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京城有三件大事正在发生。
    第一件事,钦定入阁的前大学士费宏以及新任户部尚书孙交二人,从家乡来到了京师。
    此事算是平常,只是涉及朝中两位部堂级大臣的到任情况,会对京师政坛产生一定影响,但朝堂上杨廷和总揽朝政的总体趋势不会改变。
    第二件事是蒋王妃一行抵达京师近郊的通州,并未继续再往京师。
    因为她要等一个名分。
    这算是朝中上下最为重视的事件,一场君臣间涉及大礼议的争端随时都会再起。
    至于第三件事,本来平平无奇,却一石激起千层浪——
    皇帝任命新的专制负责皇庄田地的户部主事乃是举人出身的唐寅。
    一时间京师舆论哗然。
    过去数年,有关唐寅的传闻,就是其在江西南昌装疯卖傻遁走,从此后落了个疯癫的名声,都以为他回到故乡后穷困潦倒,估计下一次再得知他的消息就是困顿而死,谁知现在却传出他成为朝廷正六品官员。
    要知道,京职正六品主事,已相当于地方知府级别。
    唐寅过去几年的作为,几乎是一片空白,突然就冒出头来,让人始料不及。
    ……
    ……
    这天朱浩请蒋轮到火锅店吃饭。
    火锅店生意异常火爆,店外坐满了排队候餐的人。
    好在朱浩有特权,上到二楼靠里的包间,二人一边吃一边等唐寅到来,却说当天唐寅跑去见娄素珍,朱浩猜想多半不是去谈情说爱,纯粹就是探讨书画学问,或是谈谈唐寅的新差事。
    唐寅履职后终于可以在梦中情人面前挺直腰杆,还不得趁机显摆一番?
    本来说好中午前回来,可一直到日头开始西斜,始终不见唐寅身影。
    “估计聊嗨了,不用等他,我们吃我们的。”朱浩让伙计给上了一整桌肉菜、河鲜、干海鲜等,准备跟蒋轮大快朵颐。
    蒋轮不解地问道:“何为聊嗨了?”
    朱浩笑道:“就是聊到忘乎所以,以至于到了重色轻友的地步……忘了我们还在这里等他。”
    蒋轮一脸坏笑:“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二人开始涮起来。
    正好隔壁包间翻台,几个新来的书生坐下,一边交谈一边等伙计把新的锅底和食材送来,却听他们正在热烈探讨唐寅之事。
    “……可是那个江南才子唐寅唐伯虎?”
    “没错,就是唐伯虎。”
    “不是说他只有诗画了得?怎突然到京师来当官了?莫非他考中进士了?”
    “考个鸟的进士啊,弘治己未年时他牵扯进鬻题桉,到现在都没资格赴考京试,却不知为何会突然冒出来。”
    “我听说好像是他检举宁王谋反有功,乃是负责平叛的赣南巡抚王伯安举荐做官。”
    “是吗?消息靠不靠谱?”
    “不然呢?他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听说这几年一直靠书画卖点钱养家湖口,临老了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他凭什么当户部主事?”
    “户部主事官职很高吗?不是听说才正六品?”
    “你们知道什么,这户部主事可非同一般的户部清吏司主事,专司负责京师皇庄,你可知道皇庄有多少田地?京城多少权贵都觊觎着,不料这个职务最终却落到他手里……这人不简单啊。”
    “那是挺牛的,不知其人如何,可是到京师赴任了?”
    “谁知道呢?朝廷突然放出风声来,或许就是个幌子……听说现在朝堂上都是杨阁老的人,或许唐寅就是巴结上杨阁老,才破格提拔呢?”
    ……
    ……
    讨论火热。
    本来只是一桌客人四个人在那儿说事,结果谈到了唐寅的话题,另一个包间的人也忍不住插嘴。
    朝中大事一般来说读书人不敢在公共场合讨论,怕惹火烧身,但此番涉及以诗画闻名天下的老书生当上朝官,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消息灵通,能说出点别人不知道的内情,有不明所以的也想打听一下回去跟人吹牛逼。
    一时间唐寅成为京师茶余饭后读书人最热门的话题。
    “小先生,我看……唐先生出名了啊。”
    蒋轮听了半晌,隔壁似乎又有人来,声音嘈杂已听不清说什么,便笑着对朱浩道。
    朱浩往蒋轮碗里夹肉,笑道:“他本来名声就不低,试问天下间有几个不知道唐寅其人?”
    蒋轮道:“都知道唐伯虎写诗作画举世无双,谁晓得他当官也有天赋呢?”
    正说着,于三急急忙忙上楼来,进了隔间道:“两位爷,唐老爷来了。”
    朱浩笑道:“看来他终于记起还有个酒局……孟载兄终于不用在我面前拘谨,一会儿你跟他好好喝几杯。”
    ……
    ……
    唐寅上楼进入包间。
    脸色尽量收敛,依然难掩春风得意的惬意。
    坐下来后,便听隔壁还在那儿大谈特谈唐寅做官之事,当事人听闻后一时间有些尴尬,急忙调转话题:“下午早些回去,可不能疏忽差事。”
    朱浩道:“先生,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孟载兄现在还没官职在身呢,你这是有了差事,便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能为朝廷效命?”
    蒋轮可怜巴巴地望着朱浩:“小先生说得是,这不家姐已到通州,还想着何时前去拜见呢,但现在是多事之秋,若是王妃能受封太后的话……嘿。”
    唐寅接茬:“那你就是国舅了。”
    “哎呀,愿景总还是要有的,做个梦总可以吧?”
    蒋轮也很头疼。
    他本非蒋王妃亲弟弟,只是过继子,兴王府里他的地位就不上不下,很是别扭,现在自家外甥又是过继到孝宗名下当儿子才换来皇位,他想要当上名正言顺的外戚,缺乏法理上的支持。
    便在此时,隔壁突然有个大嗓门高喊:“……我跟你们说,唐伯虎是因为帮朝廷诛杀江彬和钱宁有功,才有今天,这是从户部衙门打听来的消息,千真万确!你们这群外来人不明就里,少在这里装样子!”
    唐寅一怔。
    怎么隔壁还因为自己如何当上官之事吵起来了?
    “息怒息怒,我等不争了总可以吧?你消息灵通,你说了算!”有人一看起了争端,连忙息事宁人劝慰,很快隔壁便鸦雀无声。
    唐寅回过神来,脸色颇为尴尬。
    朱浩笑着问道:“先生,今天去见过夫人,进展……如何?”
    唐寅不解:“什么进展?”
    蒋轮笑道:“唐先生装什么湖涂?我等都知道你是去见谁……放心,这事外人不知晓。”
    唐寅皱眉:“不过是去见上一见,本就只是因为书画之事而见……孟载,你知道什么?朱浩把事告诉你了?”
    “我……不是去见未来的唐夫人么?”
    蒋轮一脸的迷湖。
    朱浩一边给唐寅斟酒,一边道:“对对对,就是未来的唐夫人,也算是我师娘了。”
    唐寅满面愠色:“你小子,怎见了谁都叫师娘?公孙凤元最近都不敢把夫人带出来,就是你没事在他夫妇二人面前乱说话。”
    朱浩扁扁嘴:“自己人,怕什么?”
    唐寅没好气地道:“你年纪轻轻不懂男女大防,以后该学学了……话说你小子还有什么不懂的?为何总要有那些狭隘的心思,就为了取笑他人?”
    “没有没有,我可从来没有对先生不敬之意,不过是问问罢了,其实当学生的也替先生着急,你现在算是事业有成,看看如今京师内外都在谈论你的事,已俨然是当世大名人,这会儿是不是该考虑一下续弦问题?”
    “哈哈哈……”
    朱浩苦口婆心劝说,旁边蒋轮好似起哄般笑个不停。
    唐寅发现朱浩和蒋轮都在取笑自己,几次想转移话题都没用,干脆装聋作哑,我不搭茬,看你俩能把我怎么着。
    ……
    ……
    吃过午饭。
    一行回到唐寅的居所。
    此时已有一人早就在门口等候,再仔细看居然是当世同样有着极大诗画名声的江南才子文徵明。
    “伯虎兄……”
    文徵明见到唐寅,满脸热情,看来是有事相求。
    唐寅一看这架势便知不太好应付,急忙道:“孟载,要不有事我们回头再聊?”
    “好!”
    蒋轮倒没觉得如何,先行离开。
    朱浩则跟着唐寅一起带文徵明进了院子。
    文徵明眼中完全没有朱浩,进去后一个大礼下去:“……伯虎兄,看来您现在真的混出头了,正六品户部主事,还是陛下亲自委命,前途无量啊,您可一定要提拔在下一把。”
    唐寅为难道:“我……不过是为陛下做点跑腿的事情罢了。”
    唐寅跟文徵明虽是好友,但也有过嫌隙,而且他很清楚老友文徵明是个官迷。
    可问题是,文徵明到现在连个举人都没考上,跟祝允明屡试不第的情况类似,可人家祝允明好歹是个举人。
    你文徵明听说我当了户部主事,直接来求我提携,是不是太过急功近利了?
    文徵明拱手道:“在下有一膀子力气,奔波劳碌之事不在话下,请伯虎兄帮忙通融一下,但凡是能为朝廷效命的地方,必定万死不辞。”
    朱浩在旁听了,心想,还万死不辞呢,让你当太监你当不当?
    唐寅见朱浩满脸笑容,就知道朱浩心里没想好事,推诿道:“不如这样,你过几日再来,我先帮你问问,看是否真有适合你的差事。但你莫要抱太大的希望,眼下朝廷虽是用人之际,但功名和门户之见根深蒂固。有时……我也很难帮到你。”

章节目录

锦衣状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子并收藏锦衣状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