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倾玉斋。
    前来倾玉斋的不是赵老夫人身边的人,而是赵琳琅身边的岚枝。
    “岚枝,你没有说错吧,老夫人让我打理几日府中的事物?”郑姨娘表面有着惊喜,尽管心中的愁云浓浓。
    岚枝笑着说道:“是的,老夫人明日要带着四姑娘前往相国寺去看望大夫人,所以老夫人就说麻烦姨娘你打理打理府中的事物。”
    “不麻烦不麻烦。”郑姨娘求之不得!
    岚枝捂嘴笑着,见这房中没有赵韵凤,问道:“大姑娘这些休息了吗?”
    “对。”郑姨娘一听岚枝问起赵韵凤,心里就跟打鼓一般,特别害怕有人发现赵韵凤的事情:“她身子一直不好,就早早休息了。”
    “原来如此。”岚枝继续说着:“老夫人说明日大姑娘,五姑娘六姑娘一并前往相国寺,老夫人说带着大姑娘去散散心。”
    “这……”郑姨娘瞬间犯难,这要是去了,肯定会被发现不妥,但若是不去,更加的会让人发现。
    “姨娘,时候不早了,奴婢就先告退。”岚枝直接忽视了郑姨娘的神情,福身之后便退出房中。
    待岚枝离开后,赵季瑶神色凝重的说道:“娘,大姐姐可不能跟着去,要是被祖母发现,大姐姐可就真的没命了。”
    “还用得着你说?”郑姨娘凶狠地看着赵季瑶,又是咒骂:“真是晦气!”
    赵季瑶鼻子一酸,那眼泪硬生生的被她憋在眼眶中,她定定地看着郑姨娘,问道:“娘,都是你生的,你为什么对大姐姐那么好,为什么就这样对我?难道我不是你亲生的吗?”
    许是赵季瑶从来就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郑姨娘也愣住。
    “从小如此,从来如此!”赵季瑶低吼地说了出来。
    啪!
    左脸却是硬生生的被一巴掌打偏,赵季瑶脑中嗡的一声,眼泪夺眶而出,她慢慢看向郑姨娘,哭着哭着就笑了:“我知道,我从小就没有赵韵凤聪明,没有她能够让你放心,你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赵韵凤的身上,我可有可无,我在你肚中的时候你千盼万盼希望是个儿子,可惜,让你失望了,并不是儿子,所以你从小就觉得我晦气,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郑姨娘低骂着:“如果你不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你早就死上千百回,偏偏还是个不争气的,滚出去!”
    赵季瑶深深瞪了一眼郑姨娘,跑了出去。
    绿萝上前低声说道:“姨娘,这,五姑娘没事吧。”
    “把她给惯的,我在这里焦头烂额她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要死就死在外面,免得我操心!”郑姨娘依旧咄咄地说道。
    绿萝大气不敢出,这倾玉斋还真是接二连三的发生怪异的事情。
    ——
    东苑。
    岚枝走进房中后便关上房门,走进里间,走到床榻边,看着昏暗光线下,侧躺在床榻上的少女,说道:“姑娘,奴婢不太明白,只需要二姑娘前往相国寺,为什么还要把大姑娘几人喊上。”
    昏暗的房中,看不清赵琳琅的神情,她轻柔一笑,说道:“若是就赵晚楼跟着老夫人一同前往,你觉得赵晚楼不会怀疑什么吗?”
    “那……大姑娘她们一起去,二姑娘应该,也会怀疑吧。”岚枝心中太多疑惑:“二姑娘,应该知道老夫人不喜她。”
    赵琳琅怎会不明白岚枝的意思?
    赵老夫人对赵晚楼的厌恶,赵晚楼是不会相信赵老夫人会让赵晚楼陪同去相国寺的,但那又如何?赵老夫人要让赵晚楼前往,赵晚楼还能反抗不成?
    之所以让赵韵凤几人也跟着,也就是让赵晚楼把重心放在赵韵凤几人身上,有赵韵凤在,赵晚楼怎还有别的心思发现别的蹊跷?
    此番怀王亲自出手,她就不相信赵晚楼运气还能那般好!
    岚枝见赵琳琅沉默,又说道:“是去看望夫人,夫人也不喜欢二姑娘,这处处都是漏洞,二姑娘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上钩,若是明日二姑娘装病不去,就算是老夫人也不能如何。”
    赵琳琅笑了笑:“不会的,赵晚楼一定会去。”
    “姑娘这么确定?”岚止疑惑的说道。
    “赵晚楼这个人,就是太敢,她明知道有漏洞,也知道这府中后宅所有人都对她厌恶,但是她偏偏就要探个究竟,如果此番不叫她,她或许还会担惊受怕,会疑惑,怕这府中有什么等着她,但如果都跟着前往相国寺,赵晚楼准会前去,因为她历来都是见招拆招。”
    岚枝闻言,好似明白了什么,正是沉思之际,赵琳琅又说道:“更何况,老夫人也是个精明的人,就算她信任我,但若我只让赵晚楼跟着,在相国寺中发生什么事情,老夫人定会第一个怀疑我,有了赵韵凤等人跟着,那我们此番前往相国寺只是去看望王氏。”
    “奴婢明白了。”岚枝说道。
    赵琳琅摆了摆手:“下去吧,今夜通知姜宋锦,待到相国寺后,不允许与我们联络。”
    “是。”岚枝走出房中。
    ——
    丑时。
    邑园。
    夜深人静时,邑园正房的里间的烛火依旧摇曳着。
    十七额间有着密密麻麻的细汗,她站在书案前,看着靠在书案在沉思的少女,又道:“岚枝现在已经回府,姜宋锦在客栈之中,看似与怀王并没有任何关系。”
    “明日倾玉斋的也要前往相国寺,回来没有多久,倒是出府的次数很频繁。”赵晚楼调侃地说道。
    十七神色微变:“姑娘,可要事先安排什么?”
    赵晚楼轻笑:“明日一早,把怀王要前往相国寺的消息让赵闰知道。”
    十七沉吟片刻,随即说道:“是。”
    赵晚楼站起身来,朝着床榻走去:“你去休息,天亮再说。”
    “是。”十七说着转身,似乎想起什么,又转身,说道:“姑娘,赵韵凤也会前往相国寺,此番前往相国寺,定会不简单。”
    “有赵琳琅与姜宋锦,事情怎会简单?”赵晚楼回眸,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阿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妻并收藏重生后我成了奸臣宠妻最新章节