心疼又想笑。
    梁蓁对上他的眼神,也笑了出来,“不用按啦,现在好多了。”
    江屹平躺在梁蓁身边,望着天花板说:“宝宝,做爱好难。”
    他的语气好复杂,梁蓁越想越想笑,抱着江屹咯咯傻乐。
    江屹回抱住她,闷闷地问:“还做么。”
    “做呀。”梁蓁把手伸到江屹胯下,安慰着摸摸那根硬物,“小小江是不是要憋坏了。”
    她软软的手心摸得江屹好舒服,江屹喘着粗气摇头,“没有憋,主要还是看你。”
    梁蓁仍在摸他的性器,从柱身摸到了根部,掌心包裹着下面两颗肉球,慢揉着抚摸。
    她脸蛋红通通的,语气也软绵绵的:“我想做的呀,江屹。”
    他们对视了一眼,江屹受不了她那小鹿般潮湿的眼眸,翻身到梁蓁身上。
    手肘置于她两侧,避免压到她。
    江屹对着梁蓁又摸又亲,低低道:“宝宝,我再帮你舔舔,弄湿一点。”
    说着,他脑袋探向了梁蓁私处,熟练地吮吸舔弄。
    梁蓁双腿交迭,夹紧了他的头,哼唧着流水。
    等到情欲再度漫上来,江屹扶着滚烫的阴茎顶在入口。
    “这次应该没有意外了吧。”江屹说,“宝宝,我要进去了。”
    梁蓁下面滴着水,声音也带了潮气:“好……”
    话音落后,江屹对准位置,真的缓慢地抵了进去。
    狭窄的穴口被硕大的龟头挤开,翻涌出一阵水花。
    梁蓁感觉到异物正逐渐进入她的身体,极力分开双腿,抓住了江屹胳膊。
    她眼睛湿红,像坐上一搜打翻的小船,晕头转向。四周仿佛灌满了水,饱胀的酸麻感蔓延上来,梁蓁极力屏息,承受着他的进入。
    “嗯呃……”她不由自主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江屹才进一个头,已经被逼仄小道夹得皱起了眉头,听见梁蓁的哼声,他不敢动了,问道:“宝宝,很疼吗?”
    梁蓁缓了会儿才说:“有一点,你慢慢进来。”
    “我知道。”
    江屹拨弄着水润的肉粒帮梁蓁放松,等她表情好些了,便又推入了一些。
    下一瞬,他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无人造访过的小穴逼仄难行,紧致得让江屹几欲窒息。
    他像被人死死攥在手里,紧紧桎梏,牢牢束缚,动弹不得。
    忽地,梁蓁收缩了下私处,江屹闷叫出来,眉头紧锁,哑着声说:“宝宝,别这样夹我……”
    梁蓁委屈地说:“我没有……”
    她下面失去知觉般麻掉了,只知道有硬物填补上了下体的空缺处,越塞越满,胀到快撑。
    “江屹……”梁蓁有点想哭,“还有多少……”
    江屹看着露在外面的半截,没敢说实话:“快了……”
    “你全进来吧,我能接受……”
    许是梁蓁体质特殊,又或是江屹前戏做得够久,她只有很轻微的痛感,反倒是江屹频频露出难色。
    “你确定么?”
    梁蓁点头。
    片刻后,江屹沉沉吐出一口气,深深凝视她一眼。
    终于,整根没入。
    屋外的蝉噪声在这一刻静了,世界只剩下彼此的呼吸。
    漫天的云霞不及此时的心头滚热。
    江屹和梁蓁面面相觑,江屹先发出闷喘声。
    “嗯……”他倒吸一口冷气,额上落下一滴汗。
    “别夹我了。”江屹艰难开口,“你夹得我好疼,宝宝,求你了……”
    他比梁蓁更想哭。
    江屹怀疑他的肉棒要被夹变形了,疼得直发抖。
    “我控制不住啊……”梁蓁睁着水汽盈盈的眼睛,呜呜替自己解释。
    “没事、没事……”江屹竭力忍耐着,狗一样趴俯下身,亲她的嘴唇,仿佛那样能缓解身下难捱的桎梏感。
    梁蓁摸到他汗湿的发,小声喃喃:“怎么好像你比我还痛啊。”
    江屹是真的痛,眼角都冒出了眼泪,可还是忍不住想要亲吻她。
    “宝宝……”江屹可怜兮兮地舔她嘴角。
    梁蓁见他实在痛苦,提议道:“要不你动一下,会不会好一点?”
    江屹颤颤地答:“那我动了……”
    “好。”
    梁蓁抱住了江屹的背,两腿本能圈紧他的腰。江屹稍稍后撤,然后顶了进去。
    两人齐齐发出舒服的喟叹,又吻到一起。梁蓁勾他更紧,江屹默契地又插了一下。
    动起来的时候,他才愈加确切地知晓,他在她的身体里了。
    这个念头,超越了所有身体上的愉悦或痛楚。
    江屹的心彻底满了,他只有一个想法,爱她,只爱她。
    江屹闭上眼睛,埋进她的肩窝。
    梁蓁感觉颈边逐渐湿润,侧头看他,“嗯?”
    “阿蓁……”他的声音微微颤抖,“我永远喜欢你,如果食言,就让我下地狱。”
    江屹对自己的余生下了死咒。
    “什么啊。”梁蓁开玩笑说,“你在床上说这个,我才不信你。”
    江屹抬起头,热泪落到她嘴边,明知她是故意这么说,但仍然执拗地为自己证明:“你要信我,阿蓁。”
    “在床上,我也是认真的……”
    梁蓁当然知道他的认真,可她一向不知道怎么接他的情话,只好扯开话题:“我信我信,你快动呀,刚刚动起来好舒服喔。”
    江屹埋头,边疼边动。在他们身下,有规律地发出肉体碰撞声。
    没顶几下,梁蓁就不行了。
    他的阴茎微微翘起,勾着她上壁而过,很容易摩擦到g点,梁蓁从尾椎骨到头皮都被顶麻了,难以言喻的舒爽。
    “慢点、慢点……”梁蓁干着嗓子说。
    “不好。”
    她反应很大,江屹便动得更卖力,渐渐,他也体会到了快感。
    他的性器是天然取悦她的工具,很容易顶到她的敏感点。梁蓁叫出了声,瘪着嘴说:“你一点也不温柔……”
    江屹有理有据:“这样能让你舒服。”
    说罢,又专门朝那个方向抵了进去。
    梁蓁战栗起来,连连求饶:“江屹,别……”
    江屹其实早有射精冲动,但依旧忍着,咬着她耳垂低喃:“宝宝,你要叫我什么?”
    他缓慢地磨她,提示她,“换个称呼……”
    梁蓁哀怨地瞪人,江屹总是这样,要在这种时候折磨她。
    她知道江屹想听哪两个字,但她闭嘴不答。
    江屹使坏抬起她双腿挂到肩上,一下进到最里。这个姿势进得太深,梁蓁绷直了脚背,被顶出了眼泪。
    “嗯……”她情不自禁发出娇娇的呻吟。
    梁蓁听得面红耳赤,心里很来气,哼哼说:“不喜欢你了,臭江屹。”
    江屹在她耳畔喘气,徐徐地动了动下身:“要叫什么?”
    回答他的是咕叽的水声。
    梁蓁咬着下唇不发出声音,片刻后,从齿缝中说:“黛玉……”
    江屹笑了,把她抱进怀里:“宝宝,我好爱你。”
    他慢慢地抽插着,带着她在汪洋中驰骋。
    水意漫延,喘声不断。
    同时到达高潮的间隙,江屹听见她细碎的声音。
    “江屹、哥哥……”
    一声,恍如回到那个夏天。

章节目录

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琂并收藏纸飞机(校园 青梅竹马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