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道仙的父亲果然就是牛叉啊!”秦子凌见七品“渡厄仙丹”最终还是被郝炳拍买走,摇摇头,起身离开。
    离开后,秦子凌迅速回到同样位于聚仙岛北部的洞府。
    一回到租赁的洞府,秦子凌便将留守洞府修行的萧箐还有雷柯宇夫妇三人挪入乾坤洞天世界。
    雷柯宇夫妇又哪曾见过洞天世界,突然间被秦子凌挪入乾坤洞天世界,看着眼前的一幕,半天都缓不过神来。
    “这是你师尊的洞天世界,你们若是好奇,可以四处走走看看。若有看中哪里,也可以划个区域做为你们以后在这里的修行洞府。”萧箐见雷柯宇夫妇一脸震惊的表情,微笑着交代了两句,便飘然去了潜龙山自己和秦子凌的修行洞府。
    “是,师娘!”两人连忙躬身送萧箐离去。
    萧箐离去之后,两人还是半天回不过神来。
    两人还正兀自震惊之际,龙渊河头,一座古朴庭院里走出一位美艳女子来。
    这女子虽然极力收敛气息,但还是难掩五品真仙强大的气势。
    “上官屛见过雷道友亢俪!”美艳女子飘然而至,对着两人作揖行礼,态度甚是恭敬。
    “你,你是金跃山阎顾长老帐下的上官屛护法!”雷柯宇本就对来者有些眼熟,然后又听她自称上官屛,顿时间惊得讲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正是在下!”上官屛微笑回道。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雷柯宇问道。
    “我当年被阎顾老魔以毒药控制,受他奴役,幸蒙掌教相救,便拜在掌教帐下效劳。”上官屛回道。
    “那阎顾?”雷柯宇夫妇闻言心头大震。
    “自然是被掌教杀了!”上官屛回道。
    “那,那前阵子金跃岛……”雷柯宇夫妇闻言再次心头大震。
    上官屛看着雷柯宇夫妇微笑不语。
    雷柯宇夫妇看着微笑不语的上官屛,想起前些日子半途离开九驹岛,遇到雷嫱和王护法诬蔑秦子凌,以及后来道出真相,却是被冥仙将洗劫一空,以及被吊打还有后来衣衫褴褛地被扔在礁石岛上,不禁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到这一刻,先前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一下子全都豁然开朗了!
    “不对,灭杀金跃岛的是冥仙将!”雷柯宇突然道。
    “你们去北面幽暗之地就明白了。”上官屛微笑道。
    雷柯宇夫妇微微一愣,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便朝上官屛拱手行礼,然后飞身朝北面而去。
    北面,幽冥死气弥漫。
    五位冥仙将正在吞吐幽冥死气,强大而恐怖的死亡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纵然雷柯宇夫妇知道这五位冥仙将是师尊的手下,也是惊得头皮发麻,不敢踏入他们的修行之地。
    实在是那五位冥仙将强大他们太多了。
    甚至四首给雷柯宇的强大感觉,几乎不逊色与他的祖父。
    ……
    乾坤洞天世界外面。
    秦子凌挪移了三人,离开洞府之后,他原本阴冷迟暮的气息里隐隐透出一抹火热阳刚之气。
    “咯咯,原来是你!怪不得,怪不得啊!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刚刚离开天玑分阁中心,祝姬突然面露惊喜之色地笑了起来。
    但紧跟着祝姬又感觉不到秦子凌的气息。
    “看来你身上有什么隐匿改变气息的法宝啊!嘻嘻,不过这样就更好玩了。”祝姬见感觉不到秦子凌气息,不仅没有气恼,相反眼中的目光越发炙热期待。
    很快,祝姬登上了她的车辇。
    九只七彩妖禽拉着车辇冲天而起,随行的真仙连忙跟上。
    车辇悬停在高空,可以俯瞰眺望很远地方。
    不过祝姬并没有看到丝毫熟悉的身影。
    “你以为隐匿气息,改变身型就可以吗?”祝姬见状没有沮丧,而是嘴角勾起一抹猫玩老鼠般的戏谑笑意,再然后她便盘坐车辇上的碧游大床,缓缓闭上眼睛,双手不断掐动法诀。
    在祝姬施展秘术之际,上空的天地气机起了变化,有无形的气流在汇聚,隐隐中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脸孔。
    那脸孔赫然是祝姬的模样。
    巨大的脸孔睁开双眼,彷若上天在观察人间。
    正纷纷离开的厉害真仙很快就察觉到无形中似乎天上有谁在窥视他们。
    个个脸色微变,抬头望天。
    不过等他们发现是南钵山的艳后祝姬在做法时,便又纷纷视若不见。
    有人独自急速离开,有人冷冷一笑,手一挥,周身的天地气机便起了变化,遮挡了祝姬的窥视。
    万里开外,秦子凌自然也感觉到了祝姬在天上窥视他。
    “这老妖婆果然不肯放过我!既然如此,那也就休怪秦爷心狠手辣,辣手摧花了!”秦子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上隐隐有一丝火热阳刚之气散发出来。
    “咯咯,原来在那里!”盘坐碧游大床上的祝姬睁开了双眼,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改成慵懒地斜卧在大床上。
    当祝姬改成斜卧时,九只七彩妖禽早就拉着车辇朝秦子凌的方向飞去。
    秦子凌似乎很快察觉身后追赶上来的祝姬,突然加速飞行,拉开双方距离。
    “咦!”
    卧躺大床上的祝姬见又感应不到秦子凌,脸上不禁露出惊讶意外之色。
    但很快,祝姬一对媚眼中便透出越发浓厚的兴趣和期待。
    “啧啧,怪不得区区二品真仙就能让我念念不忘,还有资本花十多万极品仙石拍买下天心镇魔果,看来果然很不一样,这样玩起来才有趣!”
    自言自语之际,祝姬再次做法。
    很快,她再次锁定秦子凌。
    不过等她稍微拉近一些跟秦子凌的距离,甚至都看不到身影,秦子凌就能察觉到她,然后遮挡了她的窥探,并且快速拉开距离。
    “没用的,你再怎么不一样,也只是二品真仙和二品洞天境人仙而已,你是没办法长时间遮挡我的窥视的。不过不急,不急,慢慢来,慢慢来。”祝姬见再一次走脱秦子凌,丝毫没有气恼,相反这种追追逃逃的游戏,让她沉寂无趣了多年的那颗心又青春活跃起来。
    祝姬继续施法,再度锁定秦子凌。
    但等她收起天眼术,追赶了一段距离之后,便又会失去秦子凌的踪迹。
    祝姬又只能继续施展天眼术。
    施展此法,倒是消耗不了多少仙力,但不能有丝毫分心。
    所以祝姬没办法长时间施展。
    这样一个逃,一个在后面乘坐着车辇,不急不缓地追着,时间不知不觉中竟然过去了十天。
    “再过去可是乱魔岭?”
    这一天,本来悠闲地斜卧在碧游大床上的祝姬突然微皱眉头,问道。

章节目录

合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断桥残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桥残雪并收藏合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